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
难道我们没有过快乐时光吗?

难道我们没有过快乐时光吗?

诺顿,你好呀。人们似乎迫不及待地摆脱旧的年份,一举迈入了新年,就像世界末日般的狂欢,聚会、饮酒,大笑着聊天,期…

一天之神

一天之神

星期六的下午,我在梦里第一次尝到死亡的味道,那是一种苦杏仁味儿。星期日的晚上,我决定出去走一走。 北京下起了小…

中国故事库
消失的外卖

消失的外卖

1 小张擦干办公桌上一滩哈喇子,眯着睡眼一边看手机,一边脱鞋站上体重秤。显示屏亮起130.16斤,他为了让体重…

水藻

水藻

1. 从朝鲜回来,我决定跟周玲离婚。 等了很多天,也想了很多说辞,但我迟迟没有等到周玲。她跟我说出差一周就回来…

坐在大趋势的后座我哭得像辆汽油车

坐在大趋势的后座我哭得像辆汽油车

2018(第52周) 2018-12-24~2018-12-30 本周单字洋,洋节的洋…&hel…

余烬

余烬

他们有一次亲热是在教授办公室。 那年空调还是稀罕物件,办公楼的窗子整日开着,偶尔一阵过堂风是黏腻夏天里的一点盼…

让我们携手唾弃未来

让我们携手唾弃未来

最怕回头看 文|梁莹 明天我要做好今天也在做的昨天就说要做的前天已经定下大前天就开始思考酝酿了的事。 好像每一…

坦克森林

坦克森林

这是一个普通的周五下午,你坐在一个明亮的房间里。窗户外面有一棵粗大的,枝条上满满地抽出新绿的梧桐树。风吹过,树…

德尔塔

德尔塔

从东南方向悠哉趟过来的电车在她们面前停下,天气有了一点凉意,朱殷把盘着的头发放下来, 拢了拢,招呼身边人挤上车…

让生活失控

让生活失控

诺顿,你好呀。年关将至,天气越发冷了,出门的时候把自己裹紧在大衣里,依然会被风吹得面颊通红,我已经很少出门了,…

狗

我就把他叫做“狗”。爸爸给他取过好几个名字,什么小花、二胖、旺财…&he…

干炒牛河

干炒牛河

我第一次爱上一个人还是十五岁那会儿。不知为何,胸部突然开始发育,很快就要拼命勒着才能穿得进作为夏季校服的白色短…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194051319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90024274@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