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谁不是一边假装不孤独,一边更孤独?

爱词语

有一阵,我做梦都想一个人过。 我看了日本漫画家高木直子画的《一个人上东京》,觉得那种只身一人,在大城市打拼,自…

在线语音播放

有一阵,我做梦都想一个人过。

我看了日本漫画家高木直子画的《一个人上东京》,觉得那种只身一人,在大城市打拼,自由追逐梦想的感觉,特别棒。

我也记得弗吉尼亚·伍尔芙的那句名言:“一个女人如果打算写小说的话,那她一定要有钱,还要有一间自己的房间。”

你看,想当酷酷独立时髦女郎,就必须一个人过。

大学毕业后,我工作稳定,从家里搬出来跟朋友合租。我终于有了一间自己的房间,就在三环边,房租才两千。

我买了音箱,点了香薰蜡烛,种了多肉,养了猫,还学着做饭,都是电饭煲就能做出来的快手一人食。

那阵,我积极在知乎回答“一个人住如何提高生活质量”这类问题,觉得自己特别充实,特别独立,特别开心。我终于过上“酷酷独立时髦女郎”的生活啦!

2

忘了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不那么开心了。

有天我在客厅,边吃外卖边上B站看日剧,前几年大火的《失恋巧克力职人》,松本润认真做巧克力时的逆光侧脸,好苏。

我只顾舔屏,不慎咬到一口老姜。辛辣口感直逼天灵盖,给我整个口腔造成了致命打击。

我正辣得龇牙咧嘴,一个英俊的男孩子突然进门,拎着一盒系了蝴蝶结的马卡龙。那是我室友的男朋友,他进了她的房间,里面很快传来音乐和欢笑声。

酷酷独立的时髦女郎们,也会有孤独而脆弱的时刻吗?

——有,就是现在。偶像剧和现实生活里,无数对甜蜜情侣在撒狗粮,而我只能伸着舌头拼命哈气,让老姜的辣味快点消散。

就算当单身狗,我也要当一只比较矜贵的。根据我哈气的频率和舌头伸出的长度,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做一只纯种的约克夏梗犬。

我默默回了房间,戴上耳机,听了一首张楚,《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3

为了摆脱孤独,我真的很努力。

我不抽烟,讨厌烟味,但为了跟同事们打成一片,每天都跟着大部队去楼下的吸烟处。他们吞云吐雾,我在一边啃冰棍,画面特别违和。

我也下了好多社交软件。聊天基本都是:“吃了吗?在干嘛?你多大?照片是你吗?怎么还不睡?发个自拍我看看。你在哪里上班啊?有男朋友吗?有空一起出来玩。”

这么尬的对话,我聊到一半,就把软件卸载了。

去年冬天,我那个特别浪的前男友回国,约我去夜店玩。我觉得可以,每个寂寞的灵魂都该去夜店狂舞,我现在很社会了,不是土鳖的女大学生了。我穿着羽绒服、毛衣和雪地靴,直奔工体。

到了夜店,我远远看到前男友的卡座里,一堆露胸姑娘,每个女孩的腰际线都比我高。我灰溜溜地跑路,假装自己根本不记得这次约会。

每次我努力不想让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觉得还是只有一个人。

4

我去问了一堆同事和朋友,你们最孤独的时候,都会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花三十买了一个虚拟男友,聊了一天,觉得自己好亏。凭什么陪无趣又平庸的丑男聊一天,还要花钱?

——想看A片,误入骗子网站,斥巨资188元,看了第八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两遍。

——坐一整天北京地铁二号线还是十号线,因为环线可以转圈圈。

——和枕头聊天,枕头说:“每天晚上你睡的都是我,可脑子里想的全是别人。”枕头的心事好沉重,压得人根本喘不过气来。

——一个人化妆,凹自拍,p图,发朋友圈,等夸。卸完妆顶着个大油脸,看着评论里夸好美好美,好像自己有人爱的样子。

有一个女生反问,你们孤独的时候,难道不会找朋友出来喝酒聊天吗?

