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如何避免被薛甄珠式的亲妈带进沟里?

爱词语

《我的前半生》播出到结束的二十多天里,颇具争议。义愤填膺的原著党指责糟蹋了亦舒的IP,因为剧版罗子君一登场就展…

在线语音播放

《我的前半生》播出到结束的二十多天里,颇具争议。义愤填膺的原著党指责糟蹋了亦舒的IP,因为剧版罗子君一登场就展现了什么叫土豪气质,买八万元的定制鞋,对服务员大呼小叫,说虽然保姆和自己都是丈夫养的,但好歹自己是女主人,潜台词是“我是贵妇,我高人一等,侬晓得伐”。

很显然,这根本不是亦舒原著中那个知书达礼会说出“我是良家妇女,自问掷地有金石之声”的、从头到尾都讲究姿态好看、即使离婚也能自己站起来的罗子君。

但坚持看完最后一集,我倒觉得相比背景设定在香港的不食烟火的大家闺秀,剧版《我的前半生》更适合大陆女性。

为什么?

因为我们身边有不少薛甄珠这样的母亲,而怎样在不伤害亲情不互相憎恨的情况下摆脱这种母亲神奇三观的影响、成长出真正的独立人格,是剧版《我的前半生》想要回答的重要问题。

可能有的人在看到本文标题和以上说法后会觉得忿忿不平,甚至在他们心里就觉得薛甄珠是这世界上最好最值得期待的母亲。

诚恳建议此部分读者对本文绕行,也祝愿他们别在薛妈的影响下活成没了男人就丧到不行、软弱并且没脸没皮即使姐姐离婚了也要跑去找前姐夫借钱的罗子群。

好了,先说说薛甄珠是怎样一种母亲?这种母亲的危害又在哪里?

剧中的薛甄珠简直就是中国大妈的神级代表——嫌贫爱富,自私自利,喜欢在公共场合大声说话,上个公共厕所要多扯些纸揣进兜里,即使在自己女儿上班的超市里买东西,也要偷偷从包里拿出来一把小刀把菜花的根去掉。

以前总听人说,不是老人变坏,而是坏人变老。

现在来个更糟的——坏人还生了小孩,当了母亲。

而这种母亲教出来的典型女儿,就是《我的前半生》里的罗子君和罗子群。

没离婚的罗子君自觉爱陈俊生,但爱的方式是不仅不学无术好吃懒做不帮衬家里,还拼命花对方辛苦挣来的钱。

有网友评论得好,这哪叫妻子,这充其量就是个大奶。

更神奇的是在知道女儿被三后,作为母亲的薛甄珠的第一反应是——说什么也不能离婚,不然我们一家就都没有饭票了。

不知道有多少观众和我一样满脸懵逼。

所以在这样的母亲的教育和唆使下,如果不是陈俊生铁了心离婚,结局大可能会变成——子君为了能继续买八万一双的定制鞋,为了能继续拿陈俊生的钱接济妹妹、妹夫和妈妈,就必须在婚姻里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当然,这种生活也不差。

毕竟陈俊生年薪150万,两个女人分分一人五十万还是够花。

但幸福吗?只有子君自己能回答。

我一直觉得愤怒是需要资本的,心里有气却碍于现实无法发泄的情况,俗称“憋屈”。

很少有人愿意憋屈,谁不想敢爱敢恨站着生活?

可薛甄珠让我们见识了有一种母亲就觉得女儿跪着讨饭吃也没什么问题,哪怕这样会让女儿的婚姻变成一场长期囚禁和长期卖淫。 

这种母亲的危害性在于时刻不忘给女儿毒鸡汤喝,以爱的名义羞辱她们,让她们自觉没有独立行走于世间的能力,所以只能跪着。 

不信的话还是去看看没能有主角光环的罗子群。

剧中有一处细节特别扎心,就是已经在闺蜜帮助下学会独立的罗子君让妹妹罗子群跟无赖丈夫白光离婚,也不要搭理那个有妻有子的发型师阿辉时,子群脱口而出:“我手上只有几千块钱,当然要考虑是和这个过得下去还是和那个有未来。”

总之就是:没了男人,绝对不行。即使面前两个男人都是屎,也要挑一坨不那么臭的吞下去。

这种思维逻辑和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教育女儿也鼓励自己“一招制敌,找个有钱男人”的母亲薛甄珠脱不了干系。

而这种在现代社会还浑浑噩噩以为找个有钱男人就万事大吉的女性,日子不越过越惨,才是玛丽苏附体。

所以,如果不幸有个薛甄珠一样的母亲,怎样才能避免被亲妈带到沟里?

可能性之一,遇到唐晶这样的闺蜜。

长期和母亲生活在一起并且习惯了母亲的神奇逻辑的罗子君,在面临离婚的第一反应是不要吵不要闹,那样才有挽回余地。

这种反应中除了对陈俊生的爱,更多是对未来生活的恐惧——她不敢打破现有的生活,甚至觉得这段婚姻就是自己的角斗场,“要么胜者为王,要么血溅当场”。

所幸在闺蜜唐晶的鼓励下罗子君找回了一些女性应有的羞耻和自尊感,并在这种感受的逼迫下产生了改变的决心。

这种转变体现在第六集,罗子君找陈俊生谈最后一次,说自己不愿意离婚,愿意改变,但陈俊生只说了一句:“我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凌琳”。 

