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一次失败的复仇计划

爱词语

她清楚地记得,那个幸福被毁灭的时刻,是在12月的第三个周末,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   那天她刚出了个短差回来,…

在线语音播放

她清楚地记得,那个幸福被毁灭的时刻,是在12月的第三个周末,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
 
那天她刚出了个短差回来,男友按照约定,在到达出口朝她挥手,手里拿着她喝惯的一大杯热美式,和一只放在纸袋子里暖烘烘的核桃面包。她一边咬着面包,一边用欢快的语调向男友抱怨着出差两天的不顺意,吃得不好睡得也不好,最主要是很想他,很想很想。男友微笑着用一只手抱住她的肩膀,在她头发上轻吻了一记。
 
坐着男友的车驶出高铁站时,她是那么心满意足,热咖啡,冬日暖阳,爱情,这三样东西把她从里到外都弄得热乎乎,舒展异常。“啊,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说完她在巨大的行李包里掏来掏去,那是一张杂志内页,折了两折放在底层,还没等翻出来,她的男友盯着疾驰的路面,用“今天天气不错”的随意语气,说出一句话:“昨晚,前任来找我了。”
 
她的手刚刚摸到那张皱巴巴的纸,像小鼹鼠战战兢兢爬出冬天的雪洞,忽然铺天盖地来了一场雪崩,没有半点反应的本能。
 
男友还是那副“这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语气,毫不避讳地接着说:“在她家过夜了。”
 
她有点懵,怔怔地发呆,过了一会,才想起来,要回头确认下,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被毁了。
 
“你们睡觉了?”
 
“嗯,这种情况,没办法不睡啊。”
 
“这就算复合了?”她内心挣扎着,再三确认一遍吧。
 
“反正她是这么认为的,女人嘛。”
 
她把目光从男人身上收回来,开始看着窗外不时变化的车流。当时心里有种巨大的膨胀起来的难受,像圣经中那位被夺走一切的约伯,原本是上帝的宠儿,最后神毁掉一切,所有的所有,从牛羊到孩子,还让他满身毒疮,你这么惨,还信不信我?
 
若信,就是真爱。
 
她把头靠在车窗上,心里有一把火,忽然灭了,能感觉男友的目光不停转过来,似乎是在期待着她的反应,是要给他一耳光还是歇斯底里的哭闹?手里还摸着那张皱巴巴的彩色印刷页,一张原本想展示给男友的婚纱广告,模特穿着她一见倾心的蕾丝鱼尾长裙婚纱,就是梦想中的样子,简单,典雅,不用隆重的蓬裙也能展露的幸福。
 
哗,她用想象铸造起来的一个新世界,一个闪闪发亮晶莹透亮的未来,就在刚才,被男友用一根大棒,打碎得干干净净。
 
“去你家吧,我把我的东西收拾下。”这是她能想象到的,把仅有的一点点自尊从地上捡起来的方式。
 
真的去到男友家里,才发现这种方法愚蠢至极,她在他家收拾东西的模样,仿佛跪在被男友打碎的那一堆无形的玻璃渣上,那些无足轻重的睡衣家居毛衣,本来以幸福感满溢的姿态放进去,现在却以十倍的屈辱一件件收起来。
 
男友没有半点抱歉和对不起,站在她旁边看着她收拾,变了个人一般,从温柔体贴多情的另一半,成为冷酷无情的杀手。他到底以怎样的心情看着这一切呢?她摸不着头脑,总觉得这一切相当诡异,不同寻常。
 
在寒风中打到一辆出租车,狼狈地塞进两大箱行李,坐到后排时,才从悲伤屈辱中缓过一口气:他妈的,我要报仇。
 
一个女人该如何让一个男人心碎?她的女朋友们吵成一片。
 
狮子座女友说:“碰到这种男人,就算坐牢,我也要找人结结实实揍他一顿,就跟武侠小说里写的一样,不伤筋骨,但全是皮肉伤,揍得满地讨饶,跪在我面前求我放一马。”顿了一顿,又说:“嗨,文明社会,就是这点不好,竟然不能合法地揍一个混蛋。要么这样,你努力发笔财,买辆好车在这个混蛋前面晃一圈,保证他立刻觍着脸追着你跑,到时候你再狠狠甩了他。男人虚荣势利起来,比女人厉害百倍。”
 
天蝎座女友瞥了一眼急吼吼的火象星座,不以为然:“如果一个人敢这么对我,我就要让他从里到外,从感情到财产,统统一无所有,彻底毁灭一个人,不能操之过急,要找出他最弱的一点,打蛇打七寸,他一定有最害怕的东西,你一破坏他就撕心裂肺的东西,名誉,金钱,家庭,地位,抛弃他的女朋友,或者小时候抛弃他的母亲,找到那个东西,毫不犹豫地再一次毁灭他。你得下功夫,我是你,就会想办法和他现女友联盟起来,一起找找那可怕的东西。”
 
