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停水男女

爱词语

1. 尚熙大厦并没有多高,是一幢只有三层楼的房子,它属于一个叫吴双的人。一层租给兰博基尼开专卖店,二、三层住人…

在线语音播放

1.
尚熙大厦并没有多高,是一幢只有三层楼的房子,它属于一个叫吴双的人。一层租给兰博基尼开专卖店,二、三层住人,天台被吴双改造成一个露天健身房,此刻他正在进行自重卧推。按理说这样的训练存在风险,需要有人看护。但吴双认为没必要,他的身材会被人误以为是健身教练。吴双说不准这是好的误会还是坏的误会,他靠收租为生。二、三层除了他之外,还有四位租客。

尚熙大厦是一幢长而矮的房子,它是上个世纪还是法租界时候的产物,犹如一个倒下的巨人。对于现在寸土寸金的静安区来说,这种浪费高度的建筑简直就是犯罪。政府已经拆除一大片像它那样的建筑,但到了吴双曾祖父自说自话题字“尚熙大厦”的建筑时,突然收了手。原因很简单,政府内部出现分歧,不愿意支付半个亿的拆迁费。于是,尚熙大厦就像小学生站在大学生堆里,被四周林立的高楼大厦所环抱。

父母早逝的吴双指望成为高富帅的计划落了空。但没关系,他靠收租也能活得非常滋润。静安区是上海的中心,而尚熙大厦是静安区的心脏。他记得小时候父亲在上海地图上画横纵线,两线的交汇处便是尚熙大厦。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站在世界之巅,是未来的主人翁。

真实情况是,吴双从三层窗户探出头,看到未来的主人翁在一层进进出出。

什么时候才能买一辆兰博基尼啊。吴双躺在床上哀叹,接着打开网页,在线预约SNH48的握手券。
无论你背地里骂吴双是米虫还是什么,都无法否认吴双提供了一处性价比超高的单间。位于上海中心的中心,交通四通八达;生活极为便利,楼下有天南海北各种菜系;更为可贵的是,所有房间均坐北朝南,宽大敞亮,唯一转角处朝西的房间由吴双自己住着。租金只有三千,旁边75平的酒店式公寓是一万三。

唯一美中不足的,由于尚熙大厦是最后一幢房子,供水系统不稳定,时常停水。如果温度低至零下,水管一半时候是被冻住或者裂开的。

方甜心回到家,她褪下高跟鞋,赤脚走到卫生间,看到一张妆容疲惫的脸。拧开龙头,只听到水管里咕囔了几声,却没有一滴水下来。

操,又停水了。

方甜心赶紧在“无产阶级”微信群里面告知其余三人。她还有一个“Gossip Girl”群,没有王胖子。只有方甜心,李青跟何丹。

“尚熙大厦”群里面有吴双,那是吴双把大家拉进来的,用于催缴房租。方甜心从不在这个群里面主动说话,一般都是吴双看到了什么好玩的搞笑的视频会发进来,她偶尔回复一个动画表情敷衍下。大部分时候都是王胖子在跟吴双互动,两个宅男的恶趣味。这也难怪,要不是王胖子跟吴双“志同道合”,他怕是租不到性价比超高的单间。吴双的意图太明显了,李青是话剧演员,何丹是平面模特,Gossip Girl集体在南京西路逛街的时候,回头的男人多如牛毛。

什么时候才能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啊。方甜心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新一轮自拍。

彼时已经万家灯火,就职于外企的方甜心下班从来没有早于八点。另外三名无产阶级分子还没有到家,群里早就炸开了锅:王胖子嚷嚷着再也不要去几百米远的地方接水了;何丹叹气难过但又无可奈何;唯独李青,冷冷地回了一个哦。方甜心暗想你他妈装什么清高。忘了说,方甜心跟何丹还有一个专门吐槽李青的群,方甜心在这个群里发言踊跃。

楼梯间传来响声。吴双从楼上下来,眼睛油油地将方甜心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他一米八三的个头,头发乱糟糟,穿着黑色背心,衬出他有棱有角的肌肉线条,但方甜心只能想到恶心或者猥琐这样的词汇。但她不得不说:
“吴双,才起啊。”
“嗯,停水了。”
“是啊,今天又得出去打水了。”
“要不,我们一起出去洗澡吧。”
“你想干嘛?”

