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罗马塘杀人事件

爱词语

1、 西樵—合水—云浮—岑溪—北流—贵港&hell…

在线语音播放

1、

西樵—合水—云浮—岑溪—北流—贵港……摩托车向北,麦瑞强骑了1000公里,距终点差不多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

他选择骑行,尽管他知道风餐露宿,路途艰难。年岁逐增,很多梦想会被生活泯灭,而年少时,他曾幻想骑车周游世界。

麦瑞强的妻子陈丽是贵州瓮安人,6年前,在广东番禺打工与麦瑞强认识,结婚后,麦瑞强沉迷赌博,输得倾家荡产,他借了高利贷,追债人隔三岔五就来家里讨债,弄得鸡犬不宁。

麦瑞强的脾气是这个时候变得暴躁的,他习惯用拳脚来回应妻子的吵闹,他也是在这个时候发现妻子外面有人的,有一次,他半路杀个回马枪,在宾馆抓了个现行,把妻子打得半死。

日子充满怨恨和暴戾,妻子提出离婚,但他始终不同意。一年前的一个深夜,妻子跑了,她蓄谋已久,抛下他和年幼的女儿。

麦瑞强四处打听,得知妻子回了贵州老家。

他电话联系到妻子的老家人,询问她的下落,小舅子说,你个杂种,你问我,老子问哪个?此后,一听到麦瑞强的声音就果断挂断电话。

他来贵州瓮安,要去一个叫“罗马塘”的寨子,这是妻子的老家。他要把这个事情作个了结。

2、

王远买了一把匕首。他决定,如果刘三再欺负他,他就用匕首捅他。

一个月前,王远在操场打篮球,刘三招摇过市地走过来,让他把鞋脱下来。是的,明目张胆地占有,赤裸裸地挑衅,王远早就知道刘三是县城有名的恶棍,而自己外乡求学,无依无靠,有什么办法?他只有把刚买的NIKE运动鞋脱下来,刘三穿上,丢下一双破皮鞋得意洋洋地走了。

王远觉得,刘三抢走了他的运动鞋,他能忍。但关键是,刘三也喜欢程安,而且放话要得到程安。这个,他不能忍。

程安是王远的同班同学,王远喜欢她,她也喜欢王远。

刘三警告王远说,再看到他和程安在一起,见一次打一次。

刘三言出必行。有一次下晚自习,王远和程安刚走出校门,刘三就把他拖到巷子里揍了一顿,等程安哭哭啼啼把学校保安朱大华喊过来时,刘三这群人才大摇大摆地离开。

王远决定,刘三再打他,他一定要摸匕首杀他。

“你要是把他杀了,你是什么后果?你这辈子就完了,况且,刘三歹毒,你要是有个什么闪失,你值得吗?和这种人拼下去,你只有吃亏。”朋友张科劝王远。

“那该咋办?”

“江湖上的事必须是江湖上的人才能解决,找猫哥!”张科坚定地说。

江湖上有很多关于猫哥的故事,听说,他曾单枪匹马把一群人砍跑,他和县城很多有头有脸的人是平辈兄弟,还听说,他有一把枪,开枪打过人。

“我一个外地人,和猫哥无亲无故,人家肯定不会帮我。”王远说。

“听说他很义气,但是,这两年都没听到他的消息了,不晓得是不是退出江湖了。”

王远和张科在一个简陋的巷子里找到了猫哥的住处。

“猫哥,请你抽烟。”王远摸出200块钱毕恭毕敬地放在桌上。

2000年初,200块钱不算少。猫哥看看桌上的钱,听了王远的诉求后,淡淡地说:“小刘三嘛,我和他大哥是兄弟。”

“猫哥,事后我还会感谢你。”

“你去吧,我给他大哥打个招呼就是。”

猫哥的话似乎起到了作用,有好几天,刘三没再骚扰他们。

但是好景不长,一天晚上,刘三在学校门口嬉皮笑脸地拦住程安,王远跑过去阻拦,刘三和几个人劈头盖脸又是一阵打,王远被打蒙了头,往腰上摸匕首,才想起忘带了。

“你们搞哪样?!”学校保安朱大华赶过来制止。

“滚开!”刘三朝朱大华吼。

朱大华果断转身走了。

围观的人多,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阻拦。

刘三拍了拍王远的脸说,老子前段时间是忙,你喊谁来求情都没用。

3、

麦瑞强达到瓮安县城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他骑了两天三夜的车,全身酸痛,又困又饿,他在路边吃了一个炒饭,喝了三瓶啤酒,找到一个小旅馆安顿下来。