双子座女友耸耸肩:“这种男人我太明白不过了,他就是在找存在感,他最想要你歇斯底里,你竟然都没证实一下,他说的那些话是不是真的,傻,太傻了。我保证,你要是哭闹不休,像泼妇一样闹他一阵,没准他非你不娶,他就想你拼了命地爱他,不,最好连命都不要,你信不信,你要是现在手上划一道说,为他自杀了,他就是要结婚了都会冲到你身边来。”
 
还有个女朋友,说,“我知道一个方法,倒不能弄死他,但绝对能让他远走他乡,甚至从这个世界消失,保证谁都找不到他。我有个同事,得罪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每天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他家,他办公室,通过各种方法,找他的每一个朋友,还找到他的父母,亲戚,报警,警察也不管,她只是爱这个男人嘛,只是认定了非他不嫁,拿这女人有什么办法?后来男人跑了,谁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就像从地球表面蒸发了一样。也不用多长时间,这么搞上几个月,什么样的男人都会崩溃。”
 
她听完所有的意见,发现报仇真是件复杂的工作,得像武侠小说里一样,一个女人,只为了报仇活在这世界上,大仇才能得报。这一辈子,只为了一个仇人活着,仇报了,人生最重要的事才算完成,然后就能跟《聂隐娘》电影一样,随便找个磨镜子小哥一块厮混下半生。
 
问题在于,她手头有一份正经工作,拿着一份靠正经工作还房贷的月薪,哪有这个阵仗、这个时间来做复仇使者?
 
男友,不,前男友依然还在她的微信名单里,她的痛苦,委屈,屈辱,像刚搬完家还没来得及拆封的纸箱,匆匆忙忙搁置在一旁,要出差,要写策划,要做项目,要忙新房的装修,她脚不沾地地忙着,感慨自己变成了那种拿失恋当动力的模拟女强人,反正没人约,不如留着加班,反正不休假,不如出趟长差。
 
要不是前任主动找上门来,她差点忘了复仇这件事,忘了是怎么迫切地想让一个男人心碎。
 
前任问:最近怎么不见你消息?
 
天,他竟然有这样一套完全摆脱干系的本事,她有点相信双子座女友的话:或许当时他说的是假话,只为了测试。
 
但她还是保留了分寸:和女朋友过得好吗?
 
前任单刀直入:不怎么样,我还是想你,我想和你做爱。
 
噢,原来是这样的无耻之徒,她想不通,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怎么能忽然就变了一张脸,或许是他厌恶了伪装,只想看看用真实猥琐面貌示人,女人会怎么办。
 
她回复:我们做好朋友吧。
 
她对他产生了好奇,一种类似于人类学家对非洲食人族的好奇,同样是人类,为什么会有这么天差地别的不同?她想度过安宁的人生,平庸的丈夫,顽皮的小孩,周末电影院的爆米花都能点亮她的快乐,他想要的人生似乎仅仅是一场又一场折腾不休的狗血剧。
 
以朋友的名义,他每隔一两周,约她在咖啡馆见面喝咖啡,一开始是抱怨已经复合的女朋友改不了的坏脾气,朝他大吼大叫,当街甩他耳光,他也打回去,女朋友二话没说,报了警。
 
他说:“我后悔了,你多好,多温柔,我那么对你……”
 
她笑了:“说明你女朋友爱你呗,还爱得死去活来。”她当然没忘记那张皱巴巴的杂志内页,那个依然搁置的复仇计划里,只有这张纸,被她贴在了新家冰箱门上。
 
他开始把她当成可以倾诉的窗口,给她展示他最近的战利品,趁女友出差的工夫,他用社交软件不停约会年轻漂亮的小女孩,大学生,刚毕业的实习女孩,差不多的自拍照,差不多的长发大眼睛,每一个都是让她自叹弗如的年轻貌美。他很得意,又说:“小女生到底也没啥意思,要请她们吃饭,送她们回学校,还要听她们讲学校里的无聊事,不过啊,年轻,身体到底大不一样,嚯,你不知道……”
 
她听着他讲那些咸湿的细节,像科研人员观察大猩猩的繁殖习性,自己当初是怎么爱上这样一个人的?爱情真是奇妙。
 
有一天早上,他匆匆忙忙打电话给她,说:“你有空吗?我可能碰到点事。”他开始把她当避风港用。
 
原来有个小女生颇有心机地,在他的枕头套里,塞了条丁字内裤,他的女朋友一个人在他家换床单发现后,把他家砸得一塌糊涂。她这时庆幸,幸好自己不是这个女朋友,不然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种丁字裤,也应该没有这样的魄力动手砸个精光。
 
听他说女友砸得也颇有技巧,镜子,碗筷,这些不值钱的东西砸了个遍,好多衣服剪成了布条,还有所有的床单被罩,一起剪碎了扔在楼下小区,小区保安跑上来问,发生什么事?女友发了疯一样叫:我他妈教训我男人要你管?
 
