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新武夷山网
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女生剃光头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爱词语

从我产生“想去剃光头”这个念头,到成为一个光头,应该只经历了半个月的时间,但这确实不算冲动行为,去剃头之前,我…

在线语音播放

从我产生“想去剃光头”这个念头,到成为一个光头,应该只经历了半个月的时间,但这确实不算冲动行为,去剃头之前,我泡在“光头女生”小组,仔细阅读了多篇剃光头心得,计算过剃一次光头并长成清爽的短发需要花费多长时间,是不是赶得上来年夏天,并网购了第一个假发。
 
下单假发之后,我日夜颠倒地刷了一部美剧,把要剃光头的事情完全抛在脑后,等假发到货,我重新思考了一下,真的要剃吗?又刷了几集剧之后,我想,剃吧,假发都买了。
 
那时候大三刚开学,找工作尚不着急,课业量又稍微降了下去,男友也和平分手几个月了,很轻松平淡的一段时间,事前我没有跟任何人透露过这个念头,当时宿舍也没有人,去理发店之前,在宿舍楼下,我站在文学作品里那种美到心碎的北京秋天午后的阳光里给自己的长发按了最后一张自拍。
 
理发店是沿着学校门口的路走下去随便挑的。
 
小哥问我剪发还是烫染,我说:剃光。
小哥不出声。
我说,就是把头发全都剃掉。
小哥还是没出声。
我笑了,现在想起来那个笑似乎也是化解自己的紧张和尴尬,我说我就是自己想剃,没得病也没失恋。
小哥这才问我,你想好了呀?那剃下来的头发是留下来,还是扔掉?
我选留下来。
 
他帮我把长发扎成马尾,这样剃下来的头发就可以从发根开始完整地留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消费场所的镜子都自带蛊惑人心的作用,我觉得眼前扎着马尾的自己还挺好看的,推发器嗡嗡地响起来的时候,小哥说开始剃了啊,便突然觉得一阵酸楚,差一点就流出泪来,新买没多久的直发器我还没有拆开用呢。
 
过了五到十分钟,一束头发就完整地放到我跟前了,剃头的过程我是闭着眼的,睁开眼,小哥说,你的头很圆,后来的几个月人人这么说,边说边动手摸,我屈辱地低下头颅,任男男女女的手掌摩挲,充满了羞耻感。然后理发小哥又热情地邀请我跟他合影,因为我是他从业以来剃过的第一个女生。
 
毕业以后,有个师弟给我发微信,大意讲述他去学校门口理发,理发店的小哥说,你们学校的女孩子真有个性,以前有个很漂亮头发很好的女孩子来剃光头,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个学校每个人都很有个性,我想比他们更有个性。
 
这个极力想要变得有个性的人,当然不是我。事实上,直到现在我也无法对我剃光头这个行为作出任何别人愿意认可的解释。无论我怎么否认,多数人只相信我感情不顺,受了刺激,班主任甚至还找跟我关系挺好的男同学来和我谈心,让他多关注我的心理状态。其实我根本没毛病,我就是有一个“我想剃光头”的念头,世界上就不能有想剃头就去剃的酷Girl吗?但人们就是只愿意相信他们想相信的东西,或者这种“酷”本身就是一种毛病。
 
当然,除了误解所带来的不愉快,当时我发的微博和人人相册扎扎实实让我扬名全校、以及校友们的高中校友圈。朋友帮我拍了几张照片,是光头期间为数不多的珍贵影像资料,想过去拍一套专业写真,穷且懒,最终不了了之。
 
之后因为不想被问七问八,我常戴帽子或假发去上课,不过在宿舍楼层洗漱间或去用大澡堂的时候还是会引起同学纷纷侧目。当时一门科任老师非常不喜欢我剃头之后的样子,甚至觉得我在他的课上备受冷落。
 
其实我觉得光头的时候真的挺好看的,但从光头到留到能烫卷的短发的过程非常痛苦。
 
起先是长出一些青茬,然后长成寸头,那是我最喜欢自己的阶段,每天都要来来回回摸自己微微扎手的发根,特别想要一个寸头的男朋友;寸头过后,头发变得像刚刚被剪了毛的小动物;之后长成正常男孩子的样子,稍微美了一段时间;再过后,就变成了初高中那些不愿意理发、鬓角过长的非主流男同学。等到刘海终于也养长,能重新梳开中分,已经过了整整一年。
 
剃光头对身边的人来说冲击有多大呢?《老友记》里Ross的新女友在Rachel的煽动下剃了光头,所有人都觉得不好看,这事儿也直接导致了他们的分手。二十几年来,剃光头这件事第一次让从未对我多操心的父母气到不想跟我说话。知道我有纹身,他们的反应很平淡,但没想到对父母来说,剃光头是比纹身杀伤力大的事情。朋友们大致有两种态度,女生多数觉得我挺勇敢的,男生们一般只会不带太多恶意地笑笑我。
 
回想那段等待头发长长的日子,大概是我成年以后最丑也最努力的日子,要说剃光头这件事让我学到了什么,应该是真真切切地懂得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看起来很潇洒、做起来也很潇洒的事情。所谓“随心所欲”或者“酷”,都是有代价的,如果决定去做一件事情,或者都还没有考虑好,却已经做了,那必定要自己承担随后可以预计或不可预计的后果。我通常只会跟别人提起剃头有多酷多爽,对自己来说,漫长的蓄发过程却是少一天都不行。
 
所以我在那个“光头女生”小组里传授过很多心得体会,包括对自己的决定负责,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等等鸡汤,最重要的是,不要在冷天去剃头,因为剃完头的第一个晚上,北京的秋天把我冻得睡不着,后来我是把丝巾裹在头上睡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question/2843.html

作者: 会玩的妖

记录自己情感日志的网络空间,在这里写出内心的秘密和感动,记录难忘成长历程,体验回家的感觉。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