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愿所有人的未来都温暖

爱词语

1 我们小时候很纯洁,炮友就是一起放鞭炮的小朋友。 记忆中过的第一个年,鞭炮占据全部印象。那时的鞭炮不讲究,最…

在线语音播放

1
 
我们小时候很纯洁,炮友就是一起放鞭炮的小朋友。
 
记忆中过的第一个年,鞭炮占据全部印象。那时的鞭炮不讲究,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叫魔术弹,24发,36发、72发,嘭嘭嘭嘭,一发一发弹上天,空中炸出璀璨斑斓的烟花。
 
烟花转瞬即逝,人还在兴奋中,小脸灿若桃花。
 
当时,我住外婆家。
 
地方叫兴业里,百米长的一条小巷,巷子两边青瓦砖木结构的平房,一间挨一间,紧密相连,住了几十户人家。
 
每户人家都有小孩儿,大年三十晚上,纷纷跑出来,各自炫耀备好的鞭炮,像国庆阅兵武器展览。
 
最寻常的是小鞭炮,艳俗红纸包裹,一串二十响,其中必有哑炮。
 
哑炮阴险,点燃不响,凑近去看,砰就炸了。宛如鱼中骨刺,给人以不防备的伤痛。
 
鞭炮质地粗糙,地上立不住,就插在各家的花台里,炸得泥土翻飞,花儿四分五裂。
 
或者嵌在粗大梧桐的树缝间,缝隙越炸越大,最终炸成一个洞。
 
每个树洞,都藏着无忧无虑的童年。
 
后来人们开始攀比,比谁家鞭炮粗壮,比谁家鞭炮响亮,据说是把晦气炸出去。
 
除夕零点,全城如同战争爆发,耳中炮声隆隆,脚下飞炮乱蹿,走在路上,感觉自己像硝烟中走来的战士,油然而生一种壮烈感。
 
如今过年不放炮,全城也烟雾缭绕。
 
无限怀念小时候,世界山青水绿,遍地无害瓜果,地里的萝卜,架上的葡萄,洗洗就能吃,爽脆甘甜。雨后总有股泥土清新味,扑鼻袭来。城市沉寂宁静,就想放个鞭炮闹一闹。
 
2
 
少年时代有次过年,成都大雪纷飞。
 
全城的人像看美女裸奔一样新鲜。有老人说,这场雪百年不遇,实在罕见。
 
于是羡慕北方人。据说他们堆雪人都堆烦了,堆好一个,转身就被人踢散。后来有人把雪人堆在消防栓上,踢的人腿上打了一个月石膏。
 
清晰记得那是大年初二,外面很多人打雪仗。
 
人家韩剧里打雪仗,都很唯美,满是女生的娇声尖叫:欧巴、卡其玛、欧其玛哟……并伴随阵阵爽朗欢笑。
 
成都人打雪仗,响彻耳边的声音是:狗日的、瓜娃子、打死你个龟儿子;你个胎神,有种别给老子跑嘛……
 
情景一下就邋遢了。
 
那天,我和邻家一群少年打雪仗,闷头疯打,相互往对方脖子里灌雪,冷得上蹿下跳,当晚我就发了烧,整个春节在感冒中度过。
 
尽管如此,那次过年,依然给我留下美好印象——全城银装素裹,分外耀眼。
 
后来成年,我再没见过如此景象,日子也愈发难过。
 
3
 
2007年,是我最艰难的一年。
 
年初失业,而后倒腾服装,货款被人骗光,年底又失恋,从头发颠霉到脚趾尖。
 
除夕前夜,我在女友家巷口晃悠,想再见她一面。
 
大概11点,她和现任男友手牵着手,有说有笑走来。我在黑暗处,他们经过我身旁,没看到我,继续谈笑风生往前走,身影双双消失在小巷深处。
 
我手里拎瓶酒,边喝边走。迎面来了三个男人,一人手里拎瓶酒,边喝边走。
 
彼此碰撞了一下,破口对骂。我一肚子邪火,抡瓶就砸,对方也抡瓶砸。三对一,当即我就被干躺了。
 
对方朝我脸上吐唾沫:“胎神,打不死你个狗日的!”
 
