广告位
新武夷山网
光年

光年

这世界每天都有七十亿人试图给爱下一个定义,我逐渐分不清多巴胺和内啡肽以怎样的方式结合在一起才叫做爱情。但每次当…

出埃及记

出埃及记

文/李嘉伟   二十年前的某个夏天,面朝深水港的方向,我和大伯正在喝当地人煮的黑茶。“别…

中国故事库
灰鲸

灰鲸

晚上吃什么? 简单点吧——哦,曼虹带孩子来参加钢琴比赛。晚上陈远他们要请饭,可能我推不…

收集音乐人

收集音乐人

有时候,事情真的很巧。 秋冬之交的一个晚上,我在网上看到某作家说:文字能杀人,不要轻易写身边人。我不完全同意,…

记忆陷阱

记忆陷阱

2019年4月23日,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人类学社会科学和语言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导师詹姆斯接到一个陌生来电,通话中…

广州爱情故事

广州爱情故事

回忆是一种很透明的东西,透明像是清晨雾霾里的一粒雨,是的,一粒,滴落在额头之间,睁开眼睛却发现什么也看不见。 …

鲁迅与海婴:期许中的现实

鲁迅与海婴:期许中的现实

父子关系也许是人伦关系中最为期许最为焦虑最为骄傲也最为矛盾的一组关系。之所以如此复杂,乃是因为父亲一方面可以从…

她的名字

她的名字

1 她家隔壁有个胖女孩,与她同龄,名叫顾莎莎。顾莎莎的上身像一只砀山梨,双腿像一对洗衣槌,她的身材不知要比顾莎…

审判

审判

我把嘴里最后一口牙膏泡沫吐出来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挂在洗衣水泥池子上面的“扯历”。这样的…

见字如晤,展信佳

见字如晤,展信佳

W同志,见字如晤,展信佳。   今天支教点大家举办了小型晚会,我跑到他们那儿蹭火堆。火柴堆在空旷沙土…

没有人给你指路

没有人给你指路

1 毕业第三年,叶好龙在落灰的三人群发了条消息:你们都干嘛呢? 我想了半天要怎么回,这时头像已经换成自己西装照…

有与无

有与无

我靠写作为生。有人对我说:像你这样写是不行的啊,你没有生活!我虽然长相一般,加上烟抽得多,觉睡得少,脸色也不大…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