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天空之城在哭泣

爱词语

这些民谣歌手火起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我才不相信他们在媒体采访上说的鬼话呢。 据我明察暗访,他们有一些不为外人了…

在线语音播放

这些民谣歌手火起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我才不相信他们在媒体采访上说的鬼话呢。

据我明察暗访,他们有一些不为外人了解的秘密武器:比如李志演出前,要吃一大盘折耳根,如果恰巧没有,那他就不演;万晓利要打坐,神游物外,再聚精会神上台;有人演出前要点一支香,心如止水气沉丹田;有人要听新闻联播,等天气预报的音乐响起,凭借这强大气场一跃上台。周云蓬呢?这次“苦瓜音乐节”,我主要考察他。

该老周上台了,我举起望远镜,从头到脚仔细观察。他用的吉他是七根弦的,加拿大的第一吉他品牌:Godin。脚上穿的是马丁靴,无聊,唱民谣的,应该穿唐装汉服,飘飘欲仙的,多有范儿。帽子,喔,不戴绍兴乌毡帽了,换了顶莱昂纳多•科恩常戴的费多拉软呢帽。没啥新意。

 

摄影丨PonyBoy

不对,老周今天唱歌的声音有点不同,明亮宽阔,吐字清晰,有点水音儿或者金属质感。我的望远镜,聚焦在他的麦克风上。哇噻,他竟然用的是世界顶级话筒:钮钴禄氏。这款话筒,我只在网上见过,第一次现场听到它的品质,果然非同凡响。我再仔细观瞧,话筒通体乌黑,闪闪发光,这是“钮钴禄氏”的最新款,电容跟动圈结合,话筒有专门的指向性,人声传达得真实明晰,周围的乐器声环境声自动屏蔽。我越看越心惊。他妈的,我要有这么一个就好了,哪怕女友立刻要分手,也在所不惜。可是,太贵了,我街头卖唱,就算不吃不喝,也得攒上半年的钱才买得起。

我没再听老周唱什么,神不守舍间,他演完了。舞台后,有几个临时搭建的帐篷,那应该是后台休息室。他跟乐队进帐篷里,估计在收拾设备。我的“钮钴禄氏”啊,我心痒难耐,就像看到自己心爱的姑娘,跟别人躲进帐篷里一样。我在帐篷外徘徊不去,想等老周出来问问他,“钮钴禄氏”话筒哪里买的,有打折的吗?忽然耳中传来山呼海啸的呼喊:B哥、B哥。李志要登台了。

帐篷里的人一股脑涌出来,连看门的志愿者也急匆匆地奔入场地,最后老周跟他的乐队也一起离开了。我刚想转身找个好位子看李志,忽然想起,人都走了,“钮钴禄氏”还在帐篷里,千载难逢。这念头冒出来,吓了我一跳,转念又想,“窃书不叫偷”,那窃话筒也是因为爱音乐,也不能算那个啥,况且“天予不取,反受其咎”,“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有这么多名言垫底,我的胆气壮起来。

干!

这时候,全场正在跟台上的李志大合唱:“天空之城在哭泣”,就是这句了,仿佛为我的壮举配乐。

我踩着节拍闪身进入帐篷,里面无人,老周的琴包立在角落。我扑过去,拉开琴包的拉链,上面没有,再拉开下面的,“钮钴禄氏”赫然出现,向我微笑呢!我回头,没人进来。我抓出话筒,迅速塞入背包,顾不上拉好琴包拉链,准备转身出帐篷。等等,如果有人在外面看到我,询问我干什么的,怎么办?对了,就说我想找老周签名。外面,全场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根本没人看我这边。马上走,不行,李志演出,根本无人退场,如果我这时走,一定会给门卫留下印象,等到事发,查起来,后患无穷。想到这,我一头扎进沸腾的人群中。此时,全场又在唱:“天空之城在哭泣”,我也扯着嗓子一起唱,心里怜悯老周:你一会儿就要哭泣了。

 

摄影丨阿阿阿窄

我带着“钮钴禄氏”世界顶级话筒,大街小巷地唱,表面寒酸,骨子里奢华无比,唱歌也有信心了,很多围观的女生说我唱《不会说话的爱情》比周云蓬更撕裂。是啊,我唱的时候,想着如果老周知道我偷他的话筒,还唱他的歌,那还不跟我仇深似海!所以,“我们最后一次收割对方,从此仇深似海”,我唱得格外伤痛。

我天天蹬三轮车,路过这里,总能遇到这个卖唱的,唱得贼难听,还有很多小姑娘围着他,有机会我一定找茬削他一顿。

今天,老妈把家里的话筒弄坏了,她用我给她买的“家庭影院”,唱《青藏高原》,最高音,“嗷”的一下,把话筒唱爆了。没办法,现在去旧货市场,花十块钱给她再弄一个。老妈就这点乐趣。

那个卖唱的傻B还在唱啥仇深似海,一大帮小姑娘围着他,香饽饽似的。我扫了一眼,气不打一处来,地上的书包里装了不少钱,还有十块的,我辛辛苦苦蹬三轮一个月还没他赚得多,他天天仇深似海,就能来钱,傻B。

等一下,我单脚撑地,停住车,树旁戳着他的破琴,琴包敞开着,里面是他刚放进去的话筒,傻B正跟小姑娘们合影呢,还指手画脚说啥哑巴的爱情。操,我手疾眼快,把话筒拽出来,放车筐里,骗腿上车,两个转弯,回家了,这下好,省了十块钱,给老妈弄了个话筒,让那个傻B再唱仇深似海!越想越高兴。

我就喜欢唱红歌,儿子孝顺,给我买了一套“家庭影院”,天天唱身体好。昨天麦克风坏了,这不是,儿子又买了一个。等我试一试:“烽烟滚滚唱英雄”,挺好,声音很大。“一送那个红军”,不错。再试一试《青藏高原》,“那就是青藏高高高嗷嗷原”,没坏,真不错。这个话筒就是有点难看,黑不溜秋的,不过总算是儿子的一片孝心,等明天叫上老姐姐们一起来家唱。

我是周云蓬,参加“苦瓜音乐节”,把我在纽约买的世界顶级话筒“钮钴禄氏”丢了。心疼啊,不过,应该感谢折磨你的人。看开些,偷这个的保准是个内行,没准还是个歌手,希望他或者她用这个话筒好好唱,唱出美妙的声音,那亦是好的。

说到这,我怎么感觉自己像胡兰成。其实我心里想的是:偷我话筒的人,唱歌越唱越难听,一辈子找不着调儿。

2017年11月11日,写于大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370.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