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爸妈,我过年不回家可以吗?

爱词语

春节越来越近,身边的人都在讨论回家的日期和机票。但是,一片热闹中,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自己在某一瞬间,真的不想回…

在线语音播放

春节越来越近,身边的人都在讨论回家的日期和机票。但是,一片热闹中,你有没有想过,其实自己在某一瞬间,真的不想回家?

北大毕业的留学生王猛不但这样想了,还这样做了。12年前,他开始不再回家过春节,6年前,他拉黑了父母的联系方式,前几天他公布了一封15000字的长信,在网上引来热烈讨论。

有的人说,他经历的那些我们都经历过,但这样拉黑父母未免太不孝顺了;也有人说,这对父母就是把他当做炫耀的工具,没必要孝顺。

我认真地读了几遍那封信,也看了许多下面的留言。王猛的迷茫、孤独、无助让我心疼,可是那些对他父母的谩骂,我也不忍。

 

对父母孝顺好像理所应当,但如今的社会里,我们和父母的关系,远不止孝顺那么简单了。我们大部分人,大概都有过“不想回家”的时刻。

我们长大了,可有些人的伤口无法愈合

王猛究竟经历了什么?

从小到大,他没有自己选择衣服的权利,年幼时只能任凭母亲把自己打扮成女孩;因为父母的过度保护,他小时候不会剥鸡蛋,被亲戚嘲笑时,父母却冷眼旁观;大学时远离家乡,原以为能脱离父母的控制,却被在北京的亲戚“照顾”;出国后写信,拒绝父母的“老朋友”照顾,却被父亲教导要学会与人交往……

他的父母并没有行为上的暴力,所谓的“过度控制”,看起来也很像我们爸妈挂在嘴边的“关心”,所以很多人指责王猛,说他没良心。

 

我和父母的关系向来很融洽,很长一段时间,我也无法理解那些喊着“父母皆祸害”的人,直到我身边一些看起来外向、随和的朋友,对我讲述他们的成长经历。

阿雪是一个摄影师,她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表扬。去年,她受邀做了一个当红歌手演唱会的官方摄影,妈妈开始炫耀女儿多厉害。阿雪很不忿:“我厉不厉害和她有什么关系呢?当初明明是她说我做什么都不行。“

小伟是我的一个作者,帅,又有才华,有次问起他为什么一直单身,他却阴下了脸:“中学时我妈偷看了我日记,知道我有了女朋友,当着我的面,说了她许多难听的话。那之后我就和女生分手了,也不再写日记。我知道她是怕我影响升学,可直到现在,一想到爱情,我都忍不住会想起那个晚上。”

 

小时被强制剪短的头发,被爸爸妈妈偷看的日记,不想吃却被塞在嘴里的鱼,那一句句“别人家的孩子”和“没出息”;长大后被安排的相亲,被强迫给领导送的礼,妈妈强行买的“得体”的衣服,分手后被不断地追问原因……

 

有多少人想努力考上好的大学,只是为了逃离那个压抑的家庭?又有多少人宁肯漂泊异乡,租着狭小的房间,也不愿意回到所谓父母的庇护下?

王猛经历的那些,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曾经历,只不有些人像你我一样,把这一切藏在角落,跌跌撞撞地长大了,有的人,却把它们都刻在了心里,变成一道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

他们不是不爱,只是不会爱

这条微博的评论区,几乎成了两个阵营。除了说王猛不孝,更多人在指责这对父母只是把王猛当做炫耀的工具,就该跟他们断绝关系。

“儿子12年不回家,母亲居然还骗外人,说儿子在美国忙。真是死性不改,就只顾着自己的面子。”看到这条留言的时候我很难受。

因为我知道母亲的谎言,不止是她说的“为了儿子的面子”,而是不愿相信,自己的儿子,居然说不要,就真的不要自己了。

也许她做错了很多事,但是那个每到雨天,都会拎着雨伞和雨鞋在教室后等孩子的母亲,真的是不爱他么?她不是不爱,只是不会爱。

看着王猛指责父母的那些罪状,我忍不住想到自己最近在玩的青蛙旅行。每次青蛙回家,我都会按照我的选择,把它的背包装满;每次他在外寄回明信片,我都要仔细看上许久,分析他在哪里、做什么;它总在家吃东西不出去时,我也会有点埋怨;而每次它带回来很多纪念品,我也都会截图发到群里,和小伙伴们炫耀……

如果我真的有一个孩子,大概我也仍会是这副,成天惦记的模样吧?可这些举动,不就是让王猛和他父母决裂的“过度控制”么?

 

昨天晚安图里的金句,我觉得很适合形容王猛、和许多受到过家庭伤害的人的父母:

“爱的心意大家都是有的,只是爱的能力各有不同,不要因此而否定了爱的存在。”我想它能够解释大多数被粗暴归类于“不够爱”的行为。并非他无动于衷,只是他无能为力。

用一个合适的距离,与彼此和解

我曾经跟一个和父母关系很差的男孩交往过。因为他没有按照父母的期望结婚、工作,接受不了父母上门恶言相向的他,甚至直接指着门,让他们滚。

去年他老家发洪水,我们一起看灾情的视频。我跟他说,给家里打一个电话问问吧。他说爸妈估计都睡了,我知道他只是不想打。晚上快十二点,他还是拿起手机,用我听不懂的方言问候了几句,然后埋怨我:“你看,我就说不会有什么事。”

我听他讲过很多他遭受过的父母阴影,所以,我没有办法劝他一句:“那毕竟是你父母,你要孝顺。”可是,我也没办法狠下心,对他说:“这么痛苦不如断绝关系。”

我的另一个朋友也对我说过:“其实我真的好多次好多次,都想彻底和父母绝交,给他们一笔钱,再也不回家了。不过冷静下来就觉得,不如算了吧,下辈子再说。

 

我们和父母,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成长环境,在他们眼里那些爱的方式,在我们眼里很可能却是虐待。我们埋怨他们不会做父母,要给我们道歉时,没被教过如何当父母的他们,又该跟谁要一句道歉呢?

王猛狠下心来和父母断绝了关系,可以不再受到来自家庭的伤害,而知晓这一切的我们,只能不断调整和父母的关系与距离,寻找一种方式,来和他们、也和自己和解。

小时候看过一本几米的画册,《我的错都是大人的错》。里面的一段话,可以送给所有父母,也可以送给已经长大的我们:

我们曾经都是小孩,

而小孩的世界,

和成人认为理所当然的,并不一样,

只是我们都在变成大人的过程中,

忘记了原来的样子。

 

如有一天我们为人父母,希望可以记得,小孩的世界,和成人认为理所当然的,并不一样。

希望我们,和我们的孩子,过年都愿意回家,不是因为必须“孝顺”,而是因为想它。

今年过年,你回家吗?

http://wufazhuce.com/article/3064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519.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