像《西游记》里的妖怪般方甜心原形毕露,对吴双骨子里的讨厌都集中在这短短四个字的抑扬顿挫里。事后表明这是一场误会,吴双觉得尚熙大厦隔三差五就停水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决定请四名租客去纽斯洗澡,全程他车接车送。吴双有一辆手动挡的捷达,他最近正在寻思换车的事情。

当晚,吴双载着方甜心、王胖子跟何丹一起去纽斯洗澡。李青自然没搭理他们,来了句“今晚还有事”便没有再回,真是惜字如金。

一路上方甜心想吐槽两句,但都被笑嘻嘻的吴双给挡回去:“每个人想法都不同,不强求不强求!”真是米虫想得开啊,什么都随性,什么都开心就好。四个人洗了澡,吃了自助,坐在休息室里打牌到12点,简直乐不思蜀。最后还是吴双不确定地问:“明天你们是不是要上班啊?”三人这才醒过来,吓得王胖子扔下三个二带俩王。

尚熙大厦第二天一早便来水了。众人互道早安,洗漱,各自奔去,吴双呼呼大睡。方甜心的工作地点离家就三公里,天气好的时候她都是走路去上班。

今早她听到背后有人一直在喊她名字,转过身发现是小跑过来的王胖子。
“你也在那一块儿上班?”
“是啊。”

王胖子点点头,放慢脚速。方甜心这才意识到自己刚问了一个蠢问题,她早就知道王胖子跟她在同一块区域上班,只不过自己不想被同事看到和王胖子走在一起罢了。但经历过昨晚的一起洗澡,很多想法都被冲干净了。

方甜心跟王胖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王胖子东问西问,主题还是跑到何丹身上。方甜心早就看出王胖子对何丹有意思了,但这几乎不可能嘛。一向自诩身材好的方甜心,昨晚跟何丹一起洗澡,差点操从口出。要胸有胸,要屁股有屁股,活脱脱的何仙姑啊。而王胖子呢,低头望不到脚,每天上班累死累活也没俩钱。虽然待人不错,可是,可是——方甜心自我代入后不禁纠结起来,真是王子不急太监急,当然她也有两年没谈恋爱了。

以后咱俩一块儿去上班吧,路上还可以聊聊。”
“好啊。”
“吴双这人,他其实挺不错的。”

方甜心没接话,她怕自己一动心就被十厘米的根给崴了脚。这双红色的Christian Louboutin是打折时候买的,但穿在方甜心脚上,别人都会称赞她是女王。
 
2.
方甜心喜欢的男人在国外,两人一起读书留学,最终方甜心选择回国。因为喜欢的男人一直没有对她说过“我爱你”之类的话,而他们又是以情侣的状态相处着,这让方甜心感受不到安全感。同时毕业后,刚开始留在国外的生活成本是非常之高的。方甜心的家里出了些变故,已然负担不起。一切都靠自己,靠自己去买喜欢的东西,方甜心从小就非常独立。但这不完全是好事,过于独立的后果是会让人觉得不好相处。

就拿停水这件事来说,闹得最凶的就是方甜心。她打电话向自来水公司投诉过,她跑去街道办事处投诉过,她还拖着吴双去市政府拆迁办要个说法,凭什么不拆了。吴双都愣住了,他问了方甜心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不就停水嘛何必那么折腾。

方甜心说这是每个人的权利,你只有争取过才不后悔;第二个问题是尚熙大厦要是拆了你不还得重新找房子住?方甜心表示不用你操心,我要是你我就天天跑天天问,逼得那些当官的不得不把拆房子的事提到日程上来。

吴双正在训练自己的肱二头肌,他趁哑铃换手的当口,义正言辞地跟方甜心说:“尚熙大厦是我的祖产,就是要拆我还不给拆呢。”
“这么说你要当个钉子户咯?”
“不是,我又不缺钱。”
“是吗?你不是一直想换车?那你买辆兰博基尼给我看看。”

兰博基尼在尚熙大厦开专卖店真是选对址了。六七百万的车,总有人在一层进进出出。但这也给吴双带来不少烦恼,有人以为他可以享受员工内部价,有人羡慕他离豪车就一步之遥。真实情况呢?吴双伸出脑袋望着一层,啐了一口,不屑地表示:“我才不买这种车呢。”

