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您的位置 首页 情感日记

僭建与民间

爱词语

前些日子做活动,有个在海外住了很久的年轻人对我说,“姐姐,上海怎么变得那么不一样,好可怕。每次回来…

在线语音播放

前些日子做活动,有个在海外住了很久的年轻人对我说,“姐姐,上海怎么变得那么不一样,好可怕。每次回来我都不认得。”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但往好的方面想,新的建设总是站立于物质的破坏之上,这种破坏会带来无尽的思索,这种思索可能是一成不变的日常环境所无法孕育的感触。

就如兴建地铁这样的浩大工程,表面上也是奔着便捷的福利去的,但总会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

我家门口有一个非常衰的店面,风水实在不好,做什么倒什么。前年刚盘下来做水果店,开张时气象万千。谁知道眼门前突然就开始封路、盖地铁。路被挡住了,自然就损失了一些客源。老板叫苦连天,一个礼拜里有几天挂出“店面转让”,后来又遮挡住,隔几天又把“店面转让”的小黑板挂出来,可以想见,这中间必定有很多“谈不拢”的无奈和挣扎。

同样被挡住客源的还有理发店,每天夜里下班前号召男员工赤脚裸上身绕着新村跑步。我撞到过几次,三伏天里的集训的确让人看到了士气,但更多让人看到的,却像是一出怪异的戏剧。有个男子胖胖的,带着很粗的金项链,汗滴如蜿蜒的径流,布满河床一般的身体……我并没有因此而很想让他给我理发。

一盖地铁,几家欢喜几家愁。最靠近施工现场的居民,因为日常生活被打乱,破墙违章的现象就变多了。先是挂条幅,然后奋勇砌墙,最后索性搭出新的空间,总之居民们各显身手。受苦的人脑洞清奇不打烊,生活的艰辛令违建的因缘可以怨、也可以怒,摇身一变就成了人之常情。于是这些沾染情绪的稀奇古怪的建筑应运而生,成为了现代建设背后的庶民次元。

上海的违建历史悠久,时而带有生活的艰辛,时而又显现出一种邪恶的美学特征。只能说,居大不易。实际上最有上海特色的所谓“石库门”,早期也经历过违建风波,甚至与违章有着难以剥离清晰的血缘。据《上海文化与现代派文学》一书中记载,“十九世纪中后期,上海爆发了小刀会起义和太平军第三次进攻上海的战斗。频繁的战乱,使得江浙一带的殷实之家和老城厢居民纷纷携眷涌入上海租界。他们争抢租赁一些临时搭建的茅棚和木屋作为安身之所。租界当局对这些违章建筑采取了严厉措施,但遭到了界内外国地产商的强烈反对。最后双方妥协的结果是,根据‘占地经济、设计合理、结构坚固、外观整然有序’的原则统一设计和建筑了石库门住宅……”

违法的标准也审时度势,比如围绕着房屋,有的时期人们为了多算几个平方要想方设法缩小自己的居住空间,有的时候为了多算几个平方就要临时扩大改造空间。在这样的时候,心灵的人吃亏,手巧的人占便宜。手巧的人令到不合理的违章搭建闪耀出智慧的光芒,时代的光芒,时至如今,依然令人不禁敬佩人类对于“空中”这一空间的野心和驾驭能力。

今年四月,有一则新闻说上海北外滩西安路上的一栋证券大厦,不管是从前面看还是从后面看,都是一栋五层楼建筑,然而从空中俯视,却发现最上面的一层显得不大协调,经过核实原始资料,确定这一层全部为违法建筑,而且已经盘踞屋顶长达20余年。

顶楼加盖这样的事,我们耳熟能详。有人在顶楼种种花种种草,还有人养鸽子,美其名曰“屋顶花园”。搭出来小间或者是为了解决家庭住宿困难,最糟不过是出租给别人赚点钱。但这处北外滩“空中违建”整个体量达2000平方米。

五月,斜土路又被发现数千吨重彩钢在一户住宅的楼顶搭建,悬在空中。搭出来的部分用来干嘛呢?做成了一个酒店。有位居民说,“这栋建筑原来是三层的,现在他们把第三层隔出一层来,变成了四层。然后,又在四层的楼顶上,再搭建出半层小房子来。酒店原来只有60多间客房,因为有这么多违建,现在有110多间客房了,几乎翻了一倍。”我小时候看书上写戴笠故居正面看是两层楼的房子,而实际上是三层的建筑,觉得很稀奇。其实这样的房子上海到处都是。

相形之下小巧节制的那一些,反而让每天路过他们的人不忍心责怪。沿街破墙开出烟纸店、理发店、棋牌室、洗脚店的新村景观早就不稀奇,例如在一楼封闭的天井天花板之上,搭出新的一平方米的小房间,还能接出两根排水管……活生生在人家的天井之上赚取了一平方多的房价。有些人能突然腾空出现在二楼三楼之间,面无表情地透透抹布、平角裤,外面的人却找不到他们如何站上去的楼梯,也不要见怪。只是,每次路过这些小空间我都很疑惑,譬如这虚空里一平方米还带两根排水管的小房间到底是一间水房还是浴室?这样的乱搭,是奔着天长地久去的,还只是对盖地铁这件事宣泄不满的情绪……

上海的违章建筑到底有多少?2015年统计的数据是1.7亿平方米,相当于15个陆家嘴的建筑体量。这中间簇拥着那么多人的三餐一宿、甚至一生一世,实在令人浮想联翩。一棵草顶一颗露,出生为人,就得一份生计。生计里不多是心满意足、一帆风顺。生计里的劳作,可能终生也换不回来柳暗花明、苦尽甘来。这是庶民生活里最令人哀伤的部分。

没有违建的居民呢,被包裹在这些乱七八糟的想象力氛围中,日子也并不很好过,家里放不下的东西,只能放到没有屋顶的户外。这显然不能算是搭建,最多是侵占。侵占的人还给“弱智先生”写信。“弱智先生”是谁呢?“前面讲过”,前面又是哪儿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我的驿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y43.cn/diary/13098.html

作者: 会飞的牛

曾几何时放下一切城市的喧嚣,戴上耳机听着音乐,静静的思考自己的人生,自我反思也好,自问自答也罢,在这里你可以倾述你自己内心无数的疑问与答案。
植物号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