77的回答是:有时候可能会更孤独,毕竟找的那个人又不是牛郎,没有聊不完的话题和优质的服务态度,聊着喝着就尬了,就更孤独了。

5

还是日本人最孤独。他们甚至有了出租朋友这种生意。

比如孤独的家庭主妇,生活重心都在孩子身上,没办法在社交网上,加入其他人的话题。

她就以8000日元/2小时的价格,租来朋友跟自己喝下午茶,然后拍照发到网上,假装有朋友,生活多姿多彩。

还有几乎没有朋友的上班族,花钱买了589个facebook粉丝。但是他发了状态,也没人点赞,看到以前的朋友办同学会的照片,才知道自己根本没被人约过。

他也租了一些朋友,陪自己喝酒、吃肉、逛街、打棒球,还拍了300张照片。

为了缓解孤独,花钱租朋友,听起来,真是孤独啊。

6

我最近在看一部日本漫画,名字有点长:《我可以被拥抱吗?因为太过寂寞而叫了蕾丝边应召》。

作者勇敢地袒露内心,一字一句,也都是我为了扮演“酷酷独立女郎”,从不敢讲出的真实想法:想被紧紧拥抱,想找到一个容身之所。

我们想要安全、幸福和归属感,不再那么孤独。

作者永田カビ 有忧郁症、进食障碍,从大学退学,打工被辞退,面试通不过,投稿了漫画也无法出道。

她28岁了,没谈过恋爱,没当过社会人,陷入孤独绝望后,因为某个契机,认识到自己的愿望,其实是被人紧紧拥抱。

于是,她上网预约了专为女同性恋服务的应召女郎,跟前来的小姐姐,一起进了情人旅馆。

这种应召服务,看上去色情,其实跟上面的出租朋友没有两样。

她们除了陪你做爱,也能陪你约会、逛街、吃下午茶、在动物园划鸭子船,倾听你的牢骚和哭泣,非常治愈。

日本人是如此擅长将配偶的功能,拆解成一个个商品。

然而,这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孤独,又更深地塑造了孤独。

7

周末我一个人逛书店,意外翻到了摄影师黎晓亮的摄影集《孤独星球》。

2015年夏天,他在立交桥下等交通灯,透过车窗,用手机拍下了两个在面包车里的人,他们都在低头注视着手机,有种说不出的疏离。

从此他便留心,在世界各地,都会记录不同场合、地点的人们使用手机的场景。

他想表达的是,无论人们身处何时何地,都只顾盯着掌中的手机。在孤独的表现方式上,世界已经大同。

很难解释手机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能让人们看个不停。但是,那的确是一面映照出我们孤独的黑镜。

小伙伴李开春跟我说过,她最孤独的时候,会一遍一遍下滑手机界面刷新微博,几秒一次,哪怕什么都没有。

我最孤独的时候,也刷手机,有天刷到一段话,忘了来自谁:

孤独这两个字拆开来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蝴蝶,足以撑起一个盛夏傍晚间的巷子口,人情味十足。

稚儿擎瓜柳棚下,细犬逐蝶窄巷中,人间繁华多笑语,惟我空余两鬓风。

——孩童水果猫狗飞蝶当然热闹,可都和你无关,这就叫孤独。

有那么多人一起孤独,我觉得好像也没那么可怕了。

更何况,我吃外卖的时候,还看过另一部日剧,《请和这个废柴的我谈恋爱》:

女主角跟男主角告白时说:

“说心里话,我已经31了,又觉得寂寞,想要和你交往让自己得到解放。

但是,首先,现在我得成为可以一个人好好过活的大人。虽然不想变成那样,可我不得不这样做。

只有独自生活至今,才能携手走向未来。相互独立又相互依赖的才是爱。”

我想,每一个酷酷独立的时髦女郎,都会碰到可以与她携手走向未来的人的。

在那之前,先一个人好好过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282.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