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新武夷山网
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你听过最孤独的故事是什么?

爱词语

有个老头,早年参加抗战,身上多少有点战场带下来的伤。返乡后他与家人相处不甚愉快,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暴躁而古怪,…

在线语音播放

有个老头,早年参加抗战,身上多少有点战场带下来的伤。返乡后他与家人相处不甚愉快,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暴躁而古怪,妻子与他离婚后远嫁他乡,他也离开了已经成家的子女,独自居住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几间土屋里。

有人说他没什么良心,小有一笔钱财,不想分给不孝的儿女,有人说他在战场上落下了病,发起疯来很可怕,关于他的种种猜测在村庄里流传了很久。他的形象像那种每个村庄都有的怪老头或者疯婆子,孩子不听话,就说“把你送到他门口”。

有一年他去世的消息沸沸扬扬,被人谋害,尸体抛在离乡一百多公里处一片森林里,被警方找到时面目已残缺得不易辨认。夹克外套割开来,夹层里整整齐齐地绣着他的名字,籍贯,和那个独居住所的地址,以及“xxx欠款xxx”。

他是去找人要欠款的,也不知道是从军的经验还是上了年纪的敏感让他察觉此去凶险,便把信息都绣在那件作客才会穿的皮夹克内衬里,郑重其事地搭上了前往邻乡的车。“因为不把钱分给子女而死于放贷”的恶名,在他死后仍传了很久。

我听说的故事版本经过不少人之口,其中的细节恐怕早已被增删和改写,但当时年幼,仅想到一个独居老人被杀死在树林里,就会觉得脊背发麻,有种读侦探小说的惊悚感,又感到一些关于家庭伦理的狗血。

日本NHK出过一本叫《无缘社会》的采访手记,讲述“无缘死”之人的故事:他们活着,没有人和他们联系,没有工作,没有配偶,没有儿女,也不回家乡;他们死了,没有人知道,即使被发现,也没有人认领他们的尸体,甚至无法知道他们姓甚名谁。

我读那本书的时候,就想起这位老人。虽然还居住在家乡,但某种程度上,他与漂泊异乡无缘社会的其他人实已无异。

我猜测他从前上战场的时候,也曾抱着此去必死无疑的决心,把自己的姓名籍贯一针一线绣到衣服夹层里,起初的时候可能比较笨拙,针尖一次次戳到粗糙的手指,想到收尸人把死讯传回故乡要好过生死未卜,就坚持绣完了。就这样,他从枪林弹雨中九死一生,历经沙场,最终顺利返回出生的地方,活到暮年。

被嫌弃一生的松子在自暴自弃多年之后终于重燃希望的那一晚,被一帮暴戾的青少年打死,那天夕阳诡谲多变,希望在重燃的瞬间破灭,每次重看都会流下眼泪。这位独居的老人有些不同,他被几个欠钱不还的流氓杀死在林子里的那一刻未必狼狈,也是预料到凶多吉少了,也是见惯生死大场面的人了,出发前细心为可能到来的“无缘死”做好善后,比松子看起来体面。

但提前做好准备又怎样呢,准备改变不了死之孤独,不管最后有没有人收尸,死去的此刻,都是独自一人。不知道老人临终时有没有想过,这次会有人把我的死讯送回家吗?而家又是哪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question/3004.html

作者: 会玩的妖

记录自己情感日志的网络空间,在这里写出内心的秘密和感动,记录难忘成长历程,体验回家的感觉。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