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谁的前半生

爱词语

第一次看亦舒的小说《我的前半生》的时候我还没结婚,看到标题想到溥仪,看到女主人公和她老公的名字想到鲁迅的《伤逝…

在线语音播放

第一次看亦舒的小说《我的前半生》的时候我还没结婚,看到标题想到溥仪,看到女主人公和她老公的名字想到鲁迅的《伤逝》。溥仪好歹做过皇帝,鲁迅是偶像,这篇家长里短的小说似乎有点“高射炮打蚊子”,也有点冒犯先贤。不过我就喜欢亦舒这种混不吝,“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非常平民,非常香港的混不吝。TVB连续剧里,秦始皇的老婆表达爱的方式也是给他煲汤,“加了蜜枣和猪肺,很滋补的”,完全不管秦始皇那个时代有没有蜜枣,陕西人爱不爱吃猪肺。亦舒看不上八点档连续剧,她的小说却特别适合八点档。这个时候可以来一句亦舒式名言金句: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看不起别人,是因为在别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对于《我的前半生》这部电视连续剧,我看到观众席上两种反应。

第一是师太粉丝团、原著党,各种吐槽。我虽然不算亦舒粉丝,《我的前半生》也算得上我最喜欢的亦舒小说之一,双手赞成他们的吐槽。原著里的子君跟亦舒所有女主角一样,有品味,有自尊,身上穿着阿玛尼心里装着师太的世界观,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做武器。电视剧里穿得像红绿灯一样的女主无论如何是做不了亦舒女郎的。是不是亦舒女郎,并不在于她们的贫富贵贱职业高低,关键看他们的手表是什么牌子,做人姿态是不是好看。

第二是不看小说的。连亦舒的小说都不看,追剧追得废寝忘食,世界观被一部三流电视剧震撼,大叹要命,做人难,做家庭主妇更难,家庭主妇简直就是人间第一等高危行业,一不小心就粉身碎骨。鲁迅先生的“娜拉出走”论,师太谆谆告诫的“女人一定要经济独立”,这些金玉良言,总算传到最需要它们的人的耳朵里了。阿弥陀佛,谁说看国产电视剧是浪费时间。

在我混过的几个海外华人论坛(BBS),全职家庭主妇和职业妇女之间的争论,被称为BBS的“月经话题”。也就是说隔三差五要吵一次,吵的内容都差不多。这个话题一说就吵,一吵就来势汹汹,比大姨妈还准。吵得泥沙俱下,血流成河,说到底不过是家务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每个人都有不同的个性,不同的取舍,这些取舍背后,是每个人所处的独特的社会环境,有什么好吵的呢。可是偏有人觉得她/他虽然连你的面都没见过,却比你还清楚你穿什么鞋才合脚;有的人跟别人连面都没见过,却偏要掏心掏肺地告诉别人她/他为什么要做现在的她/他。于是就吵起来了。人间喜剧,莫不如是。

家庭主妇身边最不缺不请自来的人生导师。导师们论点通常有三:1.看紧老公啊,无事思有事,未雨绸缪,人总要为最糟糕的结果做准备;2.读了这么多书不上班,那不是浪费吗;3.现在还有孩子以后孩子大了不需要你了,你还有啥?

跟风看了两集电视剧,想起读得烂熟的原著,借《我的前半生》大火,蹭个热点,说一下那些全职家庭主妇vs.职业妇女的一二三,以报人生导师们的拳拳之心。

一,关于看紧老公这件事,小说里的子君和电视剧里的子君,可以说是从两条不同的路线获得相同的结果。小说里的子君为人淳朴得懵懂,自命清高,对爱情和婚姻都充满信心,从来没有想过老公出轨这种事;电视剧里的子君枕戈以待,每天都在和婚姻的假想敌们做斗争。无论清高还是戒备,子君们的老公毕竟都出轨了。两者结合起来看简直让人绝望,“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老公无论看紧不看紧,都要出问题。信命的人说,这特么都是天意。

如果婚姻触礁是天意,那从性价比的角度说,小说里的子君那条路肯定更合理啊。既然放弃自尊都没有卵用,那还不如留着自尊呢。所以说小说里的子君让人同情,电视剧里的子君却让人讨厌。最让我唏嘘的是“为最糟糕的结果做准备”这种态度,做人也好婚姻也好,最糟糕的无非就是从有到无:生命的消亡,婚姻的毁灭。然而宇宙万物,莫不有起有灭,既然一切的结局都是“无”,那何必执着于“有”呢。

