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韩寒送我们的新年礼物是:8天姨妈假

爱词语

今天是春节后第一天上班,然而,有女同事依然在休假……她休的是我司的“姨…

在线语音播放

今天是春节后第一天上班,然而,有女同事依然在休假……她休的是我司的“姨妈假”。

姨妈假是我司老板韩寒在春节前的年会上宣布的新制度:从今年起,所有的女同事,一年享有八天生理假。

不出意料地,这个小小的变革在微博上遭到了许多人的质疑。

有些人质疑韩寒的数学水平:“一年十二个月,就放了八天生理假?”有些男性则觉得自己在工作上享有的平等权利受到了侵犯:“放什么生理假,放病假不就得了?”

还有一部分人认为,在男女不平等的社会里,给女性放生理假,间接加剧了女性在职场上原本就弱势的地位:有些公司本就因为产假的原因不爱招收女性,现在再多个生理假,很有可能更不愿意要女性雇员了。

而作为男同事的我,除了羡慕,还坚决支持。

“就你们女人事儿多”

我先来解决一下这个疑问:为什么一年有十二个月,生理假期却只有八天?是韩寒数学不好吗?

一年八天生理假,考虑的是,既要让女同事有弹性地休假,同时还要保证完成工作量。如果每个月放五天生理假,女性占绝大多数的我司,可能就要瘫痪了。

但也正是因为,我司大部分员工都是女生,姨妈假就是雪中送炭。

不同女生对大姨妈的反应不同,有的人在最初两天比较难受,有的人疼到像一只手使劲全力抓着你的子宫撕扯”,少数天赋异禀的人毫无波澜。因为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在生理期的状态自然也各不相同。

我有个记者朋友,跟我说过以前在纸媒工作的一件事:那时候,因为其他人的工作失误,领导强制她在两天之内采访、写稿,赶出一个两万字的长报道。

在“大姨妈”来得最汹涌,最疼痛的时候,她坐在马桶上拼死完成了工作,差点昏厥。结果第二天开选题会,直男领导拿她迟交了半小时稿子说事儿,狠狠批评了她,还说,“就你们女人事儿多”。

那一刻,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委屈至死。

让广大女生在被生理期折磨的时间里,有一个喘息的空间,绝对有必要。

当然,并不是所有直男都会明白。那些随口说出“来大姨妈的时候请病假不就好了”的人,或许根本没有意识到例假和生病之间的不同。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个多余的举动。但若如此,女生真正生病的时候,又该怎么办?会不会有人质疑,“你大姨妈那几天不是请过病假了吗,怎么还请?”

我想肯定是会有。因为在他们看来,女人就是“事儿多”,而他们可能永远也不明白,自己已经占了多大便宜。

我为什么不能怀孕?

为什么不能休生理假?

关于生理假,还有一种更“女权”的说法是,害怕这样的制度让女性间接遭受更大的歧视。有些公司会嫌怀孕的女员工麻烦、费成本,干脆不招结了婚的女员工。

这让我想起我一个姐姐,她在北京一家会计事务所当会计师。在那个公司里,职位越高的人,在越高的楼层工作。

她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有一天上班晚了半个小时,在公司的电梯碰到一群在30层上班的合伙人。女领导们看着她隆起的肚子,第一句话就是:“你在哪一层上班?”

她说,那个时候她恨不得徒手扒开电梯门,钻出去。

后来,我这个姐姐从这家公司辞职,跳槽到另一家会计事务所,那里没人会对生小孩这件事儿说三道四。

我想说的是,倘若真摊上这么不尊重女性的公司,女生们就应该果断辞职,任由它们自生自灭去吧。

生理假也一样:如果一个公司连女性的生理问题都嫌麻烦,还有存在的必要吗?时代的车轮已经滚到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任何不尊重女性的企业,迟早是要倒闭的。

女性车厢就算了,生理假还是要的

我还看到人们在热烈讨论这样一个观点:给女同事放生理假,就跟在地铁上设置女性车厢一样,是一个看似呵护女性、实则“直男癌”的制度。

以女性车厢为例,这大概是一个直男拍脑袋的发明。它的初衷是,“女性容易在地铁上遭受性骚扰”,为了避免,干脆设立女性专用的车厢。

但女性车厢,本身就是荒谬的。许多女生进了普通车厢,反而会遭受车上男性的白眼,理由是,“既然已经有女性车厢了,为什么还要来跟我们挤?”

“女性车厢”,就跟“女性停车位”这种因为将女司机视为弱势群体而有的奇思妙想一样,都属于糟糕的制度。

就像《奇葩说》里颜如晶所说的,“女性停车位”这样貌似贴心的出发点,实际上是歧视的开端:本质上,它们都是以承认女性的弱势所换取的便利,将车技不娴熟的人和女性划上等号,本身就是一种歧视。

但生理假不一样。它的基础,是男女在生理构造上的根本不同。就像现在越来越普及的一种设计:公共场所的女厕所比男厕所多三倍,是因为,女生上厕所本来就更不方便更费时一些。

所以,要判断一项福利是不是“直男癌”, 最直接的方式,就是考察它是基于男女生理上的不平等而做的必要设计,还是自己拍脑袋乱想的“呵护女性”的设计。

从这点上看,女生的生理假是必要的。

正巧,我最近看到,印度的社交媒体上发起了一项暖心的“全民护垫运动”。

印度网友(包括你们熟知的“印度良心”阿米尔·汗)面带微笑,人手一片卫生棉,拍照上传。这个运动是配合宝莱坞首部“关于月经的电影”《护垫侠》所做的宣传,旨在停止把女性经期污名化,推广合理使用卫生巾的方法。

因为这个运动,印度人民在公开场合谈论“大姨妈”话题的禁忌,终于被打破。

类似的问题,在貌似开放得多的中国,一样存在。也正因为如此,才凸显出了“姨妈假”的可贵。

所以,还有什么好疑惑的呢,当然是拥抱姨妈假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553.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