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永远在一起

爱词语

寺岛先生在一场空难中不幸遇难,他的女友幸子听闻此消息,悲痛欲绝,一连几夜都无法入眠。痛苦掠夺了她所有的睡意,她…

在线语音播放

寺岛先生在一场空难中不幸遇难,他的女友幸子听闻此消息,悲痛欲绝,一连几夜都无法入眠。痛苦掠夺了她所有的睡意,她只能干干地躺在床上,使劲合上眼睛,大脑却始终高速运转着,难以停歇。

过度的疲惫使她精神变得恍惚起来,也不知是梦境还是什么,她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正对着她,穿着一袭黑色连帽披风,整张脸都被帽子遮住。至于再具体的形象,幸子也无法看清,只是一团黑漆漆的人影。

“你很想念寺岛么?”幸子隐约听到那人在对她说——其实她听不清任何声音,但她却理解了那人的话语,确确实实是这么一句话,似乎是那人直接将话语的含义传递到幸子的脑中,而无需通过言语和声音。

“是的,我爱他,他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幸子说。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使你和他一起,你愿不愿意接受?”

“……什么?”幸子感到不解。

“我可以把他送到你的梦里来,只要你一入睡,你们就能在梦里相见。”

“这……这是真的么?”幸子不敢相信。

“那当然,不过,一旦你同意了,就再也无法撤销了,他将会永远在你的梦里,永远。”

“那一点也没关系,甚至,这样才更好呢。”幸子说,“只是,这真的这么奇妙?每次我睡着,都可以梦到他么?”

“是的,幸子小姐,每一次,只要你睡着,就一定会做梦,并且只会梦见他。”

“哦,”幸子说,“有他就够了,他就是我的全部。”

“那样的话……您愿意接受么?”

“是的,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再好不过了,请麻烦您将他送来吧!”

那个人影便不再回答了,他只是站在那边,渐渐抬起头来,从那深色的帽子里露出两只眼睛,仔细看去,竟然是两个眼睛大的圆孔。幸子感到自己正在被那圆孔吸进去,等到全身都在那孔里了,才透过那个孔发现,眼前是一片广袤的海洋和金黄的沙滩。一个穿着泳裤的男子刚从海里爬上岸来,看见幸子,便高兴地挥起手来打招呼。

“寺岛!”幸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幸子!”寺岛从远处一面跑过来,一面欢快地叫道。

幸子飞快地扑了上去,紧紧抱住寺岛,将头死死地埋在他怀中。她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情绪。

“你在哭吗?幸子。”寺岛温柔地问。

吵闹的铃声把清晨和幸子一并叫醒。幸子这才发现,自己终于又尝到睡眠的滋味了,并且还梦见了心中最爱的人,心里感到久违的温暖。然而温暖散去后,幸子依然不得不接受寺岛已经去世的事实,不免更加悲伤起来。

同往常一样,她在公寓边的便利店里买了一份三明治,就坐上公交车上班去了。一路上她不断地回忆那个梦境,生怕这温暖的记忆会消失。若生活是一道伤口,那梦境便如同创可贴。即使一切都无法改变,但至少是一种抚慰,不是吗?

“今天你看上去精神好多了!”幸子一进办公室,同事中村就敏锐地捕捉到了她的气色。

“是啊,失眠终于有所好转了。”幸子说。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中村由衷地感到高兴,“是我之前推荐的那个‘睡前运动法’起了作用吗?”

“‘睡前运动法’?……哦,是呵,我昨晚绕着晓起公园跑了好久呢,真是多亏了您的建议!”幸子嘴上这么说道,但事实上她早已不记得中村的建议,也压根没有在公园里跑过步。

“不过这倒是个好主意……”幸子暗暗思忖,“为了见寺岛,我可不能再失眠下去了。”虽然她心中对于昨晚那段神秘而古怪的对话将信将疑,不过她认为值得一试。反正也没有坏处嘛。

于是下班一吃过晚餐,幸子就回家换上了运动的装束,去晓起公园跑步了。没跑多久,便看见中村也穿着一身蓝色运动装,向着自己迎面跑来。

“这么巧,你也在这里?”幸子说。

“是啊,我想,两个人一起锻炼的话,或许不会那么无聊。”中村说。

“呵呵,是啊,”幸子说,“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两人便一面跑着,一面说笑,直到天色渐晚,幸子跑得一身是汗,筋疲力竭,中村也气喘吁吁,两人才各自分别。

