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礼物的假期

爱词语

1万万没想到,我成了偷窥者。我轻敲键盘,监视器的画面在公寓外的过道、卧房、工作室、客厅间切换。公寓客厅被改造成…

在线语音播放

1
万万没想到,我成了偷窥者。
我轻敲键盘,监视器的画面在公寓外的过道、卧房、工作室、客厅间切换。
公寓客厅被改造成最大卧室,东墙一侧放置着木制大床,被单洁白如新。
客厅里身着间条宽衣的轮椅男就是林晓。
林晓微笑的时候,笑容会从嘴边缓缓流溢到眼角。他从不吝惜自己的笑容,仿佛从没被病痛所侵。
我不知道林晓得了什么病,只知道他要在女友小晴的帮助下才能从床上顺利下到轮椅里,瘦弱的臂膀也只能做简单的按压动作,通过按压扶手上的按钮控制轮椅前进、倒退、拐弯。让我想起霍金那台智能轮椅。
小晴正在帮林晓修剪指甲。从衣柜里闲置的工作装可看出她曾是位上班族,辞职后全身心照料男友起居:
清晨,替林晓按摩全身、活络筋骨,看似简单,却要花上半天时间。其间,两人常聊起过去的事情,从相遇到相爱,恍如发生在昨天。
午后,坐到客厅钢琴边,随意翻开一页曲谱,乐曲很快飘满整间公寓。
小晴演奏的时候,林晓喜欢安静地看着窗外,熟悉的笑容却渐渐隐去。
他在想什么?我忍不住问自己。
如果有一天,我失去生活自理能力,活下去的资本依托于所爱的人不断自我牺牲,我会怎么做?
我问过自己五次,每次都有不同答案。
公寓还有第三位住客,小晴的哥哥秋硕。
两男一女同居一室,原本是多吸引眼球的题材。我常常叹息。
秋硕毕业于MIT,不苟言笑的理科男,林晓的自动轮椅便出于他手。目前就职于市里的传媒公司,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从一日三餐到洗衣清扫,所有家务都压在他肩上。
就像小晴心甘情愿看护林晓一样,秋硕也默默守护着妹妹。
忘了介绍,我现在的位置是林晓公寓的正对面,两幢楼相隔不过五六米,而我本应该利用假期和女友加岩出去旅游的。
都是因为那张见鬼的杀手从业执照。

2
时间倒回一周前。忙碌了大半年,我迎来长达两个月的假期。
我赖在床上不起来,构想与加岩自驾游出行线路,一边拿出手机,习惯性打开杀手APP定位签到,装X更新状态:清晨一杯清茶一张报纸,才叫生活……
什么叫幸福?幸福就是看杀手同事累成狗,自己在被窝里睡成猪。
我满怀优越感,清闲地查看起其他同事的状态:
离我最近的是杀手莫雷,APP显示只有0.63公里。转发日志:神奇,杀手界你不得不信的十大……
胡扯,直接略过。
巴斯(距离2.01公里,心情糟糕):新买的左轮手枪炸膛了……还好手没事……他还上传了照片,哭丧的脸被浓烟熏成灰黑色。
我同情地在照片下点了个赞。
柯刀(距离9.67公里,连续刷屏状态):本人新书《如何防止被杀指南》终于出版!
饶有兴致点进去,所有配图都是柯刀的自拍,时而仰视秀挺拔鼻梁,要么低头作沉思状。这TM和新书有半点关系吗?
我当即选择屏蔽此人状态。
女杀手玲王奈(10公里外):新老顾客,即日起转发本状态并集得16个赞,可享受免费猎杀服务一次。复杂的世界里,一枪就够了……
下拉刷新之后,一个新登录的杀手窜到手机屏幕顶端,头像闪烁着番茄红。
这代表该杀手受投诉过多,每一次投诉会扣除基准分10分,不足30分头像就会变红,提醒杀手执照处于吊销边缘。
有人要倒霉了。我幸灾乐祸点开那人资料。
李悟(距离0.00公里):清晨一杯清茶一张报纸,才叫生活……
整个世界变得安静了。
是我自己……一定是我猎杀费用收取过低,业务成绩又太突出,遭到了同事嫉妒,才屡次投诉我。
随后,我又陷入沉思。
一旦杀手执照被吊销,我只能参加恶心人的九选二考核,万一没通过,就只能转为地下无证杀手。
地下无证杀手……这意味着……我再也无法在杀手网上商城享受会员八折优惠了,每年圣诞杀手组织送出的小礼物肯定也没我的份额了……
我决定补救,补救的最佳方式便是“建模”。
所谓建模,是将某一区域内居民的身份职业、人际关系、嗜好偏好以及日常起居习惯调查归档,为杀手组织建立详尽的人事档案,编织出一张无形的社会关系网。
杀手组织要这东西干吗?
举个简单例子,金先生请杀手猎杀女儿的秘密男友,既然是秘密男友,你不可能指望金先生去调查他的身份,这时候如果有芬利高中建模档案,作为杀手的你很快就能锁定哈尔,这小子放学后总带金家妹子去后山小树林。
但锁定哈尔只是第一步,万一哈尔有个暴脾气、喜欢玩来福枪的非主流乡村重金属老爹,你又运气不佳,去哈尔家猎杀时他老爹正举枪擦拭,你俩双枪相对却不见哈尔踪影,你怎么办?
“对不起,走错房门了。”
“哦,没事。”枪响。
所以,猎杀必须选择正确的时间、地点执行,成功率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建模档案。
不过,建模实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再说,社会关系网更新日新月异,注定了建模工作量与日俱增。
通常来说,只有实习杀手愿意建模赚积分。眼见人手吃紧,杀手组织使出杀手锏:每完成一区域建模,奖励杀手执照基准分100。
面对这样的规则我还能说什么?
壮士,出征。