第二天,他骑着摩托车熟悉了瓮安的各条街道。

第三天早上九点,他退了房,在一家早餐店吃了碗牛肉粉,到加油站,给摩托车加满油,又把携带的十公斤装的塑料桶灌满汽油。他本可以办完事再回来加油的,但这一路,油是如此重要,在广西的国道上,他推着摩托车走了十几公里,后来苦苦央求,花50块钱从一个货车司机那儿退了一点油才得以起步。

所以,能加油时,全部灌满心头才稳当。

麦瑞强向加油站的员工打听“罗马塘”往哪里走。

员工给他指了路,大约个把钟头的路程。

麦瑞强到了罗马塘,四处打听,终于找到了妻子陈丽的家。

麦瑞强把摩托车停在路边,院子里一条狗朝他恶狠狠地叫。

“陈丽。”麦瑞强喊。

没人回应。

麦瑞强又喊,一个赤裸上身,黄发纹身的年轻男子开门,朝他看。

“弟弟!”麦瑞强依稀记得,他是陈丽的弟弟。

“你找哪个?”小舅子很不友善地问。

“我找你姐姐。”

“她不在。”小舅子关了门。

麦瑞强径直走过去,狗对着他狂吠,但他没有理睬,他敲门。

刚刚躺在沙发上的小舅子极不耐烦地吼到:“我操你妈,滚!”

“你先开门。”麦瑞强继续敲门。

小舅子从沙发上爬起来,骂骂咧咧地开了门。

“弟弟,我从广东来,骑了几天的车,很辛苦,她在哪里,你告诉我。”

“她不在这里,喊你滚!”

“我进去看看。”麦瑞强推门进来。

麦瑞强把每个房间看了个遍,也没看到一个人影。

“看完没有?看完就赶紧滚!”

“她在的,我看到她的衣服了,她在哪里?”

“你走不走?”

“我不走,她不出来我就不走。”

“我操你妈,你找死是不是?”

“你不要骂人!”

“骂你怎么了?”小舅子进厨房拿了一把菜刀,气冲冲地指着他说。

“你这个杂种,在广东欺负我姐,你还有脸来找她,老子一刀砍死你信不信?!”小舅子呵斥。

麦瑞强被轰出来,小舅子准备关门的时候,麦瑞强一把推开门,摸出匕首,朝他的脖子连捅三刀,快进快出,刀刀致命。小舅子躺在地上,抽动几下,血流如注,不再动弹。

麦瑞强拿着血淋淋的刀走过院子,狗看到他突然就不叫了,灰溜溜地躲到一边。

“为什么要躲我?为什么要躲我?”麦瑞强自言自语,面无表情。

他发动摩托车,准备离开,又下车,提着那桶汽油进了屋。

三分钟后,躲在对面山上的陈丽和母亲看到了房子熊熊燃烧,浓烟滚滚。

麦瑞强骑着摩托车走了。

4、

王远只有再次找到猫哥。

“刘三这是不给我面子啊,我操!”猫哥说。

我们要不要报警?”

“报警,哈哈,让人家看笑话是不是?”

猫哥从床下拿出一把刀,刀刃修长,刀尖锋利,只是尘封已久,有些锈迹。

猫哥叼着烟,蹲在地上,刀在磨石上来来回回,发出“沙沙”声。

“我当年出来混的时候,刘三他算个鸡巴?看到我都要躲,我本来都不混了,看来又得重出江湖!”猫哥边磨刀边咬牙切齿。

“老子要砍死他!”猫哥突然起身,举刀对着窗户,恶狠狠地说。

“猫哥,你的枪了?”王远问。

“枪?哪样枪?”

“我听人说你有枪。”

“我有个卵的枪。”

“猫哥,刘三人多,我怕我们吃亏。”王远说。

猫哥犹豫了片刻,说:

“这个事肯定要火拼。”

“猫哥,那该怎么办?”

