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我不在你身边的第五百年

爱词语

一在我说起人生经历的时候,刘莫枉并没有完全相信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但我的故事似乎比他手机里任何一个地摊文学都要…

在线语音播放


在我说起人生经历的时候,刘莫枉并没有完全相信我所说的每一句话。

但我的故事似乎比他手机里任何一个地摊文学都要精彩,以至于他最后放弃了挣扎,干脆和我探讨起人生,尽管本质上,我们的人生是相同的。

“这么说,你和我一样,也是个渣男?”很多时候,刘莫枉会把我架在他脖子上的金箍棒挪开,递过来一根烟,眼神里充满着期待。

那是一千多年前的一个午后,南天门旁的一家夜总会,各路神仙都爱混迹的高档场所。

我牵着一匹马路过,一个女孩从里面飞了出来,落在了我的身旁。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紫霞,她的穿着十分性感,不禁让我多看了两眼。

当时,紫霞的眼里闪着泪光,有些委屈,指着大门里的胖子:“你他妈不想给小费,还想摸我的胸!”

那个猥琐的胖子,像是一个世纪没有洗过澡的种猪,醉醺醺地朝我和紫霞扑了过来。

出于防备,我使出了深藏多年的金箍棒,一棒子就将胖子顶到了太白金星家的澡堂。

尽管在很多年以后,胖子每天都要被我狂扁一顿,但这一次我给他的疼痛,他说是他最难忘的。

“那一天,他不该这样打我的,你们说是不是哇!”有时候趁我不在,他经常会撅着屁股跟师父和师弟抱怨起五百年前的那次惨痛教训,博取大家的同情。

那是我第一次在天庭打架,紫霞说从没有人为她这么舍命地打过人,事实上我只是因为洁癖作祟,不想胖子弄脏了我刚从东海龙宫网购的藕丝步云履。

女孩们总是夸大其词并一厢情愿,这让我很头疼,不过,紫霞却有许多怪异和有趣的法宝,这是我最为乐意跟她走到一起的原因。

有一次她带着一只喝了忘情水的鹦鹉过来找我玩,并让它喊我爸爸,结果鹦鹉很不给面子,只“汪”了一声,扑向一只母狗,疯狂地摆动着下肢。

还有一次,她竟然用捆仙绳绑走了如来的金翅鸟说要带我兜风,在我还没坐稳的时候鸟已经不听话地展翅了,我不得不坐在紫霞的后座紧紧地搂住她的小蛮腰飞过了整个凌霄殿,那时候我才知道天庭有多辽阔,才明白人生的风景是没有尽头的。

作为一个从山沟里来的非主流少年,紫霞的生活方式总能满足我小时候对神仙的想象。不过后来我才知道,那都是她为了逗我开心不得已从太上老君的家里偷出来的,为此她受到了不少的惩罚。

大部分的爱情故事都是这样,你试着救一个即将被摸胸的女孩,最后你却成为了摸她胸的人。

坐在瑶池边上,我把这句话说给了紫霞,紫霞二话不说甩了一个耳光,让我滚蛋。

直到有一天,我厌倦了现有的生活真的滚蛋了,紫霞却满世界地找我,逢人便说我的坏话,在那之后,蟠桃园里的那些道德卫士再也没有给我捎过桃子吃。

其实我并不坏,只是相对于男女之事,我更喜欢自由,一个过惯了千山万水的浪子,岂会止步于花前月下的栏栅。

“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我就去跟那个胖子好。”在梦里,我经常会见到紫霞嘟着嘴威胁我的样子,很多次我都想说出“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的实话,可是往往我还没开口梦就醒了。


在我对现在这个世界有限的认知里,有时候很难用简练的语言去概括某一个名词。它形态多样错综复杂,这个时候我们就要用讲故事的手法去注解它。

比如说,渣男。

渣男并没有褒贬之分,世界上大部分的男人成渣,正是因为他们太过于优秀,会做菜会运动、举止优雅谈笑风生、不会琴棋至少也略懂书画、工作起来身上还带着双倍魅力值的BUFF,比如说,刘莫枉。

一个把曾经睡过的姑娘的名字以及时间地点备在excel里的性爱大师;一个曾经集资了所有女友的零花钱去大理开酒吧的诈骗分子;一个可以用不同身份又同时在十几个姑娘之间周旋自如的谎言高手。

