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钟馗的剑

爱词语

我捉鬼已有千余年,任凭什么样的鬼,只消凝神一瞥,从它的来历、宗谱,到罪状,乃至如何收伏,都在我这千杯盛不满的酒…

在线语音播放

我捉鬼已有千余年,任凭什么样的鬼,只消凝神一瞥,从它的来历、宗谱,到罪状,乃至如何收伏,都在我这千杯盛不满的酒肚子里。

日头下面无新事。这是老祖宗一语道破了的。凭着我行走阴阳两界千多年、专干那捉鬼除妖之事攒下的见识,斗胆给老祖宗加一句:月头下,也无新事。

无新事,难有新意。你若将一桩事重复干了千年,就连“打通关”都不在百遍之下,定然对“无聊”这东西理解得出神入化,乃至有绝望之感。但你必须坚持,因为无处可去。俗话说得好,最寂寞是神仙。

我叫钟馗,玉皇大帝亲赐封号“降妖伏魔神威大将军”是也,民间百姓称我为“万应之神”。

神仙的苦恼无人诉说,所以我贪几杯酒。当然,也因贪酒,误了不少捉鬼的正事。

那日,玉帝的座驾玉麒麟亲自给我传口信:“南方象山之处,不日将有戏台搭起,戏名曰《钟馗伏魔》,玉帝惜你千年恪守,难免烦闷,特赏此戏,予你解忧。”

玉帝果然体察民心,呵呵。不过,一台戏怎能解我千年之忧,不过如杯中酒,穿肠而过罢了。

是日甲午年正月十七,清晨三壶酒下肚,我懒懒地取来当朝万象地图。说实在的,人间能演出什么好戏来,更何况演的是我钟馗捉鬼。罢了,权当去看一场笑话吧。

当我展开地图时,不禁呆在当下。象山之处有鬼气弥漫,此气若隐若现,无形无状,竟是我从未捉过之鬼。

我沉睡许久的兴奋感被勾了起来。

怪了。

但凡人类,是万万看不到我的。妖魔鬼怪见我则不敢直视,也有那道行深的,即便与我对视,目光中也有胆怯。对面的这个人,明明看到我,不仅不怕,还笑嘻嘻地请我喝茶。

我屏息凝神,想证出他的来历。一证之下,大惊失色。此人并非鬼怪,千真万确是人,稀奇的是,他有一颗鬼心。

我钟馗捉鬼除妖无数,从未陷入今日的尴尬两难中。人身鬼心,我捉是不捉?又如何捉?

“喂!钟馗,叫你呢!”他催我喝亲手泡的大红袍。

“我只喝酒,不喝茶。”我冷冷打量他,拿出酒壶来。

“也好,我陪你喝酒。”他撤去茶盘,换上酒盅。

这小子倒是个爽快人。

“我叫陈坤,是个演员。这一次我演你,心里正没底,没想到你来了。结个兄弟吧,先干了这杯。”他仰头一饮而尽。

这人越是坦露诚恳,鬼心便越发怦怦跳动。我几番跃跃欲试,想拿下这颗鬼心,硬是生生按捺下去。天庭律令,若滥杀人类,我定然要去监刑司领罪了。看来这一回,我须得多出几分耐心了。

“结个兄弟,倒不是不可以,不过,我比你大一千多岁,称兄道弟的有点吃亏。”

“馗哥,你真有幽默感。哈哈哈!”他笑起来,还当真是又萌又无辜。

靠!那颗鬼心,又在跳了。

第二天,我去他演的那台戏里探班。这小子完全不会演,差点把一个捉鬼大英雄演成奶油小生传。我钟馗虽说两袖清风,虚荣心还是有的,让后人看到我那副呆样成何体统。

他看出我有点恼,不好意思地说:“馗哥,你等我几天,我会入戏的。”

“入戏”这个说法让我茅塞顿开。入了戏,人就不是人了,心为何物,即为何类。我忽然觉得手中的剑有些痒。

当晚,我又去找他。这一次,是来给他讲戏。

他听得双目炯炯有神,那束光直刺我的眼睛。刺得我心有些内疚。

钟馗,你是个捉妖士!嫉恶如仇是你的本性,降妖除魔是你的职责,这世间鬼怪,无论藏身何处,定要将它捉拿,切不可为幻象迷失,断不能有妇人之仁!