令狐冲说:“人生在世,会当畅情适意,连酒也不能喝,女人不能想,人家欺到头上不能还手,还做甚么人?不如及早死了,来得爽快。”未雨绸缪这种事,如果天天做时时做,为渺茫而未知的未来忧心忡忡,做人就没多大意思了。现在是皮,未来是毛,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与其用未来最糟糕的结果来吓自己,不如把眼皮子底下的现在经营好。再说,如果工作的目的只是薪水,薪水的目的只是未来婚姻触礁时的救命稻草,也就等于说婚姻和职业,不过都是一份保险。这样的保险,仔细想,几乎是一个成年人的全部人生,那是一份多么昂贵的保险啊。

二,关于家庭主妇的教育程度问题。小说里的子君是知识妇女,电视剧里的子君是市井村妇。关于婚姻家庭的社会学研究汗牛充栋,家庭主妇和职业妇女之间教育程度的比较,肯定已经有丰富的数据。从逻辑上来讲,家庭主妇等于没受过教育的市井村妇,这个等号有待商榷。如果家庭主妇是一种选择,而不是职业淘汰的结果,那家庭主妇的平均文化程度很有可能比职业妇女高(保洁也是职业啊)。毕竟能选择做家庭主妇的,家庭一定有必要的经济基础。钢铁一般的数据说明,家庭的经济基础和婚姻双方(不是一方)的受教育程度是成正比的。

学历,教养,文化,素质,这几个相关而又不相等的概念,刚穿上白领不久的国产剧编剧们搞不清楚,还是很可以理解的。小说里的子君和唐晶之间的差别则比较接近西方社会中产阶级的现实:子君和唐晶是大学同学,她们的文化素质并无差别,差别在于对于职业的选择。子君大学毕业不上班,不是因为她没有班可上,是因为她嫌“为五斗米折腰”姿态难看;唐晶选择做女强人,不是因为她不懂经营爱情,是因为她渴望更纯粹和金钱无涉的爱情。原著里唐晶的男朋友“西装半新不旧,腕表毫不夸耀,鞋子洁净光亮,领带半松,衬衫颜色配得恰恰好,系一条黑色鳄鱼皮带,浑身没有刺目的配件,随手拈来,益见大家风范”,是枚收集“关那利斯和史特拉底华斯”的老钱。这样的人,是绝不会像电视剧里的大背头那样为了讨好客户公开跟女朋友抬杠,为了分红上蹿下跳的。有钱的人不一定有文化,有文化的人不一定有钱;很多时候文化换不来钱,钱也买不来文化。在为家庭主妇做人生导师之前,这句绕口令可一定要念熟啊。

三,除了孩子,家庭主妇们还有什么。职业妇女可以有家庭,全职主妇却不可能有事业,这么一比较,全职主妇的确是高危。可是职业妇女是不是一定就有事业,职业和事业到底可不可以划等号,这事也有待商榷。《哈利·波特》发表之前,罗琳为生计奔波,也在餐馆打工,做过女招待。那个时候为她带来微薄的薪水养家糊口的,是做女招待而不是女作家。那什么才是她的职业、什么才是她的事业呢?

要说真正看得远,看得透,还是曹老师:“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儿孙忘不了。”孩子会长大,会独立,职业会到头,会退休。自古花无百日红,当年华老去,我们还拥有什么。其实这个问题,不只是对家庭妇女才特别严峻吧。小说里的“我的前半生”闭幕之时,子君从家庭走到社会,一旦有机会又赶紧投奔另一个男人的树荫之下;唐晶从社会走向爱情,和她的真爱私定终身。电视剧的大结局我不耐烦看了,看来无非是几个男女交换舞伴跳探戈。这么看来小说也好电视剧也好,都是这么回事,前半生的结束,后半生的开始,都是些殊途同归的圆圈而已。亦舒的格局本来就狭窄,电视剧更给改成茶杯里的风波。

豆瓣给年轻女人开书单,广告是“过好女人的前半生”。正在过后半生的女人看得笑死。不管怎样,“我的前半生”看来是真的火了。要我说,小说里的子君才三十五,什么前半生,四十岁才开始青春期好不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117.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