3
我所建模的楼高六层,隶属布鲁克林区。一架老式电梯直通顶楼平台,每天都有不同肤色女人上去晾晒衣物,四周没有任何起到保护的扶手。
从底层101起,我按顺序监视、探听楼里发生的点滴,尽力绘制出居民生活起居网。
日出日落,早出晚归。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是枯燥、重复的,走得再累,跑得再快,回头一看只不过在原地踏步,不前不进。嘴上说着平淡是真,脑子里却一次次幻想着逃离,现实中又不肯放下已拥有的。在犹豫与踟蹰间,时光就这么悄悄流逝了。
我并不是偷窥狂,遇上一些不该看的镜头会逼自己到窗口透透气。实在忍不住瞟上几眼,事后也一定对着监视器郑重道歉。
几天后,监视目标轮到201,两室一厅无阳台的公寓,也就是林晓家。
利用林晓与家人到医院复诊的半天时间,我潜入他家,在天花板等多处地方嵌入针孔摄像头、窃听器。
本以为又是一次无味的监视经历,不知不觉竟已过去两周。
林晓、小晴、秋硕三个人的命运畸形地纠缠羁绊在一起,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在我看来,小晴对林晓的爱接近一种病态的偏执。
在家的她着装随意,一头长发也疏于打理,用黑绳简单扎起马尾。她本是稍打扮就能勾走男人魂魄的美女。
如今,她将所有时间奉献给男友,把自己的人生箍死在狭小的公寓里,与林晓紧紧捆在一起,好像一晃眼林晓会从她身边蒸发一样,最难以容忍的是连洗澡上厕所都要推着他一起。
后来我才知道,林晓曾试图自杀。在他病情尚未恶化,双臂还能支撑身体重量之时,趁小晴、秋硕外出从窗口翻下。所幸楼层不高,被路人所救送往医院,才保住性命。很难想象乐观的他会做出这种傻事。
这之后,小晴变得非常极端,为防止男友再度轻生,将窗户四周焊上栅栏般的防盗窗,换走带棱角的家具,丢掉厨房里所有刀具、剪子,几乎一整天陪在林晓身边,一日三餐也改由哥哥秋硕外带。
入夜了,小晴不回卧室,就坐在客厅林晓床边的靠椅里入眠,有时身子前倾倚在床尾,林晓发出一点细微动静,她都会立刻醒来。
长期的牵挂与劳累,小晴的身体越来越差,惨白的脸上看不到血色。
但是她知道自己得坚持下去,必须坚持下去。
我不知道这样的生活已有多久,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我也不敢去想象三个人的未来,就像孙猴子在他们每个人身旁画了一个圈,如何也逃不出去。