“嗯,你有钱没有?”猫哥问。

“有一点。”

“我带几个兄弟去处理,你晓得的,烟酒钱多少要花点。”猫哥淡淡地说。

……

王远把1000块生活费拿给猫哥,猫哥拿过钱对他说,你放心,刘三这个事我会给你处理好的。

有猫哥作坚强的后盾,王远仿佛吃了颗定心丸,王远义正言辞地对刘三说,刘三,请你不要纠缠程安了。

刘三诧异,说,你作死是不是?

王远说,我就是作死。

刘三甩了他一拳,被王远用手挡了回去。

王远说,刘三,你以多欺少没意思,你约个时间,我把我的人喊上。

俩人约了时间,刘三哈哈大笑,说,谁不来谁是杂种。

王远把这件事告诉了猫哥,猫哥愣了一下,说,你应该先和我商量一下。

猫哥又说,没事儿,你先回去,我到时候直接过来。

5、

保安朱大华正在和家人吃饭,虽生活在同个地方,但弟弟朱小勇工作特殊,一家人难得一聚。

以后打架这种事,你最好不要管,免得自己吃亏。”朱小勇说。

“我不管就是失职。”朱大华说。

“学校里面的事你可以管,学校外面的事你报警就是。”

朱大华的弟弟朱小勇,在县公安局搞刑侦。

保安虽没有公安体面,但朱大华认为,性质大同小异,都是在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朱大华点了点头。

……

饭还未吃完,朱小勇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接通,脸上一下子乌云密布。

好好好,我马上到。”朱小勇起身准备离开。

“又是哪样事情啊?”母亲问。

“罗马塘有人杀人放火。”朱小勇说完,匆匆离开。

6、

麦瑞强骑着摩托车从罗马塘回县城,绕过一座山头,一个巨大的湖泊映入眼帘,正纳闷儿,来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以前听妻子说,家乡有个很大的湖叫“罗马塘”,村寨以湖的名字命名,想必应该就是这里。罗马塘镶嵌在群山峻岭中,像一颗沉睡的琥珀,又像一滴孤独的眼泪,仿佛被施了魔法,遗落在人间。

他停下了车,顺着崎岖的山路走了下去,他洗净匕首和身上的血迹,那些血渍在水中,像薄薄的雾,像轻盈的梦,很快被水稀释,溶解,消失无踪影。他看不清自己在水中的面容,脑子里却冒出一个念头,干脆如这血渍一般消失在这池深水中,一了百了。他洗了一把脸,深吸一口气,又感到无比的恐惧,他骑着车走了。

麦瑞强回到县城,街上人来人往,他反而感到踏实和安全。他饿了,把摩托车停在一个小吃摊前,要了一碗凉粉。

汽车修理学徒狗儿远远地看到了这辆钱江150太子摩托车,这种摩托车在县城很少见,至少要值好几千块钱。

麦瑞强正埋头吃粉,狗儿环顾四周,走过去又仔细看了看摩托车,虽然钥匙不在车上,但车没有锁,他很自然地推走了。

狗儿将车推到修里铺,用砂皮子磨掉车身部分漆,做了轻微的改装。

第二天,刘三在街上看到了狗儿骑着一辆体面的摩托车,马上来了兴趣,说,拿给我“骚”一下,狗儿说,我现在有事要办,改天行不?

刘三没说话,瞪了他一眼。狗儿识趣地下了车,刘三上了摩托车,载着两个兄弟拉风地骑远了。

麦瑞强还在为前天丢失的摩托车而懊恼,他站在旅馆窗边,恰好看到刘三骑着车在街上经过。发动机的声音,车型都与自己丢失的车极吻合,只是颜色有点不一样。麦瑞强赶紧出了门。

刘三在不远处停下,麦瑞强在一旁观察,他确定就是自己的车。

麦瑞强怒火中烧,他正准备抓个现行,但看到对方几个人,面相凶恶,不是善类,他伸手去摸匕首,却发现落在了旅馆里。

麦瑞强正迟疑该怎么办,刘三一脚油门,摩托车开远了。

个把小时后,刘三把玩够了,才把车依依不舍地扔给狗儿。

7、

罗马塘杀人事件第二天就传到县城里,沸沸扬扬,人心惶惶。

虽然已确定凶手为麦瑞强,但那时县城还没有监控,警方只有在进出县城的各个路口设置关卡,将外来口音人员设为重点排查对象。

瓮安县域面积将近两千平方公里,有十几万人口,二十几个乡镇,与余庆、福泉、湄潭、遵义等县市接壤,不排除凶手已逃窜到其他地方,局里要求必须火速破案,捉拿凶手,作为刑侦队中队长的朱小勇压力很大。