回到家中,幸子兴冲冲地洗了澡,然后扑通一下跳到床上,关了灯,充满期待地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果然,运动是最好的安眠药,不一会,幸子便进入了梦乡。她站在摩天轮的舱里,寺岛身背一双五彩的翅膀,在窗外跟随摩天轮一并转动,并对兴奋的幸子做出调皮的表情。

“你哪里来的翅膀呀?”幸子问。

“梦里面,想有什么就有什么,来,牵着我的手。”寺岛将手透过玻璃,伸了进来。

幸子牵着他,走出了摩天轮,发现自己也长出了翅膀。两个人都停在了空中,俯瞰脚下的游乐场,火红色的过山车凶猛地从身边飞过,巨大的海盗船在不远处摇摆,两人开始翱翔起来,幸子觉得自己像一颗幸福的泡沫,跟随着寺岛不断地升空。而寺岛的音容笑貌,都是那样的熟悉和真实。

幸子感到自己的心都快融化了。

之后的时间里,幸子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好,尽管每天醒来时依旧会为寺岛已经去世的事实而感到难过,不过梦里的寺岛和现实中的,又有什么两样呢?幸子已经完全把梦境当做另一个现实了。现实与梦境对于她来说,就好像公司和公寓一样,只是同一个世界的两个地点而已。

幸子就这样每天和寺岛在梦里约会。他们时而在草原上一起喂养白色的天马,时而在繁星之间追逐嬉戏,时而在幸子的家里相拥入睡,时而又在战国时的城墙上为一场旷世之战而心惊胆战。幸子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幸福,她甚至觉得寺岛在世时都不曾有过如此美妙的经历——是啊,梦境比起现实来,是多么的诱人和绚丽,如果不醒来,它所构造的真实感,与现实又有什么区别呢?

“这样真好。”幸子说。

“是啊。”寺岛抱着幸子,温柔地回应道。

我们会这样天长地久的,是吗?”幸子问。

“那当然,”寺岛说,“只要你还能睡觉,我们就会永远在一起。”

“这实在太美妙了。”幸子把寺岛抱得更紧,脸上洋溢着甜蜜的微笑。

下班时分,幸子看着办公室外的大雨,心情无比惆怅。

“又要淋成落汤鸡了呢……真是麻烦啊。”她一面收拾东西,一面说。

“幸子小姐,”一旁的中村说道,“不如我开车送你回去吧。”

“啊,不会很麻烦您吗?”

“哈哈,这不会。我正巧要去亲戚家,顺路呢。”

“那真是太感谢您了!”幸子说。

车到幸子楼下,中村出来为幸子开车门,打着一顶巨大的伞。

“实在是太谢谢您了!要不是您,我现在一定浑身都湿透了呢。”幸子再度感谢道。

“哈哈,就像绕着晓起公园跑好步那样吗?”

“是啊,呵呵,那我回去咯。”幸子说着,便准备离开。

“幸子小姐。”中村叫住她。

“嗯?”

“我想和你交往。”中村突然认真地说。

自第一次看见幸子时,他便爱上了她,直到寺岛遇难之后,他也一直想方设法帮助幸子恢复心情,悉心地和她一起处理寺岛的后事。幸子慢慢又变得开朗后,他也终于下定决心对她告白。

“啊……”幸子显然因这突如其来的告白而不知所措,“这……很抱歉,我心里有人了。”幸子犹豫了一会,说。

“谁?是寺岛吗?”中村焦急地问。

幸子低下头,没有说话。

“唉!”中村叹了口气,“可是……生活总得继续,不是吗?”

“是,我知道,只是……”幸子摇摇头,露出无奈的笑容,说,“不管怎样,谢谢你的好意。”

“好吧,”中村说,“或许我还是太着急了些,对不起。”

“没关系啦。”幸子安慰道,并上前给了中村一个拥抱。

“真是很温暖呢。”中村说。

幸子却似乎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心事,一言不发。随意附和两句便着急地回去了。

“今天,”幸子在梦中说,“中村向我告白了。”

“是那个同事么?我早就说过他对你有意思吧。”寺岛说。

“嗯……”

“你怎么说?拒绝了吗?还是……”

“我当然拒绝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人。”

“可是你看上去不太高兴。”

“……他人很好,对我也特别照顾。”

寺岛走过去,吻了幸子,说:“可是你不爱他,不是吗?”