方甜心感到好笑,她一直觉得自欺欺人是人类最大的悲哀。她肯定不会这样,喜欢的男人曾经开大牛带她兜风,雨天路滑撞上了一棵树。打了道路抢险的电话之后,男人就坐在车里,像没事儿人一样开始玩手机。两人也确实没什么事,但这一撞就像从床上滚到地上梦醒了,才感到如此生疼。

这也是方甜心两年没谈恋爱的原因之一。她变得不再轻易相信任何人,极度口渴也不愿意喝他人的水。什么白马王子开着兰博基尼在楼下等候的童话自己早就不信了,但童话真要是在现实中上演了,方甜心也会不淡定吧,更何况——
“你看那人是不是李青?”

方甜心也伸出脑袋,顺着吴双手指的方向望去。一身黑,除了李青还能有谁?她最喜欢《低俗小说》里面蜜娅的装扮,留着一模一样的发型,手上有一根永不熄灭的香烟。哼,不知道她从哪儿捡来的漏子。

吴双看得口水快落下来了,眼神里射出兴高采烈的光芒,仿佛是他要买兰博基尼一样。吴双口中振振有词道:“以后得跟李青搞好关系,说不定也能让我开两把呢。”

这话把方甜心气得七窍生烟,在心里把吴双看得更低了。这不是请几次出去洗澡就能挽回的形象,是觉得吴双没骨气,正逐渐变成一只身形巨大有腱子肉的米虫。你看姐我炫耀过么?曾经拥有着一切,尽管转眼却消散如烟。于是,方甜心一把将吴双的脑袋拉回来,严肃地问了他两个问题。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我没羡慕。”吴双把嘴角边的口水擦干净。
“你为什么不工作呢?你要是好好工作,也能买兰博基尼。”
“方甜心,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你们租金便宜吗?因为楼下租金贵啊。我说了我不缺钱。”
“这不是缺不缺钱的问题,你觉得你这样天天窝在家里好吗?浪费时间。”
“我又不赶时间。”

方甜心摇摇头,她知道这场对话形如鸡同鸭讲,绝不会有结果。她该走了,虽然是周末,但去公司加班准没有错。方甜心是众所周知的工作狂,别人都以为她是在为买房的梦想奋斗。其实不是的,何丹知道,她不过是希望人生过得快一点。无聊就会比较慢,慢悠悠的不快乐,那可不好受。

谁知吴双突然来了劲,冲她的背影喊道:
“我又不是未来的主人翁,你管我。”

《未来的主人翁》是罗大佑的一首歌,喜欢的男人曾经给方甜心唱过。那时候他们才刚出国,对于生活是一团迷雾,对于未来是踌躇满志。那首歌的意境特别符合当时的心情,矛盾,冲突,又特别渴望。所以方甜心背着小包走在去公司路上的时候想,吴双是不是也经历过同样的惨淡岁月。他原来一定也是有梦想的,只是——

吴双也没心思锻炼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方甜心数落自己的话,逼迫他把童年记忆翻出来又想了一遍。自己原来是挺有梦想的,想当科学家,但自从小学开始数学就不及格后,发觉科学家这条路有点难走。现在就喜欢健身了,但要让吴双跑去健身房当个健身教练他是不乐意的,多辛苦啊几乎全年无休。日子越过越舒坦,管自己的人也一个个撒手人世,吴双悲凉地动了一下鼻子打了个冷颤。进入深秋之后,上海的风阴嗖嗖,这个露天健身房恐怕得要关张了。

方甜心的话确实刺激到了吴双,让他想要做出一点改变。他的首要改变是打电话给中介,把尚熙大厦挂出去。中介喜不自胜,在这之前很多人都来问过价格。不过当时吴双盼着拆迁头很硬,压根对卖房子这件事不考虑。现在呢他打算两手抓,既要去市政府拆迁办活动活动,也要把房子挂到市场上去看看销路。

双管齐下果然很有效果,拆迁办跟中介在几日后都给出了积极的反馈。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拆迁队拔得头筹,到了与吴双敲定合同细节的阶段。至于兰博基尼在不在这儿卖了,他一点都不关心。但吴双觉得有必要提前通知一下四位租客,便在尚熙大厦群里问,今晚大家有没有空,他要召开一次家庭会议。

破天荒地四个人坐到了一起。他们听到吴双宣布的消息后,反应最激烈的自然是方甜心。
“你不是说这是祖产吗?”
“那我也得响应国家号召,不能当钉子户啊。”
“万一国家又不拆了呢?”
“不拆就卖呗,很多人都来看房。”
“现在房市回落了,你着什么急啊!”
“我的房子管你——我想买车了行不行!”

