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新武夷山网
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键盘上字母的排列有什么依据吗?

爱词语

这就需要回顾一下键盘的变迁史了。 1867年,Christopher Latham Sholes发明第一台商用…

在线语音播放

这就需要回顾一下键盘的变迁史了。

1867年,Christopher Latham Sholes发明第一台商用打字机,并获得了打字机模型专利。这台打字机拥有两排按键,通过按键,触动金属控制杆,打出字母。当时,字母排列方式采用的是字母表排序,即“ABCDE”的顺序。

然而,很快,这台“打字钢琴”就出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采用字母顺序排列,当打字员快速输入时,由于相邻字母的使用频率过高,如“CDE”、“RST”,键帽之下联动的金属控制杆很容易没有及时归位,相互牵扯,就会经常“卡键”。这一下卡顿,打字员就不得不停下来,修理这一故障,非常浪费时间。

这简直就是一个可笑的乌龙。原本是为了提升文字输入效率而被发明的键盘,却因为打字速度太快而频频发生故障,效率不增反减。

Sholes为此绞尽脑汁。终于,有一个工程师建议:打字机卡键,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字键回弹速度慢,二是打字员的打字速度太快。如果在硬件方面难以取得突破,那么,为何不降低打字员的打字速度呢?

事实就是这么讽刺。在数学家妹夫的建议之下,Sholes刻意地将常用的字母分别排列在键盘的两端,如你所见,这就是我们现在惯用的、“杂乱无章”的QWERT键盘。

如此一来,卡键的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为了推广这一改进,Sholes对外宣称,QWERT键盘的设计,很大程度上能够加快打字员的输入速度,是经过科学计算之后的排列结果——显然,这不过是无异于“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营销手段,并被后来的权威人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骗局之一”。

英国打字机博物馆馆长威尔弗雷德·A·比彻就声称,“这种所谓科学安排以减少手指移动距离的说法,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对字母的任何一种随机性的安排,都会比现在这种安排合理。”

比方说,1936年,为了减少手指移动的距离,DVORAK键盘应运而生。在测试中,打完同一篇英文文章,双手在DVORAK键盘上仅移动了30米,而在QWERTY键盘上则移动了54米。

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针对键盘字母排列的优化层出不穷。然而,即便这些优化改进有显著的效果,即便由于材料工艺的发展,字键弹回速度已经远远超过打字者的输入速度,最终都没能够撼动QWERT键盘先入为主的地位。

人们被Sholes的说法洗脑,身陷骗局而不自知。他们已经坚定地认为:他们手下的那个字母随机排列键盘,就是最科学、合理、优化的产品。沿用至今,每个人都已经习惯在QWERTY键盘上龙飞凤舞地打字。当你把DVORAK键盘放在他面前,迫使他使用这个优化的键盘,他可能倒会变得笨手笨脚。

可见,习惯真的是一件可怕的事情。更可怕的是,习惯的养成竟然是洗脑的结果,而且,这样的例子,直到信息不再闭塞的今天,仍然俯拾皆是。最可怕的是,人们就像巴甫洛夫的狗一样,对此无动于衷,麻木地接受、适应,并渐渐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

恰如我在QWERTY键盘上,码下这个回答。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question/2973.html

作者: 会玩的妖

记录自己情感日志的网络空间,在这里写出内心的秘密和感动,记录难忘成长历程,体验回家的感觉。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