“嗯……”

“所以嘛,别多想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梦可是永恒的呢。”

“寺岛君,”幸子说,“能不能抱抱我。”

“嗯?这么严肃……”寺岛走过去抱住她。

“果然没有一点温度呢……”幸子心里暗暗地想道。

往后的日子里,中村正式对幸子展开了追求,除了在工作和生活上悉心照顾之外,还不断地约她去各种有趣的地方游玩,虽然现实中的游乐场所不如梦境里奇谲和意外,但是却依然使幸子兴趣盎然。终于在一次出差归来之后,幸子答应了中村。

“我……我和中村在一起了。”幸子在梦里支支吾吾地对寺岛说。

“你说什么?”

“对不起,寺岛君,对不起。”幸子几乎要哭出来。

“你怎么可以这样!”

“可是我真的没有理由拒绝他,他的手那样宽厚,他的怀抱那样实在,他可以告诉我项目中的文件该如何处理,也可以在大雨滂沱的时候开车送我安全到家。他是那样的真实、实在。对不起。寺岛君,我爱你,我再也不会对另一个人付出这样的爱,可是梦里的你太虚幻,我们拥抱的时候我的四肢依旧冰冷,陪伴着我的依旧是单薄的被子和枕头。我的屋子里出现了蟑螂你无法为我清除,我发现了一家新开的餐馆你也无法和我一起去品尝……对不起,你除了能让我心动以外,一无所有。对不起……”

“可是,”寺岛说,“可是你爱他吗?”

“我爱他,只是没有爱你那么深而已,但是你……但是你已经不在了。对不起,寺岛,我希望你可以明白,我的心里是多么痛苦,我是如何艰辛地做出了这个决定。我爱你,可是……我必须得离开了。”

“怎么可以这样……我们不是说好会永远在一起的吗?”

“对不起,寺岛,对不起。”

尽管如此,寺岛还是每一天都出现在幸子的梦里。只要幸子睡着,寺岛都会无一例外地出现。他把梦境打造成每一个他们曾经一起去过的地方,试图挽留住幸子的心。

“看哪,幸子,那长颈鹿在看着我们呢。”寺岛在动物园里说。

“幸子小心,这里路陡,拉着我的手!”寺岛在他们一起爬过的山上说。

“我最爱的幸子,生日快乐!”寺岛在一只巨大的奶油蛋糕后面,笑嘻嘻地说。

幸子毕竟还是深爱着寺岛的,面对这些场景和回忆,她不禁感动。看着深爱的男人往日的欢笑,她心里不断地泛起波澜。她还是放不下他。于是就这样,幸子每天白天和中村谈着正常的恋爱,然后在夜晚,和心底最爱的人欢度梦中时光。

中村的表现越来越优秀。他的温柔、冷静、机智和体贴渐渐使幸子为之倾倒。相处得越久,幸子愈发发现他身上的优点,自然也愈发对他着迷。他们一起去看音乐剧,一起品尝新的美食,一起去登山,那些曾经与寺岛一起经历的事,她和中村也都慢慢经历了,并且喜悦的感觉和当时比起来,有增无减,中村成熟并且幽默,和他在一起,幸子常常充满着快乐。长此以往,幸子几乎都忘记了寺岛,而陷入了对中村深深的迷恋。

自然而然的,他们同居了。

这晚的梦,是在剧院里。

“看啊幸子,这是我们第一次看的音乐剧,那时坐在你旁边的糟老头偷偷对着你胸部瞄了好几眼呢,我真后悔当时没有揍他。”寺岛说。

“嗯……”幸子应道。

“听,听到了么?是‘回忆’,你最爱的歌曲!”