刘三和王远约好火拼的那天晚上,张科急促地敲响了猫哥的门,对猫哥说,猫哥,刘三他们把王远带走了,你快去。

“我不认识刘三,也不认识王远,你找错人了。”猫哥关了门,冷冷地说。

“猫哥,你不能不管啊。”张科央求。

“滚!”猫哥吼道。

拿到王远给的1000块钱后,猫哥找到刘三,拿出500块钱希望和解。刘三把钱推了过去,摇头晃脑地说,猫哥,那厮主动约我,我把话都放那里了,我不去吗?这也不是钱的问题,他抢走我爱的女人,你要管,就是冲着我刘三来,我刘三先把话放在这里。

猫哥没有说话。

张科走后,猫哥点了一支烟,心里七上八下。

门外响起摩托车的声音,是猫哥的兄弟狗儿来找猫哥喝酒。狗儿把几瓶啤酒往桌上放,对猫哥说,刚才看到刘三他们拖了一个人,可能又要摧残人家。

很明显,刘三并未给猫哥面子,上次猫哥给刘三的大哥打招呼,显然是不管用。这次,猫哥亲自找上门,还奉上500块钱,但刘三还是没给他这个面子。

晚上十一点,猫哥没有如约而至,王远孤零零地站在学校门口。

“你的人了?”刘三大笑。

这次,刘三决定要给王远一点深刻的教训。

刘三他们把王远带进一个巷子,恰好被狗儿看到。

猫哥和狗儿开始喝酒。

“我搞了一辆新车?你要玩一下不?”狗儿问。

猫哥没说话。

“怎么不高兴啊?”狗儿说。

“狗儿,我混社会这么多年,我丢过脸没有?”猫哥严肃地问。

“你没丢过脸。”狗儿如实回答。

“狗儿,你把车钥匙拿给我。”猫哥将一瓶酒一饮而尽,放下酒瓶说。

“你搞哪样?”狗儿问。

“我出去办点事。”猫哥说。

“我和你一起。”

“你在家等我,我马上回来。”

狗儿把摩托车的钥匙递给了他,看到他从床下拿出了刀。

猫哥把刀别在身上,发动摩托车,将油门拧到最快。

8、

张科被猫哥拒绝后,他跑到学校保安室找到了保安朱大华,朱大华说,这个事我管不了,你去报警。

张科说,我刚打电话没打通,你晓得的,等警察到要出大问题。

朱大华说,那也没办法,这是学校以外的事,我只负责学校里面的事。

张科说,你就是怕,你就是不敢。

张科管不了了,他鼓起勇气朝一条漆黑的巷子里钻进去,他知道王远在里面。

张科看到王远的时候,王远正躺在地上。

“还敢藏刀在身上,来来来,杀我!”刘三边踢边说。

王远的匕首刚摸出来,就被刘三一伙人缴了。

“你们在搞哪样?”张科还未开口,朱大华的声音响起。

原来朱大华也跟了过来。

刘三点燃打火机,凑过去,看到是保安朱大华,哈哈笑起来。

“傻保安,你又要管闲事是不是?”刘三问。

“老子今天就要管!”朱大华受到侮辱,生气地说。

“刘三,做人不要太绝了!”张科补了一句。

啪啪啪,刘三二话不说,几拳甩过去,朱大华和张科狼狈地跑了出来。

“你们等着!”朱大华冲刘三他们喊道。

“我操你妈!”刘三捡起一块石头朝他们砸过去,没砸中。

朱大华走到学校门口,掏出手机,拨号。

刘三又回到巷子,却发现一个人跟了进来。那人呆呆地站在刘三面前。

刘三又点燃打火机,看到一张陌生的脸。

“你搞哪样?”刘三问。

“把我的摩托车还给我。”麦瑞强用生硬的普通话说。

麦瑞强本打算趁着夜黑,偷偷逃出县城的,但他看到几个人耀武扬威地走在街上,一眼认出了刘三,他本不想追究这个事了,但看到刘三骄横跋扈的样子,他的愤怒突然就被点燃了。他想,必须要找刘三讨一个说法。