我回骂一句,立刻飞来几只脚,在我身上踩踏。
 
翌日除夕,家里请客。家人怕我鼻青脸肿的样子,吓到客人,劝我去外面玩。
 
我不肯走,我爸开口数落:你书不好好读,班不好好上,又没一技之长,天天鬼混,你打算一直混下去……
 
我愤然冲出家门。
 
却无处可去,几乎所有营业场所都关门歇业,我身上也没钱,一副穷凶极恶的形象,可以门神贴来辟邪,去谁家都不合适。
 
我不辨方向地游走,走过一条又一条街,走了大半天,驻足茫然四顾,心中悲愤:连香港都回归十年了,我他妈还一个人在外面晃荡。
 
4
 
夜幕降临,阴雨绵绵,我转悠到骡马市街,上了未来号天桥。
 
桥下冷清空寂,人迹稀疏,横贯南北的干道上,偶有车辆急速驶过,留下一串车胎印。远处万家灯火,每扇窗后都有人影晃动,人们在吃在喝在欢闹,其乐融融。
 
我坐在天桥通道上想未来,觉得没有未来,忽然生出跳桥的念头。
 
这个念头,一经萌生就很难打消。我心里拼命挣扎,摸出烟来,却发现没带打火机。
 
我低头抹泪,悲伤得无法自拔。其间有人路过,异样地看我两眼,快步走远。
 
我默默坐了很久。有个男人走来,掏出打火机,弯腰点燃我叼在嘴上的烟。
 
然后,他把打火机往我手里一塞,没头没脑地说:“兄弟,大家都一样,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我愣了半天,一支接一支抽烟,呆呆地想:是啊,大家都一样,别人都能活得好,怎么就我活不下去?
 
人到这时候,也就无所畏惧了。因为已失去所有,失无所失,死就是认怂,不如拼下去。
 
所以坠入最低谷,不一定是坏事,有时反会让人生出勇气。
 
多年以后,遇到过不去的坎,我就对自己说:原本一无所有,但现在我赢了这么多,再坏也坏不过从前。
 
所以,我感激那个除夕之夜。
 
那晚,我做出一个决定:找到自己擅长的事,不顾一切坚定做下去。
 
不和任何人商量,不管任何人的眼光。
 
那晚,我还做出一个决定:从此不过春节,不对任何人说拜年话。
 
后来的春节,我要么独自远行,要么独自住在外面。坚决不吃年夜饭,坚决不和家人团圆。
 
谁劝我,我就恶语相向,语言犀利如刀,伤人之后沾沾自喜。
 
但这并不让我感到温暖,相反心很冷酷,人很愤怒。
 
对于过年,我有种从生理到心理的强烈反感。
 
直到2013年。
 
5
 
2011年,我认识了一个叫冯海洋的哥们儿,大我几岁,事业有成。
 
2012年,他结婚成家,不久老婆出轨,情人是前男友。他提出离婚,老婆痛哭认错。之后,两人一直吵吵闹闹。
 
2013年春节,他约我出去玩,说我们都是不想回家的人,不如一路向西。
 
大年三十,我们驾车上了雅西高速。
 
一路上,冯海洋骂骂咧咧:“那个死婆娘,一直和前任藕断丝连,估计出轨不止一次。芳草地邮电局王八盖子国防绿,老子头戴绿帽,身长绿毛,整个人都绿透了。自古奸情出人命,车后备厢里有猎枪,她再敢出轨,老子一枪崩一个。”
 
我说你别那么冲动。
 
他瞪我一眼:“谁当了王八不冲动,老子又不是忍者神龟!”
 
我叹了口气,说:“出来玩是寻开心,气坏了不值。”
 
这时,他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号码,又骂:“死婆娘!”
 
随后愤然关机,狠踩油门。
 
我们横跨磅礴大渡河,穿越数条幽深隧道,傍晚抵达泸沽。
 
越往前开越冷清,打算找地方住宿,驶进偏僻小镇,路过家卫生院,院墙上一条粗黑标语:未婚妇女意外怀孕处理站。
 
这地方也太生猛了。我们不敢逗留,加速直奔西昌。
 
在西昌,我们住了两天。天天用标枪般粗长的竹片,串满牛羊肉,自助烧烤。
 
大年初三,冯海洋打开手机,看到数条留言,都是他老婆发的:
 
爸爸脑溢血在医院,你在哪里,为什么关机?
 
