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陈冠希diss余文乐:今天我怼你,是因为我曾经看得起你

爱词语

“我很想提前问问我的朋友,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巨大的成功',如果我找到了简单的幸福…

在线语音播放

“我很想提前问问我的朋友,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巨大的成功',如果我找到了简单的幸福,你会祝福我吗?就算它不是我们原先说好的样子。”
昨天,#陈冠希余文乐#上了热搜。我还以为,是一部讲痞子大爷的电影开始宣发了,点进去发现,是陈冠希和余文乐,为了谁的潮牌更强,互怼了起来。

没想到十余年过去了,两个少年,成了两个将近40的大叔,还在battle。

这两个名字出现在一起,我脑子里首先出现的画面,是少年的余文乐和陈冠希。那是电影《头文字D》的开头。

两人站在山上,GTR和FC停在身后,余文乐向陈冠希邀战:该是时候我们来一场较量了。

陈冠希说:从明天起,你从南面开始,我从北面开始,跟不同山路的车手较量,看谁赢得最多。

然后两人微微一笑,都是桀骜不驯浪子的笑,一个是陈冠希式的,一个是余文乐式的。

这两个香港小爷,是我喜欢过的为数不多的香港男明星。他们曾经是朋友,又是对手。

两人最著名的合作,除了《头文字D》,还有《无间道》,分别饰演年轻时的刘德华和梁朝伟,后来又在前传《无间道 II》里成为主角。身为警匪两方的卧底,他们命运迥异又相似,开始一场以生命为赌注的争斗。只有他,配做他的对手。

“能成为对手的,一定是知己。”前一阵国产动画《大护法》里的这句台词,我很喜欢。两个旗鼓相当的对手针锋相对,才是最好看的竞争。

但现在,陈冠希和余文乐开始互撕,尤其陈冠希毫不顾忌脸面,我不忍看。

比赢更重要的是,你欣赏我,我看得起你

事情是这样的:一香港潮人在Instagram上分享了一件余文乐的潮牌Madness的外套。陈冠希迅速抢到沙发,写下评论:Sadness。

陈冠希嘲讽余文乐的衣服抄袭,一连四条挖苦说:但谁不是为了谋生呢。新奴隶。

很快,余文乐在自己的Instagram上发图回应:面对攻击你的人,最好的反击是巨大的成功。

记得《头文字D》里,当陈冠希和余文乐分别赢了三个山头,要来秋名山要一决胜负前,陈冠希告诉余文乐,他的GTR过弯需要加强,这才是制胜的关键,然后撂下狠话:“除非你能克服这个问题,不然你斗不过我的FC的。”

要做知己般的敌人,谁比谁暂时厉害一点,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欣赏我,我看得起你。

所以现在,陈冠希和余文乐的battle,我越看越心凉。

这会儿,在陈冠希的评论里,我看到的,不是他歪着头扬起嘴角带有少年气地宣战,而是他拿着手机躺在沙发上大开嘴炮。

在余文乐回复完“面对攻击你的人,最好的反击是巨大的成功”后,陈冠希发了一张图片,是他自己的潮牌Clot和匡威即将合作的鞋子的样品标签。图说是:真正的品牌做真事儿。

这是他又一次对余文乐的叫板:我比你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随后,陈冠希又借着“巨大的成功”的梗,挑衅余文乐说:我的品牌Clot才是巨大的成功,你那是什么?

如果说这是嘻哈,我只能说,我更喜欢你们去拼那0.3秒的弯道超车。你们这样的对手,每一次交手,应该是双方发挥实力的畅快淋漓,而不是反复的言语碾压,360度地说出那句,我瞧不起你。

