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新武夷山网
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帮人作弊是怎样的体验?

爱词语

看完《天才抢手》之后曾经尘封的回忆再一次涌入脑海。 高中的时候我也帮人作弊过。 我的成绩没有女主那么厉害,只是…

在线语音播放

看完《天才抢手》之后曾经尘封的回忆再一次涌入脑海。

高中的时候我也帮人作弊过。

我的成绩没有女主那么厉害,只是英语和语文要好些,比班上的同学要好些。也没什么苦大仇深的家世,别无选择的金钱困境。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一个中庸的处境,觉得帮人作弊也是件很平淡的事情。

每次月考的座次,是按照上次考试的成绩,全年级顺次排列。前两个考场基本被两个实验班占据,偶有普通班的学生零星出现,被挤出来的实验班学生只好坐在后面的考场,承受着被视为异类的,掺杂着同情和幸灾乐祸的打量。

我觉得月考除了用考场呈现学生间的智商等级差距,或者适应考卷规则的能力差距,羞辱些敏感的普通人外没有任何意义。

那时手机刚开始普及,大概老师们还在防范交头接耳或者递小纸条这种原始手段。还想不到可以把手机收在宽大的校服袖子里,托着腮或者挠头的间隙,就可以快速瞥到短信里的答案。

而我是负责发短信答案的那个人。我只是个偶尔堪堪挤进前面考场的普通班学生,答案的准确率不至于伤害那些金字塔尖的人,无非是让差生拿着成绩单回家的时候好过些而已。

语文,英语,后来又加了地理和政治。一开始只是给朋友发,后来朋友又给了朋友的朋友,最后发展到几乎每个考场都有等着短信的同党。同党越多,风险越高。

直到某个我至今也不知是谁的同党,堂而皇之地把手机放在桌面上照抄,还自以为稳妥地跟监考解释自己只是在看时间。随后就是毫不意外地被一锅端了。顺着短信和号码,我也被找了出来。

是个在年级里都出名严厉的数学老师,径直走到我面前说,把你的手机拿出来,不用答卷了。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早知道把手机收在内衣里好了,男老师总不会搜身吧。当然也就是想想而已。做了十年表面上的好学生,被取消了当月的考试成绩,写在海报上通报批评。现在还想得起那张海报的样子,是我困惑的红纸,批评不应该用白纸吗?我的名字缩在海报最后的角落,像是临时加上去的注脚,我安慰自己,名字写得那么不清楚,也许我暗恋的男生不知道是我。

那时候是真的有过短促的沮丧后悔。我答应提供答案,更多是不想因为拒绝,而被划分到书呆子序列里。反抗月考是不是出于虚荣的自以为是呢?

后来我考进了实验班,班主任就是来没收我手机的那个老师。开始我总觉得他是因为这件事才对我印象太差,导致时不时遭到些冷嘲热讽,哪怕我运气好时,考到年级前几名,也从来不会得到什么夸奖。后来被奚落得多了,我也就放任数学分数惨不忍睹了。

直到我听同寝室的女生说去那位老师家补课,又送了多少礼物之后,再联想到老师平日里对着女生的再三照顾。直到今天之前,我都没觉得帮别人作弊有什么错。

这世界从来就没有公平可言。在知道真相之后,维持所谓不作弊的正义,无非是那个老师,学校,还有这想竖中指的教育制度的帮凶。

当然我绝对不是被女主最后的自首教育感化了。

而是看到电影里的主角帮人作弊太紧张了,哪怕是天才到一堂考试的时间可以做两套卷子,可还是手抖到无法落笔。

再回想起当时的自己,倒像是打了一局无关痛痒的游戏而已。随即,我开始为当时的自己没有感到过一丝一毫羞愧这件事,而感到羞愧。

世界依旧是从未有公平可言的世界,去对抗的方式我可能依旧不知道。只是用制造不公来藐视,毫无胜利可言。我是帮人作弊,不是抄答案的人也没什么可开脱。终归是有这么一段少年时期,无法坦然拷问自己是否正直。起码我没资格这么轻松地去影响别人的人生。

PS:高中毕业四年后,听说那位老师不再做老师了。为我为他都感到开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question/3095.html

作者: 会玩的妖

记录自己情感日志的网络空间,在这里写出内心的秘密和感动,记录难忘成长历程,体验回家的感觉。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