4
监视进入第四周。
201室的建模早已完成,我却没有换下一家的意思。
这家人的生活,究竟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监视画面上的林晓依旧坐在轮椅里,慢慢靠近窗台,月亮在防盗铝条间若隐若现,透出光亮。
一天当中,只有晚饭后那一小时是林晓的独处时光,秋硕和小晴通常会在隔壁的工作室里忙碌。
因为要带晚餐回家,秋硕每天准点下班,公司作业无法完成,只能延续到家进行,所做的是视频、录像的后期制作与剪辑,小晴充当助手。
小晴虽不懂具体剪辑操作,之前的工作却与影视编剧、发行宣传有关,在一旁观看完视频资料后,总会给秋硕提些思路、建议,毕竟一家子的吃喝都得倚仗哥哥这份工作。
说是工作室,也是秋硕的卧室,除了一张小床外,更多空间被半旧的电子设备占据,紫色木桌横在室中央,上面摆放着两台电脑液晶屏:一台用来播放、剪辑秋硕从公司带回的影视录像资料,另一台则时刻直播客厅中林晓的影像。
是的,即使一墙之隔,小晴还是放心不下林晓。她在客厅电视柜下安置了摄像头,装上拾音器与工作室里的两台电脑相连,摄像头闪着蓝光,像一双眼睛紧紧盯住林晓。
为避免男友轻生,她甚至变得神经质。
有一次,林晓只是稍微靠近厨房煤气,小晴便立刻从工作室冲出,像大人责骂小孩那般制止男友。
我猛然意识到,与我相比,小晴才是真正的监视者。
我也有些同情林晓,他像一个囚犯,或者说,更像不谙世事的幼子。
恋人的关系,就这样产生了奇异的偏差。
这还没完。
两周前的夜晚,秋硕和小晴工作得头晕脑涨,误将两台电脑都用来播放、剪辑公司的影视视频,快结束时才发现直播内容被替代。这可吓坏了小晴,她失魂般奔到客厅,看到林晓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
事后,小晴请来原先公司的编程同事来家里设下程序,但凡开启工作室电脑,至少保持一台电脑进行客厅直播任务。即是说,倘若再昏头两台电脑都播放公司带回的录像资料,其中一台将自动切回直播状态;如果只开启一台电脑,则时刻保持直播状态,无法播放录像类视频。
如此异想天开的程序设置竟真能实现?我哑然失笑。
小晴脑中的弦随时都是绷紧的,再这样下去,林晓是安全了,她自己迟早精神崩溃。
这也是秋硕所担心的。
“该为林晓找个护理工了,替小晴分担些压力。”
秋硕不止一次这样说过,只是微薄的薪水养活三人已是不易,哪里还承担得起高额的护理费,借钱,又不知向谁开口。
然而,秋硕很快有了主意。
林晓的轮椅当初由自己制作,设计图纸也保存至今,虽然算不上新式,但他自信有成本优势,噪音又小,倘若有商家愿意批量生产,将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哪怕只卖出设计图纸,也足够保证小半年的护理费。
当晚秋硕便为轮椅拍摄宣传视频。为全程真实记录使用情况,拍摄用的就是电视柜下的摄像头,林晓自然成为演员的不二人选。
拍摄开始。
林晓驱动轮椅前行、拐弯,行至门前,利用轮椅前的小触手开门离去,继而又返回客厅,对着镜头露出招牌式微笑。
完美。全程无需他人帮助,轮椅驱动的声响也低如蚊音。我想。
小晴在摄像头拍不到的死角里看着林晓的一举一动,自由的林晓会不会让她觉得有些陌生?
摄像头上装了视频采集器,在工作室做了简单画面处理后,秋硕带着存有视频的U盘和设计图纸匆匆离去,一连几晚到半夜才回,回来后却一言不发,闷头睡去。
看来,事情进展并不顺利。
也是从那时起,我注意到林晓与秋硕之间多次的窃窃私语,每次秋硕都一脸凝重,连连摇头,说话声轻到窃听器都捕捉不到。
小晴问起,两个人却守口如瓶。
靠,到底在搞什么?监视器前的我一脸迷糊。