而现在,刘莫枉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等待我和他的一场交易。

我推开病房的大门,刘莫枉用一只打着石膏的腿挡住他的视线,上面粘着一张海绵宝宝的贴纸,喜气洋洋。

“你不像是个失忆的人。”来医院之前,我听了太多人对刘莫枉失忆的描述,一个活在信任危机边缘的男人,失忆也会被我想象成是渣男的一种表演方式。

甚至他的心理医生都坦言,他为了暂时地逃避婚约,才想把车开到了大海里。

“只有你能帮我了!”刘莫枉的眼神暗淡了许多。

“咋帮?”我愣了一下,第一次对他产生了怜悯。

“我不想跟小白结婚了。”刘莫枉的嘴角一撇,显得有些无辜。

我没有见过小白,关于她的一切信息碎片都是从刘莫枉嘴里听说的。

两人是在聚会上认识,刘莫枉一见倾心,据说是因为小白的胸很大,渣男们都喜欢胸大的女孩,而且他们也总有办法在有限的时间内问到联系方式。

小白留下联系方式的第二天因公出差,刘莫枉驱车五百公里直奔小白的酒店,趁她开会还没结束,偷偷开个房间,默默在里头写情书,写完后偷偷塞进小白的房间。

刘莫枉每次晚上忙完,都路过小白家楼下停车打望,叫小白从窗户往外看,只见刘莫枉打开大灯,坐在引擎盖上拉二胡,小白一开始并不在意,但突然有一天二胡变成了一架卡车上的钢琴之后,再也把持不住了。

后来两人交往密切,刘莫枉索性偷偷复制小白家里钥匙,每天中午过去做好一桌晚饭,供小白的爸爸妈妈晚上吃,临走前还不忘打扫小白的房间,刘莫枉就像是田螺姑娘,在小白家中神出鬼没。

当然,他的回忆并不是在证明自己有多爱她,而是在强调作为一个渣男的专业素养,更何况在这期间,刘莫枉还有过几次愉快的约炮经历。

因为车祸的缘故,莫枉已然对他口中的小白产生了疏离感。

他说他回想不起当初追求小白的理由,也开始怀疑这里面究竟存不存在爱的成分,他甚至翻开手机比对所有女人的照片,完全记不起里面哪个是他的未婚妻小白。

婚期将至,这是一个极其不负责的行为,可他却摆出一张无懈可击的王牌——我失忆了,而且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刘莫枉了。

“我想让她来选择离开,这就是让你帮我的原因。”莫枉望着窗外,灵光一闪。

我并不惊讶刘莫枉的想法,因为似乎每一个高级别的渣男,在完事之后,都会以好人的形象全身而退,再以受害者的身份博取众人的同情。

“我知道她有个初恋,一直在追她。”刘莫枉从枕头下掏出一叠文件,上面有关于那个人的所有信息。

原来他早已有他的战略部署,我要做的就是引出那个第三方,并且诱导他去继续追求刘莫枉的未婚妻。


而我所生活的那个年代,渣男这个词汇还没有具象化,也没有那么多高明的手段。

我只知道,如果我不爱一个人,我就会千方百计去躲避她,即使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以至于后来,世间才流传着各种关于我不朽的传说。

在那么多版本里,真相只有一个——我之所以在五指山下浪费了五百年的光阴,都只是为了逃避她。

我认识紫霞已有一些年头,她似乎对我的一切信息都了如指掌。

一开始,为了划清和紫霞的界限,我决定辞职回乡,她却在花果山下蹲点蹲了三个月,这一点上,刘莫枉就比我要机灵许多,他从不会把自己的住址透露给女人,去酒店开房,也从不把车停在酒店楼下,以免熟人碰见。诸如此类的注意事项,他都记录在了他的那本《渣男守则》笔记本里。

我躲情债的时候,为了逼迫我现身,紫霞会时不时地绑走几个小动物卖给马戏团和山下的猎人,还扬言要把隔壁黑熊哥的黑风岭给夷平了,弄得我和山里的几个哥们关系变得很僵,后来他们纷纷在各自的山头贴出“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的标语,将我灌醉之后出卖给了紫霞。

紫霞一见到我,没有哭也没有怪我,直接掏出了捆仙绳将我绑回到了天庭,我就像是她的口袋妖怪,必须随叫随到,这让我很不爽。

后来所谓的那些十万天兵天将鏖战花果山的故事,不过都是黑熊哥和几个哥们为了减轻罪恶感而为我杜撰出来的。

回到天上,迫于无奈,我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躲了一阵,紫霞却在门外守了一阵,当我从炉里爬出来的时候,紫霞只是嘿嘿一笑:“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

再后来,我实在逃不过紫霞的纠缠,在卷帘大将的教唆下与众神们配合演了一场大闹天宫的重头戏,结果太入戏玩嗨了搅翻了整个天庭,惊动了高层。

我永远记得当时卷帘大将那副惨白的脸:“哥,这事玩崩了。”

你们曾笑我误把如来的手指当成世界的尽头,事实上,我并不是走不到世界的尽头,而是逃脱不了紫霞的追逐。

当时,紫霞就站在如来的中指后面,调皮地朝我招手,这让我无处可躲。

紫霞笑着笑着就哭了:“你跟不跟我走,再不走你就死定了。”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女孩哭,却又不想前功尽弃,我犹豫了一会儿,坐了下来:“回去吧,你应该有你自己的人生。”

“我知道。”

“知道什么?”