我不断这般告诫自己。并且以一个老牌捉妖士独有的职业操守与耐心,等待他人鬼合一的那天。

混在戏班里的日子,倒是逍遥。没几天,我就看出了里面的三教九等。没想到,这个叫陈坤的小子居然算个角儿。既是角儿了,就有角儿的待遇。这天拍吊威亚的戏,明明可以让替身上,他偏要自己上。为了入戏,真是挺拼的。

我站在监视器后面,见他站在悬崖边上,挂好钢丝准备往下摔的时候,我忽然笑了起来。我在笑他的傻,我想他应该听见了,因为这声笑扰乱了他的心,以至于他的头重重地撞到了角手架的铁管上。“砰”的一声巨响,我竟然有点担心,在众人围上来之前,第一个查看了他的伤,好在,命还在。

那晚,为了安慰他,我带他去看了一场电影,正是一年之后上映的《钟馗伏魔》。他看得非常入神,出了影院后,我发现他满脸都是泪。

“你哭啥子?”我啃着他请我吃的凤爪问他。

“我知道怎么演了。谢谢你,馗哥。”他像哥儿们一样搭了下我的肩膀。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知道了?别等演的时候……喂,这哪家做的凤爪,太辣了!”我甩开他,走向路的另一边。

“放心吧,我会演好的,因为,我刚才看到了钟馗的心。”

“什么心?”我一边啃着凤爪,一边拿酒来漱口。

他坐在路边的石墩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我:“馗哥,你是捉鬼的对吧?你怎么知道谁是鬼,谁不是?”

我一愣,酒壶停在了半空。“你丫怎么知道现在是高兴还是难过,你长着心呢对吧?我也有心,只要我的心在,自然知道你是人是鬼。”

他笑了:“你怎么知道你的心不是鬼心?”

我有点恼怒,半天没说出话来。

他大概觉得自己失言了,有点愧疚地说:“算了算了,不聊这些,喝酒吧。”

这小子酒量不怎么样,但是挺敢喝,那天一直喝到醉,趁着酒劲恬不知耻地念:“身名判作梦,杯盏莫相违。”后来他不知从哪里找来烟花放。我看见数不清的精灵在夜空里乱窜,心里隐约地感觉到,这场捉鬼的戏,就要到头了。

我至死都记得那一场戏。就是在酒醒后的第二天。我看了他戴上乱发贴上胡子之后的眼神,心里想,差不多有了。那天我的剑一直在手里没松开,握得手心里都是汗。

摄影机开动的时候,我亲眼看见了什么叫“入戏”,那颗鬼心怦怦地跳着,吃掉了他整个人。我举起剑,瞬间闪到他面前。我知道,杀戮的时候到了,我已经准备好。没想到,他缓缓地将视线转向我,一双透明的眸子照着我。那双眸子像一面镜子,我从里面看到了自己。

我看见的东西,是平生所见最恐怖的景象,一时间如五雷轰顶,我从空中摔了下来。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收工后了。这小子坐我旁边平静地说:“我早就知道你是鬼。”

从那以后我变得沉默寡言,因为要思考一些事情。

我在剧组整整住了三个月。杀青的那天,不得不走了。他送了我一程,临走时送我一句话:“记住,以后有人要是问你星座,你就说是水瓶座的。”

我问他:“没别的了吗?”

“没了。”他说完转身就走了。

我大喊:“再放支烟花吧!”说完我就放了。他听见烟花的声响,连头都不回,只挥了挥手,做了个骂人的手势。

我笑了。拍了拍手,假装很洒脱。然后我把那支剑扔到了沙子里。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5042.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