如果还是按照薛甄珠女士的逻辑,陈俊生爱上了别人也不要紧的,多少夫妻不是凑合了一辈子呢?所以只要有饭票在,该忍还是要忍的。

但听到丈夫说出爱上别人的那一瞬间,子君终于不再纠缠,漠然而决绝地走开。

这个细节让我知道罗子君是真的爱陈俊生,而不是和母亲一样只把他当饭票。

那在这样一段以爱为前提的关系里,不爱,即结束。

将爱和自己所渴望的经济庇护分清楚,是获得女性意识的第一步。

同样因为有了唐晶的帮助,罗子君才有可能迈向独立的第二步——不认为全世界只有男人,而是更珍惜女性间的友谊。

唐晶拒绝男友贺涵求婚之后远赴香港,拜托后者照顾罗子君,而在这奉命照看闺蜜的一年里,贺涵对罗子君动了心。

但罗子君心里清楚贺涵是闺蜜的男友,即使是前男友,也不能在一起。

这和母亲薛甄珠一直极端利己,除了对家人好点对别人都没有任何感恩之心,甚至想吸食所有人来供养自己一家的水蛭心态完全不同。

罗子君会爱上一个人,但那爱可以隐忍可以控制、可以牺牲。

不是因为不够爱贺涵,而是子君已经从之前只会围绕着男人、一昧和女性竞争男性资源满世界抓小三的太太,变成了一个知道世界上不只有男人还有闺蜜的女性。

女性友谊超越了爱情,这才是她愿意放弃贺涵,选择忠于和唐晶的友谊最终远走深圳的原因。

所以官配党们不用着急两人最终没能在一起,因为只有如此不圆满,罗子君才配得上亦舒笔下的体面。

但这毕竟只是部电视剧,生活中不可能处处有唐晶。

想要摆脱薛甄珠的影响成为独立女性,现实中的罗子君大概只能选择第二种方式——和母亲保持一定的距离,甚至短时间决裂。

这么讲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但事实如此。中国人讲孝顺孝顺,想要孝,就必须顺。所以大多数人会在坚硬的道德和模糊的爱的双重绑架下,过不好前半生,后半生也充满悔恨。

之前我认识一个姑娘,长相不错温柔可人,男朋友体面多金,女方母亲见了后说自己家里穷,没地方住,要求男方给买房子。男方遵命买完房又精心挑选家具把二老接进去,但准丈母娘依然不满意。不仅不满意还想方设法大闹,临近婚期又唆使女儿上演悔婚戏码,好说歹说不行,执意要男方把那房子过户,只写女儿的姓名。

男方最后觉得这家人惹不起,放弃结婚选择分手。

而女方先是霸占了那房子整整两年,说是租给了别人,房租家里人要看病,花光了。

最后抵赖不过终于搬走之前,不仅带走了所有家具电器,连木地板也一块块撬下来打包拿走。

男方气不过闹到朋友圈让大家评理,女孩儿一旦被问到就说是妈妈的主意赖不得自己,但这种任由母亲在自己的情感关系中搅浑水且罔顾道德和体面的巨婴模样已经让所有人对她无语,朋友们嘴上不说,只用行为日渐远离。

所以这种母亲究竟是帮女儿拿回了一套值不了几个钱的家具电器,还是赔上了女儿一生的人品?

毫无疑问,如果在《我的前半生》中罗子君没有刻意与母亲拉开距离、与自己的家庭划清界限,她也会落得如此结局。

和自己不认可的价值观,即使是家人也要保持恰当距离,这是许多中国人做不到的事,因为无论是和父母一起成为自己不喜欢的人,还是割裂与父母的部分联系成为独立的个体,都包含着一定程度的残忍。

我们不太习惯残忍,所以更多时候选择躲在低质量的亲密关系里用“爱没有对错”这句话麻痹自己。 

但选择了残忍的人,往往都能通向不一样的结局。

记得五年前我还在第一段婚姻里做全职太太,有天刚刚和男友分手的母亲突然跑来说要短住几天,时间一晃小半年过去,她丝毫没有打算离开,问到将来如何打算,她回答得理所当然——你养我呀,你嫁了个有钱人,你不养我谁养我。

听到这话时我脑袋一阵发麻,想要理性讨论下这种思维的不靠谱性,因为连我都自认为没有人有义务养我双手健全才四十多岁正值壮年的母亲,更何况我只是嫁了个丈夫,并不是嫁给提款机。

但她不听,大吵说我没有良心。

生气之余,我默默帮她收拾了行李拿到门口,几乎执拗地把她赶了出去。

此后母亲消失了,再见面是一年多后,她已经是北京一家月子会所的优秀月嫂。

我们谁都没提之前那次争执和决裂,只是聊着当下的生活,聊着她服务的那些客户们,有好几个瞬间我发现之前一直不断谈恋爱,一旦被男人抛弃就颓唐不堪的母亲眼神踏实明亮,比之前好看许多。

而在我最终决定结束为期五年的婚姻并且不走法律程序净身出户时,母亲也没有像我刚刚结婚时那样逼迫我去弄清楚对方银行账户上有多少钱。我想保持体面,结婚时没有谈及金钱,离开时就也别谈,感情结束了就分开,不要撕扯,不好看。

如果在以前,母亲绝不会善罢甘休,我都能想象她跑去找对方时的气势汹汹。但这次她没有多问一句话,只让我自己掂量,跟我说如果真有过不去的坎,跟她讲。

那大概是我头一次感觉自己和母亲很亲近,不是因为她嘴上说多爱我,而是我感受到了体察入微的、小心翼翼的尊重。

不管我们承不承认,好的家庭都是在爱的前提下彼此重塑,虽然过程艰难且漫长,但不可以偷懒。

所以姑娘,如果你不幸有个薛甄珠式的母亲,一定要学会保持距离,一定要学会表达出不舒服,不仅因为这样是对自己人生的某种保护,还因为只有如此我们才能让自己所爱之人变得更好,而不是一起走向更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151.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