“你大闹天宫就是为了打破界限,重新定义规则。”

“我蛋疼呐。”

“因为我们是神仙呗,注定不能在一起的。”紫霞抹了一把泪,“你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的将来,我知道。”

“我只是累了。”我无奈地叹了口气,仰视着天空,示意佛祖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

只见佛祖双手合十,化作了山崖,随着紫霞的尖叫声,坠落于大地,我仿佛成为夹缝中的藤蔓,所有的细胞都依附在石壁之上,整整五百年无法抽离。

在这五百年里,世界上发生了太多的事。

不过,其中最值得人庆幸的还是胖子,被打回原形,下凡真的当了几回种猪日以继夜地交配,光是这件事就让我整整高兴了好几年,可见我的日子有那么多无聊。

那么紫霞呢,我虽然有过想念,但也从未过问,只是后来在一路打怪的旅途中听妖怪们提到过。

考虑到将来我的故事可能会拍成当代电影,涉及广电总局关于妖精的相关规定,这段过程,我适当性省略。

不过,将妖怪们透露出来的信息合成一句话就是,紫霞已经死了。

“就是小时候经常为我们送盒饭的那个姐姐啦。”

“她死了吗?”

“是的,就是因为他才死的。”被金角大王的葫芦收服的时候,我听到了他和银角大王的对话。

“把他化为脓水,为姐姐报仇。”

“对,把葫芦倒出来,看看死了没有。”

银角大王倒过葫芦,确实有水在滑落,但他们却不知道,那是我为紫霞流下的一整夜的泪。

后面我们仨握手言和,在河边撸串,先是对于唐僧肉的几种吃法交换了心得和意见,酒过三巡,我开始打探紫霞的真相。

“若不是她,你可能要在五行山下被关到三体人进攻地球才释放呢。”金角大王咬开酒盖子。

原来,当紫霞知道只有师父才能解开封印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一切牺牲,至于是如何把师父逼下凡间的,金角大王是这样描述的:“那些日子里她每天带着你师父在网吧堕落,白天劲舞团晚上斗地主,光是游戏币都害他输了好几千两呐。”

“所以说,要不是紫霞姐姐,根本没有大唐盛世,也没有这一趟取经之路,更没有我们在这的对话。”

想到紫霞为了我改变了世界的格局和历史,我不禁黯然神伤。

“再说了,你真的以为吃了唐僧叔叔的肉能长生不老?那都是姐姐为了体现你的重要性,对全世界撒的谎。”银角弟弟嘟着嘴,又撸了一串羊腰。

但是在造物主给出的设定里,所有人都在追求长生不老,即使是一颗浮游生物,它们也努力着修炼成精,也争取了吃一块唐僧肉的权力,但是造物主却没有告诉我们长生不老的真正意义。

“是为了寻找爱呗。”醉意盎然的金角大王点醒了我,一辈子的时间很长,但它不足以真正地爱上一个人,“如果不是真爱难寻,谁乐意活那么久。”

“但是你找到了,或者说,你就快找到了。”临走的时候,兄弟俩深切地握住我的手,“是不是这样,银角?”

“就是。”话音刚落,可怜的银角就被收到了葫芦里,我朝着两人挥了挥手,继续上路。

得知真相的我一路上变得郁郁寡欢,有时候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嗔恨之心打死了许多不该死的妖怪。

“我们走那么远的路,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消除这份痛苦。”师父一直在安慰我这不是我的错,并鼓励我重新站起来,我认为不无道理,直到有一天,我们遇上了一帮劫匪。

“行了,反正我也不想听你打怪的故事,我也是看过原著的。”刚开始的时候,刘莫枉似乎并不喜欢我的讲述。

“原著的真实性只讲到五十六回我打死了这帮劫匪,我现在要讲的就是第五十七回的事,也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面对眼前一脸迷茫的少年,我收回了金箍棒,是时候要告诉他真相了。

“五十七回讲了什么?”