5
监视第五周。
那天晚上天黑得很早,云彩低垂仿佛积压于地平面之上,空气里满是泥土与青草的气息。
暴雨将至。
晚饭后,秋硕像往常一样走进工作室,他改变了主意,准备对那晚拍的轮椅宣传视频进行后期剪辑、渲染,再拿去跟商家洽谈,小晴当然又得充当副手。
进入工作室之前,林晓叫住她。
林晓感冒复发,天蓝色的口罩紧贴脸颊,看上去更加瘦削。
“为我弹首曲子吧。”林晓说。
小晴眨眨眼睛,不明白林晓的用意,还是在钢琴旁坐下,打开乐谱。
“我想听久石让那首。”林晓说,“第一次见面时你弹的。”
小晴点点头,柔美的音乐在她修长的指尖流泻。林晓闭上眼睛。
那是一个突降大雨的闷热夜晚,湿透的林晓奋力奔到人行道旁。隔着透亮的落地窗,他看到琴行里正在弹奏钢琴的小晴。
这妞不错!
林晓心想,慢慢凑近落地窗。小晴注意到他时,他已将整张脸贴到玻璃上,鼻尖被压成圆饼。
然后,林晓目睹了这辈子见过的最美笑容。
“现在想想,最美妙的时刻不是热恋,而是有人忽然闯进你心里的那一瞬间。”轮椅里的林晓抬起头,目光澄幽,“仿佛拥有了新的世界,叫人相信所有的剧本都是为你我而写。”
琴声悠悠,徐徐停下。小晴的眼眶已湿润。
没人会想到,原本充满希望的剧情会急转直下。
“所以,要活下去啊。”小晴说,咬住干裂的嘴唇。
“去帮秋哥吧。”林晓说。
小晴拭去泪水,确认电视柜下的摄像头已打开后,走入工作室。
工作室里,两台液晶屏像往常那样开启着。
秋硕已经开始忙碌,目不转睛看着那晚拍摄的轮椅宣传录像。
小晴的注意力则全在另一台电脑的直播画面里:钢琴边的林晓已拉下半边口罩挂在右耳上,背靠着墙若有所思。
小晴盯着直播出神,她一定也发觉刚才林晓的反常。
“我打算给视频补拍一些细节,再做个片头。”秋硕说,却不敢直视小晴。
“嗯……我看看。”小晴的视线这才从直播屏上移开,落在轮椅宣传录像上。前几天秋硕外出跟商家洽谈到深夜,并未在工作室内开工,这还是小晴第一次看那晚拍的视频。
录像流程小晴已大致了解,视频里林晓驱动轮椅前行、拐弯,行至门前、出门……秋硕举起遥控器,画面突然定格。
“就看到这吧。”秋硕说,没有转过身,“关于补拍的细节你有建议吗?”
“还是要抓住产品特点……”小晴说,不时瞟两眼直播,并没有留意哥哥的异常。

哪里出了问题……不安的感觉涌上我心头。
刚才的轮椅宣传录像并未播放完整,我记得结尾应该是林晓从门外回到客厅,露出招牌微笑。
为什么秋硕将录像暂停、定格在林晓出门后的瞬间?
由于角度关系,电视柜下摄像头的极限拍摄距离只到门前,所以录像上门虽然敞开,却看不到门外的场景。
不对,不对……我紧紧盯着监视器,违和感越发浓烈,直到我捕捉到一个不可思议的情景:
明明已经暂停的轮椅宣传录像,画面里有东西微微一晃,倒映在门前的白瓷砖上,一闪即过。
难道说……我倒吸凉气。
这不是录像,而是直播!
林晓是真的出了公寓没有回来。
而小晴根本没有察觉。本来她多少能注意到客厅的细微动静,然而电视柜下的摄像头加了拾音器,林晓离开的声音同样被传到工作室的电脑扬声器中,两边声音重合,小晴误以为那只是“宣传录像”发出的声音。
刚才秋硕举起遥控器其实什么键都没按,为的是造成“宣传录像”暂停的错觉。
另一台电脑播放的林晓戴口罩倚靠墙边的画面,才是真正的录像。三周前林晓重感冒,曾连续一周戴口罩。
小晴以为的“直播”,只是三周前某一天林晓独处时的监控录像,被秋硕调出来。林晓之前要小晴演奏钢琴,便是替工作室中的秋硕争取时间。
小晴被误导了。林晓今晚戴上口罩靠近钢琴,是有意让小晴混淆直播与录像。小晴走后,林晓摘掉口罩,尽量模仿那晚录制轮椅宣传录像时的动作,在小晴的眼皮底下离开公寓。
一切都是林晓与秋硕策划好的,这就是两人窃窃私语的真相,秋硕抵触过,但最终还是选择配合。
只是,林晓要去哪里?
喂喂喂,你男人跑了!我对着监视器大叫,小晴当然听不见。
我忙将监视器切到公寓外过道,林晓已驶入电梯。
3楼,4楼,5楼,6楼……
我的心渐渐下沉。
林晓的目标是顶楼那没有护栏的平台……
我忽然明白了他的用意。

我思来想去,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当我从平台跃下之时,所有禁止你们生活的怪圈都将消失。

妈的。我大骂一声冲到窗边。
如今,只有一种方法能救林晓。
我拉开窗帘,举起马克22瞄准林晓家的窗户。
听到枪响,小晴出客厅发现男友出走,也许还来得及上平台制止他。
风声起,细小的雨点打在我手背上。
不知为何,小晴那憔悴苍白的面容浮现于我脑海中。
这真的是好选择吗?
我踟蹰了,迟迟没有扣下扳机……
骤雨倾盆而下。

现在想想,最美妙的时刻不是热恋,而是有人忽然闯进你心里的那一瞬间。
仿佛拥有了一个新的世界,也相信所有的剧本都是为你我而写。
我不能挽回脱轨的世界,无法纠正剧情的急转直下。
唯一能做的,是亲手将它们毁灭。
抱歉。
但是我爱你。

《杀手的礼物》系列之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4725.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