众人一愣,继而会心一笑。这简直像是接头暗号,不用说买什么车,大家都明白。李青说不定更能体会。

“所以你们早做打算,等租期到了我们就不续了。”

抛开一切来看,吴双绝对是很受欢迎的房东。房子好租金便宜,任何事都提前打好招呼,特别讲理。但此时在方甜心看来不是的,她觉得吴双是在跟自己对着干,有点玉石俱焚的味道。难不成吴双是被自己的话刺激到了?一个大男人心胸那么狭窄。

“啊,又停水了。”
何丹从洗手间里传来噩耗。她来回拨弄几次水龙头,听到水管“咕咕咕”的嘟囔声。王胖子立马提议一起去洗澡,表示他请客,这妇唱夫随的。何丹跟方甜心讲过几次两人一起出去玩的经历,虽然何丹三令五申澄清两人只是朋友,但方甜心感觉得到何丹动心了。但何丹也是一个怪人,她说她错过很多次爱情,因为“我爱你”三个字对她来说太难说出口了。这让方甜心想到自己喜欢的男人,不由得羡慕起来。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一起嘛吴双,不洗澡多难受啊。”
“我还有事情,很忙的没工夫。”

说完吴双便回房间了,众人都看出他的不高兴。不过这次李青倒没有装清高,第一个附和了王胖子的提议。
四人叫了一辆车 ,默默无言地前往纽斯。一路上的气氛很不好,司机大叔打开电台想活跃一下气氛,不料电台正在放张学友的《秋意浓》,愈发悲凉。最后,还是李青站了出来。

“我想跟你们说件事。”
“什么事啊?”
“我恋爱了。”

李青把“跟谁恋爱、怎么遇见的、现在进展到什么程度了”都留在洗澡的时候讲,王胖子自然无缘听见。三个女人依次坐在浴池里,舒展着身体,让水漫到自己的脖子。李青一点一点讲,从他来看我演话剧,到他带我去夜店high,到我陪他去买豪车。感情过程里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唯一特别的是白马王子开兰博基尼在楼下等候的童话真的在现实里上演了。

“你们,你们会不会看不起我?”
“不会,怎么会呢。”

李青坐在两人中间,方甜心连忙安慰她,并伸出手把她揽到自己的怀里。那一刻她也说不好自己是由衷还是言不由衷,如果争强好胜是本性的话,母爱就是天性。李青顺势躺到方甜心的怀里,这个动作平时看起来没毛病,但两人要是不穿衣服的话就——李青一头撞在方甜心的胸上,立马弹起来。方甜心也收回手,揉了揉自己的受力部位。妈的,这可是两年来第一次有人碰自己的胸。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于是何丹出面解围,问道:
“平安夜那天他来吗?”
“他来的,会跟我一起演戏。”
“真是好男人,比别的富二代强多了。”
“何丹,说说你跟王胖子吧。”方甜心把自己揉顺了,迫不及待地问道。

何丹是三人中年龄最大的,但此刻却像正经历青春期发育的少女般羞涩。对于“我爱你”都说不出口的人来说,这种感情问题是完全回答不了的。但她们却因祸得福,这个词也许用的不恰当,准确说是Gossip Girl三人的关系又走近了一步。只见何丹低下头娇滴滴地说:
“其实,我还是——”

发出一两声怪叫后,三个女人在浴池里打起了水仗。
 
3.
台风天,窗外的雨下个不停。方甜心头昏脑涨,实在是没有力气爬起来上班。她打电话给上司,好说歹说才请了一天假。说完整个人蜷缩起来,像一只烤熟的虾米。

他们都不在家吧。王胖子对何丹的追求愈发热烈,每天都给何丹念情诗,但何丹迟迟没有表态,这让王胖子有些泄气;李青自从宣布那件事以后,接下去就没什么休息了,全部时间都要奉献给排练;就连吴双都开始不宅了,天天往政府跑。