“真假美猴王。”


“爱情的长度不能决定它的质量。”

刘莫枉出院那天,将他的渣男守则送给了我,这是扉页上的一句话,也是我曾经信奉的理念。

此时,我帮他把事情办妥,虽然他很好奇整个过程,但我只给他呈现出结果。

结果就是小白没有来接他出院,而是发来了告别的短信,大概的意思是:“对不起,我不能和你一起走下去了。”

刘莫枉开心地拖着石膏的腿一蹦三尺与我击掌庆祝。

刘莫枉好像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轻松自在了,决定带我去附近的夜店宿醉一场。

很长一段的同居生活里,刘莫枉都无视小白的存在,回家之后,他玩他的手游,她看她的韩剧,两人的影子紧紧交织在一起,身体却异常陌生。两人说话最多的一次,竟是为了花瓶的摆放位置而争吵的时候。

每当小白背对着自己,刘莫枉就用交友软件和白天上班时勾搭的姑娘暧昧。这仿佛是他一天里最快乐的时光。

对面毫无激情又没有任何分开的理由的生活,他仿佛可以预见将来的婚姻——客套地寒暄,以及柴米油盐的商讨,然后将感情和生活的重心逐渐转移到将来对孩子的期望,最后庸庸碌碌地死去。

每次躲在阳台抽烟,刘莫枉都会后悔当初见家长时的冲动以及冲动时提出的不靠谱的婚约。

无数次在清晨醒来,看着身旁熟睡的小白,刘莫枉都问过自己一遍:“难道这就是我的人生?”

好在刘莫枉和我一样,也是个不相信宿命的人,如今,我们都在为打破自己的宿命而努力着。

回到久违的夜店,所有人都将目光集中在刘莫枉的身上,刘莫枉以王者归来的身份一连开了五箱红酒宴请在场的所有人。按照刘莫枉的说法,反正都要回去了,钱留着也没用,尽管我知道他也没什么钱。

喝完最后一杯,刘莫枉醉醺醺地趴在了桌上,眼神有些迷离:“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就跟你回去。”

就这样,我们达成了协议,交换未来彼此的人生。

次日清晨,我将一颗形似麦丽素的仙丹捣碎混在了刘莫枉的咖啡里,这是穿越的道具,每个人都想穿越时间改变过去,而我穿越时间,却只想改变自己的未来。

刘莫枉一饮而尽,还在好奇我如何带他回去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已经逐渐扭曲,历史在我们的身边快速地倒退,时间在扭曲的空间里纯粹到只剩下一片蔚蓝。

“那天我驾车摔进海里的时候,也是这个场景,我好像还看到了你。”刘莫枉瞪着眼,“妈的,我想起来了,那场车祸就是你引起的。”

“抱歉,那天下手是重了点。”我吐了吐舌头,有些歉意,“不过我这么做,只是想更顺利地回到紫霞的身边。”

“为什么?”

“只有你忘记小白的时候你才会变成我,你没发现你身上的毛发越来越浓密了吗?”

“好像真是这样耶。”刘莫枉摸了摸自己的脸,居然有些兴奋。

“也只有你忘记小白的时候,她才会变成紫霞。”我轻轻地嘀咕着。

“你说什么?”

“我们到了。”撕开云层,我们落入了一片树林。

“我穿越了?”刘莫枉对着天空,深吸了一口气。

“走过去,敲一下那个和尚的头,我们的故事就可以继续了。”看着不远处正在啃地瓜皮的师父,太久没见,我竟然有些心疼起来。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我点点头,“不过最后我们经过三方鉴定之后,你要当着如来的面用你手里的金箍棒打死我,而活下去的你将替代我去走完剩下的路。”

“原来真假美猴王里,最后死去的那个才是真的孙悟空。”刘莫枉恍然大悟。

“也可以说之前的我才是假的,而接下来的你,才是真的。”我拉住蠢蠢欲动的刘莫枉,“台词再对一遍。”

“吃俺老孙一棒!”刘莫枉搓着手徐徐跳动。

“好,Action。”

“吃俺老孙一棒!”

电视里正播放着《西游记》,孙悟空拔地而起,打死了六耳猕猴。

一句再平常不过的台词却让依偎在我怀里的紫霞开怀大笑,在刘莫枉委托我去安排小白的前任去找她的时候,刘莫枉并没有想到那个前任竟然就是我,以至于小白想起了无数个前世,也想起了前世尽头的我。

“谁真谁假,孰是孰非,并不重要。”我拉起小白的手,她的一切都还原成了紫霞的样子,“重要的是我不在你身边的这五百年里,作为一个渣男的我,竟然开始相信了爱情,并奋不顾身地爱上了你。”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5045.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