她听闻后,在心中暗暗鼓掌,把她想干的事全干了呢。
 
分手后,他没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有次得意洋洋地告诉她,在他家办了场派对,你知道,那种派对,我现在才发现,做单身汉有这么多好处。
 
她不知道是哪种派对,她很惊讶,问他:“你怎么连这种事情都对我坦白?”
 
每个人都是月亮,有着不愿意示人的另一面。难道这句话说错了?
 
他想了想:“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今晚我能跟你睡吗?”
 
当然不行,她说:“我们是好朋友,别为睡觉破坏了友谊。”真相是她怕得病,她从男人身上发现了邪恶社会的冰山一角,对人类社会有了点畏惧之心,前任又不停告诉她:男人就是这样的,差不多都这样。
 
他越玩越过火,觉得自己魅力十足,一段时间里没有消息,又有一段时间冒出来,说自己勾引了有夫之妇,对方要为他离婚呢,又说单位有个新来的女同事对他好像有意思,他看两眼就知道,肯定能搞定。
 
最疯狂的时候,他同时交往四五个女朋友,还在她面前,给女人们排了座次,这个长相最好可脾气不好,这个长相一般家里很有钱,开一辆奥迪小跑车,她在百忙之中,跟他喝一次咖啡,就像刘姥姥进一趟大观园,见识到原来有一群人正在这样活,午夜为他在街头大哭大闹的女人,持续到凌晨五点的彻夜派对,从一个女人的家里赶到另一个女人的床头。他说:“游戏唯一不好玩的地方,就是每个女人都想跟他结婚。
 
结婚是最终的胜利,好胜心勾起来,女人也跟男人一样,即使隐隐知道他在外面不安分,还拼了命想证明,“我才是他的最爱”。他身上有一股邪魔一般的力量,把所有女人都拉到了200年前,一群女人可以为一个男人争风吃醋的时代。
 
后来,很多事情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倒下来,先是他被已婚女人的丈夫狠揍了一顿,不知道哪个好事者还拍了照片,发在网上,女同事看到照片,找领导汇报,和他撇清关系,告他性骚扰。工作没能保住,但为了和一个白富美女朋友更相衬地谈恋爱,他刚贷款三十万买一辆车,生活一下捉襟见肘。
 
最后一次他和她见面,是他开口先问,有没有能介绍的工作,又问能不能借他点钱救急,她当然拒绝,也确实没有闲钱,顺便送上一张结婚请柬,打开来,正是她穿着梦想中的蕾丝鱼尾长裙婚纱,和新婚丈夫的甜蜜合影。
 
“知道你手头紧,可以不用来的。”
 
他惊讶地看着她,“什么时候开始谈恋爱的?我们不是好朋友吗?你都不告诉我。”
 
就像人类学家终于结束了非洲部落的观察生活,她觉得无比轻松,终于可以跟这个男人说再见了,得出的结论是,这世界上的确存在着完全不一样的两类人,一类像他,就像个被宠坏了的男童,永远都想用破坏试图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嘻嘻哈哈做着最让人心痛的事,又在最伤心绝望时送来一记抚慰,爱情和女人是他巨大的游乐场,他终身要在里面获取最多的欢笑和尖叫,一类是她和她老公之间,稀松平常的爱情,两个人不足为外人道的相濡以沫,除了爱之外,还想吃,想玩,想生个可爱的小宝宝,想到这个世界的每个地方看看,想看看生而为人,到底能有多少幸福。
 
据说,如果一个婴儿在刚出生的那一两年,没受到足够的爱和照顾,那么终其一生,他都会在无意识地寻找着安全感。
 
不过他还是爬了起来,相比起男人来,这世界上有更多女人需要在爱里生生死死,在他摔倒的一瞬间,几乎有好几个女人站出来,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圣洁光环要拉他一把,与其说爱他,不如说是为了成全自己伟大到夺目的爱。
 
看到这一幕,她最庆幸的是当年的复仇计划压根没执行,像赌徒一样,听着那些甜言蜜语,就赌了整个身家性命进去。
 
不过她始终不明白一件事,爱情,到底是属于他这样的人,还是属于她这样的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5562.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