“哪样车?”刘三懵了。

“我的摩托车。”麦瑞强说。

“嘿,你这傻逼!滚!”刘三不耐烦地说。

“还给我!”麦瑞强一手逮住他。

“嘿,我操你妈!”刘三一拳挥在麦瑞强的脸上。

一旁的几个兄弟围上来,准备拳脚伺候。

麦瑞强一把抓住刘三的头发,一把掏出匕首,哗哗哗,准确有力地朝刘三的脖子进出了三下,刘三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不动了。

其他的人吓丢了魂,作鸟兽散,王远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9、

这天晚上,朱小勇从乡下回来,案子还没有新的进展,他焦头烂额。刚进家,手机就响了,他接通,是他哥哥朱大华打过来的。

“小勇,我被人打了,你管不管?”朱大华说。

“你在哪里嘛?”朱小勇问。

“学校附近,你快来!”

“怎么回事嘛?”

“学生被打了,我去拉,哪晓得这帮杂皮码不到连我一起打。”

“你报警啊,都说了叫你不要去管……严重不嘛?”

“我现在打电话给你就是报警,你必须来一趟。”

“哎呀,没得事就等警察来处理,我刚到家……”

“老子喊不动你是不是?”

“好好好,我过来。”

……

猫哥骑着狗儿的摩托车刚出门没多久,就在一个路口,被一辆飞驰的卡车撞出十几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

驾驶卡车的正是麦瑞强,他杀死刘三后,从容地往北门方向走,他的经验是,凡事不能慌乱,一慌乱就会漏出破绽,他必须想办法离开,越快越好。

在一个公共厕所附近,他看到一辆载货的小卡车停在路边。车内的灯亮着,但是驾驶室没有人,他走过去,看到钥匙在点火开关上还没取下来,他果断拉开车门,发动开走。

驾驶员在对面公厕里拉肚子,浑然不知。

地上的猫哥想站起来,但几番挣扎后,没了动静。麦瑞强下车,看到那人躺在地上,身上的刀深深刺进了自己的肚皮,他又看到倒在一边的摩托车,愣了一下,骂了一句“我丢你老母个嗨”,转身准备上车。

10、

“站住!”狗儿的声音传来。

猫哥走后,狗儿眼皮跳个不停,莫名慌乱,一种不好的预感,让他坐立不安,他从猫哥的床下掏出一根钢管,随即出了门。

狗儿追上来正好看到躺在地上的猫哥,一摊血在他身下蔓延,像朵正在盛开的花。

“我操你妈!”狗儿提着钢管朝麦瑞强跑过去。

麦瑞强掏出匕首,短兵相接,狗儿却打起了退堂鼓,他一边挥舞钢管,一边大喊,杀人了!杀人了!

麦瑞强心想,这厮太聒噪,干脆给你来个痛快。狗儿感觉自己不是对手,扭头开跑,麦瑞强杀红了眼,紧追不舍。

跑出几十米远的时候,朱小勇骑着摩托车恰好经过这里。

“救命啊!杀人了!”狗儿求救。

“在搞哪样?住手!”朱小勇停车呵斥。

麦瑞强根本不理睬,朱小勇怒火中烧,心想,太他妈不把警察当回事了,他骑着摩托车追了上去。

麦瑞强追狗儿,朱小勇追麦瑞强。

狗儿跑远了,麦瑞强转过头,拿着匕首朝朱小勇刺过来,他已经丧失了理智。

“我操!”朱小勇丢下摩托车,赶紧避让。

“把刀放下,听到没有?”朱小勇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想,自己没穿警服,难怪这厮不怕。

麦瑞强再次袭击过来,朱小勇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些面熟,他走了神,避让不及,手被划了一刀。

他迅速跑出数十米远,转身拔出了身上的“六四”式配枪。

“蹲下!蹲下!老子开枪了!”朱小勇厉声呵斥。

麦瑞强丝毫不理睬,举起匕首又刺过来。

嘭——

朱小勇果断开枪,麦瑞强倒地,不再动弹。

朱小勇看了看地上的麦瑞强,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他掏出手机朝局里打了个电话,然后挂了电话。

“老子看你码不到!”他点燃一支烟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301.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