方甜心犹豫了好久要不要跟大家说自己生病这件事情,以及在哪个群里说。在“尚熙大厦”里说,不明摆着是给吴双看吗?在“无产阶级”群里说,让离家最近的王胖子回还是不回呢?在“Gossip Girl”群里说,岂不是显得自己朋友很少?单独跟何丹说?不,咱们不搞小团体。

方甜心索性把手机丢到一旁,盯着白色的天花板发呆。什么时候才能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啊,这个愿望短期内是铁定完不成了。感到挫败吗?方甜心回答不了自己心头的疑问。经历了几次停水后,她开始喜欢上这里,而不是费着脑筋想去逃离。

如果能一直开心下去也不错,哪怕完不成各种各样的KPI。

想到这里,方甜心打算点一支香氛蜡烛。那是她自己买给自己的礼物,一个彩绘的黑猩猩伸长嘴撅着,似乎在向你索吻。方甜心一眼相中,觉得那才是内心里真实的自己。至于燃烧过程中黑猩猩融化了会不会很难看,完全没有必要担心。店员告诉她,整个燃烧过程长达八小时,而方甜心只是想看一看火苗燃起来的样子。她太忙了,连抽出空看一部电影的时间也没有,只喜欢那些瞬间的事物。

以及,方甜心想在烛光里默默地跟吴双说一声抱歉,就像许愿一样。

她打开门去厨房拿火机,碰到裸上身的吴双,吓了一跳突然晕厥过去,幸亏有吴双及时扶住她。

方甜心被吴双扶到床上,逐渐清醒过来。一定是身体太虚弱,这都快下午了她还是滴水未进。

方甜心义正言辞地跟吴双解释,并非是看到他裸上身才晕厥过去的。吴双点点头表示理解,自己一点儿都没想歪。之所以裸上身是因为习惯了,以为工作日白天家里都没人。说完他不自觉地抖了抖胸,就像公猩猩捶打胸膛示威一般。

而方甜心并没有像往常那样翻个白眼下达逐客令,而是眼神停留在吴双厚实的胸肌、腹肌,并逐渐往下走。看来生病会让人变得更温顺,留意身旁美好的事物。吴双也没有要走的意思,他叉着腰四处张望,这是他第一次进入方甜心的房间。方甜心呢,双手呈投降状躺在床上,丝绸料的暗红色睡衣衬得她皮肤更加白皙,像旗袍似的开叉到大腿处。腰间的系扣似乎是在方才的昏厥中松开了一点,上身不再包的严严实实,而是像待放的花苞露出小荷尖尖角。方甜心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她也不想去整理了,她也不想去动弹抗争了。她像是一块龟裂的旱地,一直等喜欢的男人等了两年却还是没有影,不如及时行乐吧。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多难得啊。
“你想吃什么?我帮你出去买吧。”
“我想吃红枣银耳羹。”
“这个去哪儿买啊?”
方甜心摇摇头,答非所问地说:“外面这么大的雨,你还出去啊。”
“打个伞不就行了呗。”
“风也大。”
“那我就穿旧衣服出去。”
“为什么?”
“脏了也不心疼啊。”

方甜心努力坐起来,把床头的药片就着白水吞下,立马感觉清爽了许多,之前的念头一扫而光。她温暖地望着吴双,祝福他快去快回。

事实证明,吴双是真的不赶时间。三个小时后吴双回来了,淋成了落汤鸡。他拎着大小包装盒,兴奋地告诉快要饿死的方甜心,自己还买了她平时爱吃的点心,以及穿越整个城市在浦东买到的红枣银耳羹。

“你怎么淋成这样?是不是没打伞啊。”
“你说得对,风太大了。打伞根本没用,索性就不打了。”
“那你快去洗澡,别着凉感冒了。”
“用不着。”说完,吴双又做了那个标志性的秀肱二头肌的动作。

