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抚心自问

做卧底是什么感觉? 田浩答知乎用户:

爱词语

没有做过卧底,但是假扮过贩毒人员去交货。 六年多以前,夏天。在口岸执勤的兄弟拦下一辆普桑,了解普桑的人可能比较…

在线语音播放

没有做过卧底,但是假扮过贩毒人员去交货。

六年多以前,夏天。在口岸执勤的兄弟拦下一辆普桑,了解普桑的人可能比较清楚,在普桑的后备箱靠里面的右侧,有一个直径约二十公分的口,那个口打开是另一个油箱盖。从那里可以看到整个油箱里的情况,拦下的那辆普桑里,有十三公斤的海洛因。

开车的是一个东北吉林的男人。在云南,东北男人不多,姑娘不少。但是值得夸奖的是,很少有东北人过去贩毒。原因可能是东北靠近朝鲜,贩毒没必要跑云南去,别怪我是朝鲜黑。

这个人抓到以后,还是有点骨气的,怎么问都不说。审的时候我在旁边,哥们那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我们:你给我一颗子弹,那就是超度了我。当时我们急啊,这么大的案子,接货人肯定来路也不小,抓接货人是眼前最重要的工作。

然后就不审了,关起来。到第二天,我们正睡着呢,估计凌晨五点左右,就把我们叫醒了,这哥们招了。接货人在昆明盘龙,约定时间是明天下午三点交货。明天下午,估计我们还有三十个小时的时间赶过去。可是问题马上就出来了,这哥们已经不能去交货了,由于种种原因,根本不可能再让他去交货了。唯一的机会就是我们去,因为根据对方交待,接货人并不认识他,靠接头暗号来。

接头暗号就是这个东北男人手里拿一盒紫云烟,里面有三支是倒过来的,就是烟嘴朝下装的,走到酒店敲门,递烟,倒着递。对方是三个人,对方要说不抽,就进去接着谈。很像香港电影吧?其实香港电影很多片段就是源自这些案例。

当时我们去四辆车,军队的三辆,还有一辆就是那个桑塔纳。到了盘龙对方说的那个酒店之后,对方的房间我记得应该是305,我们分批进去,要了两间房,应该是307和303,反正就是这两间房正好把接货那一间夹中间了。

然后就轮流派人出去在走廊尽头转悠,盯着他们房门。房门一直没有开,我们一直在屋里抽烟,看电视。这时候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紧张,又是研究案情又是交待后事的,没有那些,和平常一样打打闹闹喝喝茶、抠抠脚、洗洗澡、擦擦枪(我说的是真正的54手枪)。案子的事说的不多,因为已知的情况就摆那了,没什么好说的,人就在隔壁,只要他们不逃走,到时间进去抓人就行了,至于进去之后会遇到什么,鬼才知道,要研究是研究不出来的。我在一边练练台词,但也没什么可练的,也没约定什么口令,就递根烟就行。

很快一夜过去,我们一夜都没有睡觉,这是真的,就怕对方开门逃跑,这中间就服务员和送饭的进去过,我们并没有与酒店方面联系,万一酒店已经跟对方有勾结,这么大的酒店,不好控制。如果是小宾馆,我们会先把宾馆的人给拘了,然后直接进去抓人,但这酒店大,不能完全控制,所以只能偷偷摸摸的。这样是有一定危险性的,如果酒店与接货人关系很深,说不定是会出手的。

到了第二天交货时间,按计划,我去敲门,其他人全部到地下车库里的桑塔纳四周车上躲起来,因为必须等对方将海洛因接收之后才能抓人,这样法院才能定罪,这是主要证据,不然抓起来没法定罪。

当时我去敲门是有点紧张的。对方三个人,我就一个进去他们屋子里,一不小心露馅,估计就挂了,我当时连枪都没带。但是不干不行啊,一起去的就我一个是演技派,其他都他妈是偶像派,唉。说出来都是眼泪。

第一次敲三下,第二次连续五下,这是约定好的敲门步骤。过了一会,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光着膀子比我高同时又比我粗的汉子。我把紫云烟掏出来,里面19根,有一根已经点着了叼在我嘴上。我把事先准备好的三根倒立的烟递给他们。他推了我手一下,说不抽。我把三支烟塞烟盒里说:进去坐会儿呗。然后他让开,打了一个请进的手势。我没进,我说你先进。然后他笑笑进去了。

我跟着把门关上,关门的时候我心里真的有种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壮感觉。没办法,戏都演到这了,只能继续下去。我进去之后,他们其中一个搂着我腰,让我坐沙发上,这个动作看上去很亲热,实际就是搜身,当时是夏天,能放枪的就只要腰了。我坐下之后,就没有预定台词了,全部临场发挥。就是他们问,我回答。啰啰嗦嗦一大堆,但是当时有一个很恐怖的情况出现了,三个人,都挺壮,但是大家记住,壮有壮的坏处。其中一个坐在床上的人很随意地问了我一句话:你是哪里人?

对方这么问,就说明他们可能知道来送货的是个东北人。我当时头皮就麻了,东北话我不会说啊。坐在沙发上,手放到腿上手心全是汗,浑身肌肉都想往一块挤,我一点力气也不敢用,一动肯定会抖,这个时候说错一句话就真是要命的事情。我把手里的烟头放到嘴里,吸了最后一口,然后扔掉。我就这么一点点思考时间。而事实证明,这一口烟救了我,当时我说:我是东北人,但是在安徽长大。

对方听我这么说,就没有再说什么,我见他们要问的也问完了,就说:要不咱们去看看货吧?

他们说好。然后穿上衣服,每人腰上都带了支枪,估计是故意跟我炫耀示威来着。我们一起走下去。走路也是有规矩的,我必须走在他们中间,不能距离太远,这是行规。

坐电梯下了负一层,走到桑塔纳旁边,我打开后备箱。他们伸头进去看了看,出来之后表示OK。这里说一下,真正的毒品交易并不全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熟客基本全是转账或者支票,现金的很少,只适用于新客户。

他们验货完了,我把普桑的钥匙给他们,一一握手之后,我上了普桑旁边的一辆巡洋舰。这车是我们开过来的,之前就放到这。我把车往后倒,同时远处一辆猎豹发动,缓缓地朝普桑车头这开,我大概倒了有五十米,对方三个人也上车了。我就一脚油门,将巡洋舰开到普桑后面,将他们后路堵死,跟我同时发动的那辆猎豹这时候也冲过来将普桑前路堵死。然后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站在窗户外面,用枪指着他们。事实证明,壮有壮的坏处,这三个哥们当时连腰上的枪都没掏出来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question/1397.html

作者: 会玩的妖

记录自己情感日志的网络空间,在这里写出内心的秘密和感动,记录难忘成长历程,体验回家的感觉。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