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新武夷山网
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劫后余生是怎样的心情?

爱词语

前两天,在姑苏城外一个酒店里,很庆幸参加了亭东影业和有树文化的公司年会,见到很多老朋友,认识很多新朋友。 本来…

在线语音播放

前两天,在姑苏城外一个酒店里,很庆幸参加了亭东影业和有树文化的公司年会,见到很多老朋友,认识很多新朋友。

本来,去年春天,刚确诊疾病没隔几天公司就开了上年度的年会,还以为可能那是我最后一次参加了。

那晚坐在那里,看着大家做游戏和表演节目,整个大厅热气蒸笼熙熙攘攘,别样的人间热闹。

会场中间,我觉得有些热,就去外面散步一会。冬天太湖边的夜晚虽然有些冷,但隐隐有种清洌直透内心。

第一季的化疗已结束大概两个月了,我从孤军奋战的医院回到正常生活中,劫后余生,但依然要面对接下来的疾病进展,它就在那里,不远不近地观察着我。

有时候因为生活的忙碌而忘记,有时候又记起。

曾经在第一次办理入院,准备化疗的时候,看着医院走廊绿色的长椅、惨淡的灯管、推病床的专用电梯和忙碌的医务人员,我想,如果能够一切顺利,九九八十一难过去后熬到出院,那一天一定心潮澎湃并且永远不想回来。

中间酸甜苦辣、起起伏伏,几次差一点。

熬到结束,出院那天,就像我一个人办理入院一样,又一个人把包拎上,和护士去道谢道别,她们可能因为太忙,都没有怎么理我。

外面淅沥沥的小雨,空气还好,我摘掉戴了大半年的口罩,打着伞,走在绍兴路上,来时梧桐叶茂密,走时落了一地的黄叶,经过化疗期间无数次路过的汉源书店,张望了下里面,张国荣曾坐过的沙发还在那里,看了一眼,继续前行。

那一刹那,我想象中的激动万分,并没有到来。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生活中的各种琐事、工作上的各种追求填得满满当当。在北京,一个朋友摸了我的脉说,你现在太躁了,需要静一静。

不用摸脉,肉眼都看得出来,初入人间的兴奋,的确很躁动。

我也怀念我的那些“战友”,是我在住院期间,莫名地冒出来的那些朋友,以各种形式关心我,问候我,给我鼓励。

然后在我出院之后,他们就消失了,就像没有出现过一样,有时候我会点开他们的头像去看他们的动态(我太少刷朋友圈和微博了,基本上几天不看是常态),看他们在发自己的项目广告、发自己的生活,发常看见的那些东西。

我没有去打扰对方,但会对着这个朋友的头像会心一笑,有种不一样的温暖在心头,而且,我知道这种“消失”,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关怀。

懂的人一定会懂。

但有时候,有那么些瞬间,会有一种神奇的念头浮现,我很想念在医院的日子。

比利林恩的中场休息,记得某些时刻,从镜头中似乎瞥见他更想回到战场。

也重新体会到少年派,在海上和老虎共处的日子,他是很充实的,反而回到现实,会有种无所适从的荒谬感。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个造物主或者神明一样的存在,现在觉得,在医院独处的那些时光似乎更靠近他一些,而医院,也有些像我去修行的寺庙所在。

其实我没那么害怕疾病复发,也没有那么焦虑时光短暂。

回到宴会厅,我在这里和大家杯酒相碰,赞叹友谊之光,享受生活用诸多幻术对矛盾与无常的遮遮掩掩。

但也内心清楚,这是我可能不那么漫长的中场休息,终究,我还是要回去。

我们都一样,每个人都要去到属于自己的那个战场,或是海洋,面对一个人的战事,面对命运之老虎,直面真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question/3180.html

作者: 会玩的妖

记录自己情感日志的网络空间,在这里写出内心的秘密和感动,记录难忘成长历程,体验回家的感觉。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