此时,就算给个方甜心平生最痛恨的榴莲,她也能忍着怪味吃下去。但对着一桌子自己喜爱的食物,方甜心却如同哑了火,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她大概有两年没哭了吧,和喜欢的男人分手没哭,父亲重病住院没哭,事业遭遇重大挫折没哭。一路走来,她始终站着,憋着,扛着。头悬梁锥刺股,生怕一个分神就坠入梦境。直到今天,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落了下来,水库的阀门终于打开,向方甜心空荡荡的身体倾泻倾泻。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
“没事,谢谢你。”
“怎么样?有没有烛光晚餐的感觉?”
吴双关掉客厅的灯,把黑猩猩蜡烛点燃,放在餐桌中央。

“那个,抱歉我之前不该说那样的话——”
“嘘,我们就静静地看它燃烧好不好。”
“它会烧八个小时哎。”
“没事啊,又不赶时间。”
看了一会儿,方甜心忍不住说道:“太boring了。”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火苗摇曳,仿佛正在创造着世界。雨水不断的天气里,吴双接着讲:
“再说,家里又停水了。”
方甜心连忙放下水杯,高兴起来,又有机会可以一起洗澡了。
“对了,谢谢你带我们去洗澡。”
“额——如果我告诉你真相,你能不能保证不生气?”

方甜心点点头,别说以身相许,她觉得现在自己命都是吴双的了。
“其实,我就是想看看你们素颜的样子。”
 
4.
平安夜的晚上,尚熙大厦的二、三层被布置一新。这都是李青的主意,大家都同意了她的大胆尝试。李青和她的戏剧工作坊以及男朋友,打算在家里上演一出浸没式戏剧《青鸟》。

所谓浸没式戏剧,是指打破舞台对演员的束缚,让演员得以在表演空间里更加自由的移动,观众也可选取更自主性的观看方式,甚至是参与到演出当中。吴双等人听到后连忙摆手,表示我们看着就好。

这也难怪,除了方甜心,其他三人都是第一次接触戏剧。一上来就接触这么高难度的,好比小孩子不会走就先去学飞。

吴双不耐烦地看了看表,他在二、三层里上上下下得有十几次了。开演前李青说戏有两个小时长,现在大概还有最后二十分钟。他简直如坐针毡,但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毕竟一旁的王胖子若有所思地频频点头,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

吴双凑到方甜心的耳边小声说:“你看王胖子,他肯定在装,肯定没看懂。”
“好好看啦,你知不知道李青在外面商演多少钱一张票吗?”
“人们为什么要去找青鸟啊?”
“因为青鸟象征着幸福。青鸟它是——”方甜心突然愣住了。她看到眼前的这一对恋人,脱下鞋子,解开衣服扣子,在原本摆放餐桌的地方,跳起了《低俗小说》里的扭扭舞。

幸福从来不是相似的,幸福各有各的样子。音乐响起,方甜心看到起初打死也不愿参与表演的王胖子跟何丹,慢慢站起来,加入到舞动的人群当中。她还听到王胖子鼓起勇气,说自己写了一首诗,要在这样的夜里送给何丹。

众人迅速拉开退散到边缘,王胖子跟何丹站在舞台中央,所有的光都汇聚在他们身上,所有的期待都屏住呼吸。
“我第一次写诗,可能写的不太好。”
“没关系。”
“你就像一颗核弹砸中了我,我全身都是你的后遗症。”
“我爱你。”

何丹对王胖子说我爱你。王胖子眼睛简直要被笑没了,他打算继续念下去,却被何丹用手捂住了口。李青走过来说,即使没写过诗,也不要把女孩子比喻成一颗核弹。但爱了就是爱了。

众人再次聚拢,在音乐里恣意扭动身姿。
方甜心望了吴双一眼,做了一个加入他们的动作。吴双却摇摇头,表示要给她一个惊喜。
“准备好当钉子户了?”
“那算什么。”

吴双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车钥匙,递到方甜心面前。如果方甜心没瞎的话,她应该看到的是一只金色公牛图案在车钥匙上面。
“你——你买车了?”
“对啊。”
“你——你哪儿来这么多钱?”
“我说了我不缺钱。”
“车呢?”
“来了。”

一辆供儿童乘坐的兰博基尼遥控电动车慢慢从方甜心的房间里开了出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5667.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