我不想落下,想继续做你的对手

十年前的余文乐和陈冠希,拼车技拼演技,因彼此的存在而更有动力。十年后,两人做着差不多的事情,做着差不多的梦,却早就不是对手,只是敌人了。

他们今天的battle戳中我,是因为,我也有这样的对手和朋友。我们有过并肩作战和相爱相杀,而我不知道,十年后会变成什么样。

我和含含是在美国一起读新闻学院的研究生同学。认识她,我就知道我找到了理想的友情。我们甚至互引为灵魂伴侣。

我们其实很不一样:她爱吃米饭,我爱吃面;她喜欢大叔,我喜欢小哥儿;她每天给自己变着花样做早饭,我每天要等到第10个闹钟响了才会蹦起来;她会认真搭配首饰和丝巾,我的衣服都是套装,早上出门,鞋带一定是到了电梯里才系上。

但是,我们有一样的梦想。我们都喜欢女记者Joan Didion,被授予美国艺术与人文国家奖章的她,每篇报道里有对社会的审视,个人深刻的反思。她本人更酷,80岁了还为Celine代言,成为真正的时尚女魔头。Didion是我和含含共同的人生楷模。

毕业后,含含做了自由撰稿人,给各大媒体供稿,我去了一家日报,奔波于各种发布会和法庭间。

每当她发表作品,我是她最忠实的读者。稿费发下来,我们酒杯相撞,我羡慕又嫉妒。

我花了一年,用业余时间写了一个长篇,她是我的第一个编辑。当文章发布,几乎不发朋友圈的她居然转发了。我偷偷想,她肯定也在羡慕我。

那段时间,我们会因为彼此而更加努力。因为我们都怕,自己落下了,就不再是对方的对手和朋友。

直到,有一段日子我们话说得少了,酒喝得多了。

那时,我在考虑回中国。而对我来说,最容易的出路,是回来做PR。我告诉含含,就算我做PR,有空的时候我还是会继续写东西。她点头。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我只是希望我会。

后来,我去面试了几个PR职位,都没有和她提,面试的几份媒体工作,都告诉了她。最后在媒体工作和一个BAT的PR Offer中做抉择的时候,我也没敢多问她的意见。

我怕是我,先放弃做她的队友和对手。

最后,我没有去做PR,而是选择了现在的工作,继续写作。我做完这个决定,第一个告诉了她。

如今我们隔着太平洋,甚至写作语言都不同了,一个中文,一个英文。但我知道我们还是对方重要的人。

但是,如果有一天,我决定走上另外一条路,如果那会儿的我,觉得自己在做一个正确的决定,我又该对她说什么呢?我们曾经的友情还算数吗?

如果我有了“巨大的成功”,你会不会祝福我?

我的朋友Chloe上个月来上海玩儿。期间,她收到了好朋友发来的结婚证照片,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是她最好的朋友。她们大学不在一个城市,虽然电话那么方便,她们却常常浪漫地写信。在信里,她们说着遇到的男生,一起勾勒着理想的爱情。

这些年过去了,她还在等她们都向往的爱情,而朋友,结婚了才通知她。

Chloe说,半年前,朋友曾问过她,如果这个男人她不够爱,但过得去,应该结婚么。

Chloe告诉她不能,说她不是一个会在感情中苟且,因为压力就凑合了事的人。她说,她以为她们都是为了那一点希望也会执念的人。

“是我看错她了么?她结完婚才告诉我,还把我当朋友么?” Chloe这样问我。

我无言以对,却很理解她的朋友。

我就是那种心不定,梦想会随着时间改变的人。我也会和一些朋友走远,因为我想要的东西不一样了。我不知道怎么向她们解释,但我也怕她们瞧不起,所以我大概会选择逃避。

在陈冠希留言的那条Instagram照片下面,有人力挺陈冠希,有人挺余文乐。

还有人开玩笑:力挺周杰伦。

还有人回:所以说,不会有《头文字D 2》了。

这些人跟我一样,还活在电影里,活在幻想的友情里。

也许陈冠希余文乐,一直以来只是荧幕上的朋友,但我们的故事是真真切切的。

我们很想珍惜那个队友、对手。但我们又改变着,“背叛”着,害怕着。

有时,我很想提前问问我的朋友,如果有一天,我有了“巨大的成功”,如果我找到了简单的幸福,你会祝福我吗?就算它不是我们原先说好的样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189.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