医生下了病危通知单,需要手术签字,我签了。
 
爸爸在ICU观察,很危险!
 
接电话,接电话,接电话,求你了!!
 
爸爸说,他想见你一面。
 
抢救无效,爸爸走了。
 
6
 
匆匆返程,冯海洋把车开得像战斗机。
 
开到泸沽,车子抛锚,无法动弹,附近也没修车店,我们沿途拦车,没人停下来。
 
冯海洋急得双眼红肿。我说别急,在这儿等我,我去找人。
 
我徒步走了很久,找到家乡村洗脚房,挑了个妖艳姑娘,给了她些钱,然后带她走到公路上。
 
妖艳姑娘伸手一招,就拦停一辆货车。我和冯海洋从斜旁冲出来,鱼贯而上。
 
司机不愿搭载,冯海洋一副飞起来咬人的表情:“老子有猎枪,你不开车,马上打死你!”
 
赶到成都第二人民医院,天已经完全黑了。
 
冯海洋的父亲躺在太平间,老婆躺在病床上输液,整个人瘦得形销骨立。
 
主治医生说,你妻子守了老人三天三夜,几乎没合过眼,人都虚脱了。
 
冯海洋伏在病床上,拉着老婆的手,泣不成声。
 
走出病房抽烟,他说:“她出轨后,我常常骂她,骂得特别难听,特别狠。却没想到,她这么孝顺,一直守到我爸临终。其实有些事,我们应该学会原谅。如果我宽容点,就不会在外面野,就不会见不上我爸最后一面……”
 
他痛心疾首地哭。
 
我心里抖了一下。
 
7
 
大年初五,我拎着大包年货,回到爸妈家。
 
他们很吃惊。
 
我妈说你吃了饭走吧。说完拉开冰箱门,拿出冻僵的鸡鸭鱼来,然后走进厨房忙活。
 
从玻璃窗反影里,我看到她做菜时,偷偷抹泪。
 
菜肴上桌,我爸问:“喝点儿?”
 
又说我平常也不喝,家里没什么酒,没有82年的拉菲,只有今年的成都红。
 
6年来,我第一次仔细端详他。他两鬓白发密集,气色也差。席间,他只是抽烟、喝酒,说牙不太好了,吃什么都不香,你多吃,你那么瘦。虽然你吃了也不长肉,但还是要多吃。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今年我不忙,回来给你们拜个晚年,祝你们晚年幸福。”
 
我妈乐,我爸挺深沉地说:“嗯,这个双关语还可以。”
 
接着,他喝了口酒又说:“以前,我们不让你干这样、干那样,其实也是为你好。是逼了你,对你粗暴,你不要记恨我们。你的未来,是该你自己把握。”
 
那顿饭吃了很长时间。
 
临走,我妈说:“平常你忙,我们不打扰你,你想回来就回来。”
 
我眼泪差点没忍住,应了一声,疾步下楼。
 
8
 
那天,我又转悠到骡马市街。
 
未来号天桥,两年前就拆除了。它是成都第一座天桥。建造时,几乎全市所有中、小学生都捐了钱。老师告诉我们:这座桥代表着我们城市的未来,四通八达,欣欣向荣,所以叫未来号。
 
可如今,它已消失不见。
 
未来遥不可及,未来也在眼前,眼前拥有的家人、爱人、朋友,最后都会在时光流逝中说再见。
 
你终将发现,善意相待,宽容陪伴,内心就宁静温暖。
 
要相信,由恶意引发的快感,总是特别短。
 
要相信,刁钻歹毒,扮酷装个性,都是别人成长过程中,玩剩下的东西。
 
最后想说:如果有天,你看见一个男人坐在街边,孤独抹泪,不妨递给他一支烟,轻声说句:“兄弟,没什么过不去的坎。”
 
这是我的故事。
 
写在2016年春节,愿所有人的未来都温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5391.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