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新武夷山网
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自由职业的这一年我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周宏翔答泅:

爱词语

当大部分人都在朝九晚五的工作的时候,我身边的许多人已经放弃工作开始做起自己的事情来,这种生活趋势放在十几年前,…

在线语音播放

当大部分人都在朝九晚五的工作的时候,我身边的许多人已经放弃工作开始做起自己的事情来,这种生活趋势放在十几年前,一定会被大部分老一辈的人觉得不可思议且疯狂,但现实生活中我身边许多从事着自己兴趣爱好并soho在家的人已经开始买车买房甚至过上了比上班白领更优质的生活。

两年前我还和大部分人一样窝在方方正正的office里,蹲着自己独有的小小的格子间,那时候每天跟上发条一样,做工作计划,工作报表,和领导交涉,开会,马不停蹄地发邮件,确认事物,做着周而复始又琐碎无聊的工作,当时好几个同事私下吃饭聊天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种将人当做机器的工作,找一个智力无误的小学生,培训一个月就能和我们一起竞争上岗。绝大部分大城市的工作都是这样的,没有自己的时间空间,即使有,你的思绪也很难逃离工作,电话永远都是在处理公务,与亲人交谈的时间不及平时通话时间的二十分之一。

后来我辞职了,然后,我身边的人都认为我疯了。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一直处于自由职业的状态,我以为大部分的自由职业者都过得很艰难,后来我发现不是,过得艰难的自由职业者多半有几个问题,第一,他并不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做着自由职业,说到底就是功夫不到家,不过硬,做得不够好,第二,他并没有将自由职业当作一份工作,没错,我们可以不上班,但不代表我们不工作,自由职业的时间很多时候相对自由,但更多时候相对并不自由,如果你不会给自己安排时间自律地去做这些事情,那你就只能坐吃等死,第三,你没有一技之长,你的自由职业就是自由,而无职业,每天在家奇思妙想,却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这样情况下的你,真的不适合自由职业,而应该好好地去单位工作,因为至少单位会告诉你你要做什么。
我身边有很多比我努力的人,虽然他们觉得我这样的摩羯座已经足够可怕了,但我所知道的,比我更刻苦的摩羯座不少,他们的写作时间比我更长,常常通宵达旦,他们的写作周期更短,可能两三个月就出一本书,他们更愿意投入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去宣传自己,他们为了能够赚更多的钱,可以更无条件的奉献自己。因为他们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他们很少感觉到累,除非身体真的出现了状况,他们才会感觉到疲惫。

在过去的这一年里,按道理说我比上班时候更自由了,但其实上班的那些年,我还常常能够找时间去周边旅游看看,时不时出国买点东西,自从我放弃了工作,开始专职写作开始,我更多的时间都呆在房间、咖啡馆和朋友家的书房,基本上写作的时间占据了生活的百分之五十及以上,反倒是和朋友聚会购物看电影娱乐的时间减少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很多同学对我说的最多的话就是,羡慕你的自由,你可以东走西走,我说不,你看着我东走西走,其实我都在写东西,不过只是换个地方而已。

自从重新开始写东西以后,我会遇到几件事,时不时银行卡里会多出几百块钱来,我不知道钱的来龙去脉,据说只有有人看到我发在公众号的文章推荐给了《青年文摘》或者《意林》,他们就会给我打几百块钱来,另一件事是,找我出书的人越来越多,每个人提出的条件都极度诱人,但是我知道真正有能力的不多,所以我并没有那么容易答应他们,还有一件事是,我大致算了一下我的收支,支出比曾经上班时更高了,因为时间比之前宽松,会在路途上和接待朋友上花费更多,但收入却在一定程度上又平衡了支出,因为每次支出后短信到手机,我会想着必须快点把那点钱填回来,于是更加用心写稿,所以发钱的人是我自己,而不再是压榨我的老板。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终于拿着过期三次的港澳通行证去了一次香港,然后跟着朋友任性地去了一次泰国,这是曾经一直想去的地方,结果说走就走了,事实上是,还没有好好开始玩,稿子截稿日期就到了,于是我放弃了吃喝玩乐,在hotel里面赶稿。

还有好几次和工作室的小伙伴赶剧本,距离deadline时日确实不多,所以干脆找了一个聚集地,三个人,三天三夜每天只睡几个小时地敢,从天黑讨论到天明,然后继续写。好几次我们都忍不住要哭出来,只能拍拍对方的肩膀说,为了信誉,也为了收益。

幸运的是,我终于不用利用节假日出行,和大部分人一起挤来挤去,淡季的旅行人很少,很惬意,而且想走就可以走。

时间多了,可以抽空看书,美好的下午可以坐在咖啡厅里点一杯茶,看一个下午的书。

好几年因为上班不能睡午觉,自从辞职之后又可以回到床上好好睡一觉了。

我身边有很多人辞职之后在家呆了一年最终又回到单位去上班了,因为他们说,自由,真的太无聊了。但是我身边还有很多人辞职之后开始做起了自己想做的事情来,我有一个女同事,辞职之后回到成都开始学手工花,自己开了一间小作坊,越做越大,引来了投资,还有一个男同事,辞职之后回家开始做自己想做的设计,开始接私活儿,后来也开起了自己的工作室,他们没有上班的束缚,但反而比上班时更注意遵守时间。

有一天,我,张晓晗,卢思浩,姬霄,四个人在群里聊天,聊到去年赚的钱,卢思浩说两百万,张晓晗说一百多万,姬霄说差不多,我虽然也不少,但也只能默默地数着他们版税后面的0,卢思浩比我想象的还要拼,基本上我最晚凌晨三点睡的时候,他还在线上,而且一路跑签售还每天更新文章,虽然他总说自己身体不好了,可是却从来没喊过累,晓晗总是白天不见人,夜晚出来活动,常常写剧本和写小说同时进行,小说出版后,剧本接着写,打两份工,赚两份钱,姬霄是一边开餐厅一边写东西,餐厅用心经营,文字也一点不落。和他们比起来,这一年里,我的自由职业真的只能算实现了温饱,但却也让自己怡然自得。

我们的朋友里经常有人说,别人只会看你飞得高不高,不会管你飞得累不累,其实不管你是自由职业还是做着自己安分的工作,关键的一点都是在于用心投入,没有白白飞来的钱,也没有完全轻松的工作,真正的自由职业,是你选择了自己愿意累的职业,并投入了别人眼中那些你自由的时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question/2753.html

作者: 会玩的妖

记录自己情感日志的网络空间,在这里写出内心的秘密和感动,记录难忘成长历程,体验回家的感觉。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