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史记麻辣锅

爱词语

2012年有一期《康熙来了》做美食推荐,题目是“辣到哭还是要吃的美食”,小马推荐了史记…

在线语音播放

2012年有一期《康熙来了》做美食推荐,题目是“辣到哭还是要吃的美食”,小马推荐了史记精致麻辣鸳鸯锅,那是我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印象比较深的地方是他们家即使是辣锅的汤底都可以喝。这件事本身就很弔诡,在说明了汤头真的很鲜美的同时,似乎也暗示了辣锅并不很辣……在节目里小S对美食的标志性赞赏,是和来宾一起拉手转圈圈,很有意思,蔚为风潮。小S也是第一个声称吃完麻辣锅不想洗头,因此最好能带上淋浴帽去吃火锅的名人,真是说出了我的心声。受她影响,后来很多年我都要留一颗没洗的头才愿意去吃火锅,因为吃完了可以毫无遗憾地回家洗头。而万不得已刚洗完头就被朋友拉去吃火锅的话,心情就难免有点郁闷。

众所周知台湾人很爱吃火锅,台湾火锅界竞争堪称激烈。“吃到饱”的辛殿、马辣、满堂红都是我们学生党常常去打卡的地方。我还记得辛殿刚开张的时候就位于国宾长春电影院边上松江四平路街口,不需要订位和排队。国宾长春排片很好,日常有大片也会有不少文艺片上档。看完电影我常常和同学一起去吃辛殿。那时辛殿还没涨价,八十、一百块人民币可以吃到撑肠拄腹。每次吃完,我们都会沿着松江路一直走一直走,走到什么时候觉得至少消耗掉一杯饮料了,再走去附近的地铁站打道回府。两年前,信义辛殿开张前,松江辛殿已经需要提前一个月订位。好在中山区可替换的“吃到饱”麻辣锅也不少,比方沿着松江路没走几步就是满堂红。

台湾“吃到饱”火锅的特点是食材种类多,从肉类到海鲜,从酒到甜点一应俱全,餐后还有哈根达斯或者莫凡彼冰淇淋。越来越多的麻辣火锅店会把自己装修得像咖啡店一样文艺的风格,虽然没有一家自助火锅店的餐后咖啡不像咳嗽药水。我年纪越大对自助类的饮食越有一种虔诚的敬畏心,十多年来已基本从兴奋期盼,变成了麻木和敬畏,可能是因为年龄的重担在背后作祟。2010年到2012年我在当交换生期间胖了十多斤,相当于彻底调整了一下体重基数,就是拜这些“吃到饱”餐厅所赐。如今想起这件事来只有淡淡幽情,幽怨的那种幽,虽然感谢上帝我原来体重过轻挺过了这一灾难,但我知道我再也不会有那种如熨斗熨过的平坦腹部。

我已经不记得我第一次去史记麻辣锅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去他们隔壁的史记牛肉面倒是有印象,两家店的老板是同一个。似乎也是差不多在2012年的时候,我采访作家舒国治,那时他是资深美食家,带我们一行人去了史记。史记牛肉面门口贴着一张报纸,上面就是舒国治抱着一只大碗的照片。老板看到舒先生来了招待特别殷勤,送了我们不少小菜。舒先生不在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了。台湾遍地都是好吃的牛肉面,我对面食也缺乏鉴赏力,第一次吃史记的面只觉得不错,看墙上的价格又觉得略贵。以及,餐后奶酪可真是好吃,像小时候吃到的惯奶油。后来看许多美食评论叹为观止,知道一家面店连同隔壁火锅店可以调度的美誉可有诸如“清雅”等高级的词汇,清雅的火锅店,恩……当然比咖啡店一般的文青风格看起来学历要高一点、志向也大一点了。有段时间史记牛肉面也是综艺节目常客,那时慢慢对史记印象深刻起来,因为综艺爱在晚上播放,全筋红烧牛肉面与冰糖蹄花会像勾引穷书生的妖精一样动摇军心,令写不出论文的学生从怀疑自己的知识水平,一直进阶到怀疑起这一生。许多名人都曾经到过史记麻辣锅,比方侯佩岑。爱吃面的张艾嘉去年一月也曾到史记吃面,被民众捕获。对昔日巨星来说,“吃面”恐怕还有另一曾含义,如坊间盛传叶倩文称自己18岁时已经和罗大佑在台湾认识,大家经常相约吃牛肉面,又大爆《是否》的来源:“这首歌是为某人而写,该‘某人’也经常一齐吃牛肉面,但后来没有吃了,我才认为不要拍拖,这么痛苦。”之后罗大佑笑称:“都不怕说,那时候很多人一齐,张艾嘉、林青霞和秦汉。”坊间不仅传播八卦也传播知识,比如前几天蔡康永的节目就说吃面多的人容易得抑郁症……(存疑)

和“吃到饱”相比,单点的麻辣锅也有一些小福利,譬如可以续豆腐鸭血,以及赠送小甜品。史记的汤头我很喜欢,特别适合下面,但又比不过他们隔壁的清炖牛肉面汤。麻辣锅汤底来源可能是台湾人喜欢的所谓“酸菜白肉锅”。这也是很奇怪的地域特色,详细说来,台北有些东北酸菜白肉锅会搭配蒙古烤肉一起做生意。有个段子是相声演员吴兆南说蒙古烤肉是他创作的,因为蒙古没这种东西,上世纪五十年代,他在萤桥旁、淡水河边开个茶棚,想卖烤肉营生,因为当时叫“北京烤肉”不便,因此起名蒙古,离的远一点。从这么瞎掰,到遍地都是蒙古烤肉店,可算一则百年以来民间轶事,理性的人们要记得分辨同安街底才是台湾蒙古烤肉发源地。至于酸菜白肉,被许多火锅店当做鸳鸯锅的白汤汤底来操作,据说是台湾卖得最好的汤底之一。嘉义有一家酸菜白肉火锅店,对酸菜白肉做过脑洞式改良,把香蕉、番石榴、苹果等其中蔬果打成泥混在豆腐乳中当酸菜白肉锅蘸酱,则又似乎回到了文青风的老路上。

史记的酸菜锅底很鲜美,广告上说是“老板以金门高粱腌渍的高丽菜作为汤头的灵魂,并加入鸡汤底熬煮而成……”总之很好喝,自制的上海鱼丸很好吃,我在上海三十年倒也很少吃到那么好吃的鱼丸了,有一种小时候菜场里买的能吃到一点点鱼刺的鱼丸。淡季时譬如夏天,脸书打卡会赠送白桃味的可尔必思,餐后甜品会赠送百香果蒟蒻,可即使如此,我还是会单点一个我心中的史记“灵魂”——奶酪而不是金门高粱腌渍的高丽菜作为ending。

对史记的特殊性感情当然也是起始于写论文。那一年因为消耗太大,我一共吃了四十几次火锅,其中十几次是不远万里从木栅到行天宫吃史记,一个人点一盘肉、一盘鱼丸再下个面。从一个看起来很不开心的人,到一个看起来真的很喜欢吃火锅的人,真的只差一篇二十几万字的博士论文。因为我有个闺蜜经常在上海隔空安慰我,你觉得自己很苦是吧,你想想司马迁会不会好一点……

http://wufazhuce.com/article/3036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491.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