“嗯……”幸子无精打采地说。

“你怎么了幸子?今天心情不好吗?”寺岛觉察到了幸子的变化。

“寺岛君,”幸子说,“我爱上中村了。”

“……你说什么?”寺岛如同遭遇晴天霹雳。

“是的寺岛君,你没有听错。和他在一起我很快乐,而你已经无法再带给我快乐了。”

“你不爱我了吗?”寺岛情绪激动地说。

“或许吧,很抱歉。我们之间的回忆很快将被中村覆盖了,你所拥有的他全有,而你还离我如此遥远……”

“拥有什么?我不仅会重复回忆啊,你看!”寺岛将梦境变成一片花海,五彩缤纷,使人目不暇接,弯下腰来,还能发现泥土中埋藏着颗颗钻石,闪闪发亮。

“这样的梦,他能给你带来吗?”寺岛说,“你再看这个!”他一挥手,周围便飞来无数洁白的天使,绕着幸子翩翩起舞。

“这些新奇的东西,难道不再吸引你了吗?我们的感情,难道就这样没了吗?”

“或许吧,可是就算我还爱你,又怎样呢。你只能在我的梦里,可我却活在现实中。或许你还能带给我更多惊喜和快乐,可是你无法和我一起生活,这样的爱,有什么用呢?”

“为什么要有用呢?爱可不是用来用的,爱是去体会和享受的!”

“随便你怎么说吧,我只能说抱歉,我真的得离开你,继续生活下去了。生活它不会停,永远也不会。”

“我们说好永远在一起的!”寺岛说。

“你轻一点,”幸子冷冷地说,“中村正躺在我的旁边,不要吵醒他。”

“什么?!”寺岛惊讶地说,“你们同居了?”

“是的,没错。”

“你怎么可以这样!幸子!”寺岛再也按捺不住,“说好的永远呢?我们说好的呢?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的呵!”

“你别这样,寺岛,你走吧,我想好好生活。”

“对不起,走不了!这是无法解除的你忘了吗?我只能永远在你的梦里待着,无论你爱我或是恨我,只要你一入睡,我都会出现在梦里,无处可逃——你以为是我束缚了你的生活,可是你对我难道不是吗?我在你的梦境里,再也无法逃离,每天守候着和你相遇,为了我们的誓言,我依然等在原地,你怎么忍心离开?幸子!幸子!”寺岛大声地说。

幸子捂住耳朵,痛苦地说:“那就请你安静一点,好不好,拜托你了寺岛,拜托……”

“我做不到!我现在有多绝望你能体会吗?我每天都告诉自己,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远在一起,这句话已经变成了我生命里唯一的希望,可是你现在却残忍地……”

幸子扑腾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满头大汗,头痛欲裂。

“你怎么了?”被惊醒的中村关切地问道。

“唔,没什么,”幸子摇摇头,“一个噩梦而已,没事的。”说着便又躺了下去。

刚一入眠,寺岛又对着幸子叫嚷起来,幸子实在忍受不住,哭着求他:“你就放过我吧,寺岛君,我真的很难受,如果你还爱我,请放过我,好不好,求你了!”

“我没法放过你,幸子,我永远、我只能待在你的梦境里。唯一的解脱方式是你和我在一起,我们是注定在一起的,所以选择了别人的你才会如此痛苦。全世界我们只能和对方在一起,我们……”

“饶了我吧,寺岛,饶了我吧!”幸子跪了下来。

寺岛一挥手,梦境变成了动物园。

“这是我们一起去的动物园,你难道忘了吗?幸子!”他说,然后又一挥手,说:“这,我们一起爬过的山,当时你牵着谁的手,是谁在看日出的时候抱着我紧紧不放?嗯?”然后又一挥手,“还有这次生日,谁最明白你最爱的蛋糕口味?中村知道吗?他了解你吗?”……

幸子再度醒来,眼里已是泪水涟涟。看着身边的中村,心中更是一阵绞痛。

幸子硬撑着双眼再也不敢入睡,到了凌晨,筋疲力竭,中村见状执意要求留下来照顾她,她坚持不肯。中村只好代她向公司请病假,幸子依然不肯,不过还是拗不过中村。

“你昨晚一定做了一个非常非常糟糕的噩梦。”中村说,“这个样子,再去上班会垮的。”

说完中村便离开上班去了。他刚走,幸子便体力不支倒在了床上,自然又是梦见了寺岛。

傍晚中村回公寓时,幸子在床上不省人事,嘴边泛着白色的泡沫,地上散落着几粒白色的安眠药,以及一个安眠药瓶。周围没有遗书。

三个小时后,幸子在医院抢救无效,不治身亡。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周后,在床上辗转反侧的中村脑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幻影,他模模糊糊地听见了这么一句话:

“你很想念幸子么?”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4667.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